当前位置:太原新闻在线 > 当地新闻 >

一段狼塔C+V的记忆_户外

发布时间:2020-01-14 01:16   来源: 作者:admin666

每次出去回来,都会考虑有哪些不足,哪些东西没准备好,结果每次出去都是不一样的地方。很难第二次去一个走过的地方。一种原因是对陌生地带的好奇,还有就是再去走一次去过的地方,新鲜感没那么多了。从一两天,到三四天,到六七天,再到超十天。可能算一种进阶吧,从一两天的川西徒步,到三天的扎尕那,七天的亚丁转山,回忆一下,真的太少经验了,两三天的行程真的感觉积累不了什么经历,在户外全真的可以忽略不计,算是个入门级的人吧,或者都算不上。然而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要去走狼塔。此生中也只算有两段难忘的徒步经历,一是痛苦的扎尕那,还有就是成功的亚丁转山。扎尕那是跟别人组织的队伍一起走,本来四天的计划三天走完,而且第二天脚开始起泡,淋了一下午雨,晚上营地搭在一条沟里,睡袋衣服全打湿的情况,没吃晚饭,这样凑合了一晚上。第三天忍着双脚底板几个水泡,咬牙走出山。回家发现脚指甲被活生生磨掉两个,非常惨痛的一次行程。

扎尕那之前就有想法去走一次洛克线,在出发前发了帖子,结果阴差阳错的约了几个人走亚丁转山(比洛克难,也有几天和洛克线重合),出发前做了充分准备,每天的行程,距离,时间,营地位置,都做了详细的计划,中途还是遇到队友不舒服,,上吐下泻,六个人的队伍都有轻微高反,临时改变营地,改变线路,队伍分开行走,途中还遇到其他队伍的两个人挂掉,最终都安全走完全程。

回忆起萌发走狼塔的想法,应该是走完亚丁之后,吃饭时提到的,李伟之前走过乌孙古道,听说过,也了解过狼塔,我之前也根本没听过狼塔,一点也不了解。只听李伟说比较难,时间也比较长,也比较危险,要十几天。我听了觉得挺刺激的,于是就拍板明年走狼塔,虽然难,但还有接近一年的时间去计划,应该能拿下它。六个人有三四个有想法,不过都知道时间那么久,临时变故很正常。

时间过的很快,大概七八月份,自己内心斗争了一下,犹豫到底走不走狼塔,最终还是决定走。于是问去年走亚丁的几个人,只有李伟坚决说走,毕竟还是有难度有危险性的线路,也不便去鼓励犹豫中的人,想去,愿意去的自然会去。只有两个人当然不行,就在网上发了个帖子,约几个人一起。虽然去年说好好计划一下狼塔,最终根本没有在乎,也没仔细研究行程,就偶尔看看狼塔那些撕逼的游记。

和李伟确定好出发时间后,就开始计划行程了,是该怎么走,走几天,当然重装是肯定的,轻装也没那个财力,也觉得没意思,没挑战性。于是就考虑走几天的问题,由于两人都经验很少,又看大家的攻略,大部分是11天走完,于是我们计划走11-15天,最迟15天走完。这样时间和徒步方式确定了,这样的行走方式应该没有队伍会这样计划,还有就是自己也不想跟别人队伍走,还是想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想扔下别人,也不想成为被抛弃的那个,于是就网上发了个贴。

响应的人挺多的,微信突然就好几个人加,经交谈劲秋(秋哥)满符合条件的,也带了个同伴,经验都比较足的老驴。秋歌又通过朋友还是谁介绍拉进优卡,也是个比较强的大姐,我开始计划的四到六人,一下就五人了。后面风通过帖子加我了,聊了几句,也说了他的履历,国内去过不少地方,大线小线都挺多的,也认同我的要求,时间也合适就算上他了。一下子队伍六人就够了,发的帖子就找了两人,也是挺有意思的两个人,之后全程一个人总是走在最全面,人影都看不到,只有营地能见到他,而且扎营也单独在一个地方。另外一个每天都是压轴,基本都走在最后面,也是最后一个到营地,不慌不忙的,可能他才是深刻体会到了我召集帖的意思,不赶时间的狼塔。

人数够了,大家就开始计划行程了。秋歌到处收集那些走过的人的经验,在群里分享。八月底,优卡又拉了游侠大哥进群,队伍又变成七个了,我也没问,秋哥建的群,设置了加人验证的,所以他应该审核过的。不过我还是挺担心的,除了李伟,一个都不认识,都不熟悉,秋哥拉的几个人,他应该比较了解,所以很多事包括和狼塔户外联系包车之类的都是他在安排。

然后群里也没怎么讨论行程,对整改队伍没多大信心,大家也没过多的交流,都是有的没的,大部分都是潜水不聊天,本来也没几个人。七个人基本是两两组合,队伍基本就是,我和李伟,劲秋和黑豹,优卡和游侠,风。我还和李伟商量,其他任何一个人都比我们有经验,能力也很强,会不会被他们几个抛弃,一定要做好各种考虑,所以决定要减重,以便赶上大家步伐。不过我的装备没法轻量化,也没财力更新装备,只能减掉所有低使用频率的东西,食物也减到极限,控制在四十斤以内。而李伟则换换换,全部更新为轻量化装备,最终装备重量三十斤出头一点。

因为出发初衷不赶时间的狼塔,就没做过多严格的计划,想着走到哪算哪,最后实在没人做计划,于是我网上找了找,看了网上一些游记,确实对营地和每天行走路程没多大概念,找了几个攻略拼凑了一个11天的攻略。基本行程计划出来后就各自准备装备了,时不时研究食物,是不是讨论一下过水情形,我自己感觉,大家都是走过很多线的,所以经验应该都比较充足,我也准备了过河的绳子之类的。反正万事俱备,就等出发了

时间挺快的,九月中秋刚过,他们坐火车的都提前几天出发了,基本上大家都出发的挺早的,基本上9月20号都到乌鲁木齐了,只有我和李伟,9月21号到乌鲁木齐,李伟差不多两点到,我差不多四点到,其他几个上午就从乌市出发到呼图壁了,我到之后,李伟的朋友把我们送到呼图壁,到之后发现好多旅馆酒店都不让营业了,可能是临近国庆的原因,还好秋哥他们先到大自在那,让大自在帮忙找了个旅馆,还给我们留了一间房。到之后放下行李,大家认识了一下,就一起到大自在办进山手续,一起办手续的还有个队伍。办手续时,大自在说还有个人,叫清欢,一人去的,在呼图壁待了两天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队伍,正好遇到我们七个人,就一起凑个八人,感觉八人也吉利,也有好事成双的感觉。于是大家一起就成八人队了。大家一边办手续,一边在大自在吃水果聊天,定好气罐,也联系好第二天出发的车子。所有事情弄完,大家就一起出门闲逛,顺便采购补给。后面大家提议,出发前还是吃顿好的,好好认识下,聊聊天,喝点纯正的新疆乌苏。于是大家就到后面市场找了个不错的饭馆,吃得挺开心的,也聊的挺愉快的,这也是八个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喝酒吃饭,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D1(9.22)乌鲁木齐/呼图壁—大水灌(1997)—白杨沟河谷尽头营地(2850)

由于昨晚喝了啤酒,可能是老寒腿,整晚膝盖都不舒服,一晚没睡好。可能清晨是睡眠最好的时候,刚睡熟,却被一阵闹铃吵醒,到点该起床了。和李伟收拾完东西,下楼退房。差不多7:40左右,楼下看见几个汉中队的伙伴,坐上约好的的士车,准备出发了,真的太积极了。到大自在,还没开门,风和清欢已经吃完早饭了,告诉我们两条马路对面有卖早饭的,就放下包,赶紧过去吃早饭,8块钱随便吃,挺好的。吃了早饭,到大自在门口,大家都到了,司机也到了,拿好气罐,合影拍照,把包放车上,就发了,时间比预想计划八点钟晚了半个小时。

新疆的空气也就那样,尘土飞杨,也无心欣赏沿途风景了。沿途优卡和游侠一直在和保险公司打电话,由于昨天买保险时把名字写错了,马上也快没信号了,也挺着急的。行驶了没多久,就从柏油路驶向土路了,沿途可见成群的羊群,也算是一道风景线。走了没多久,车子好像有些小问题,司机停下看了看,后面走一段时间要停下休息一会儿,祈求车子千万不要罢工,还好,差不多三个小时左右,车子终于到了检查站,把事先准备的资料交给管理员,管理员问了下大家有没有带打火机,大家异口同声的说:没有。随后打火出发,又晃了半个小时吧,终于到了大水罐,此时正值12点了,和司机告别,大家拿出西瓜葡萄水果,先把比较重的消灭掉,不知是早上吃太饱的缘故还是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没什么胃口,吃得少扔得多,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上海队的两个的士车也到了,差不多我们也该出发了,已经十二点半了,不能再磨蹭了。

大家背上沉甸甸的包,正式开始狼塔之旅。第一段风景挺美的,感觉像夏天的风景,绿色的草地和雪岭云杉搭配,一个字美。大家速度都还均匀,前后都能看见所有人,路也比较平缓,半个小时后,明显的路迹直接走到了一条河边,河水还是挺急的,往左边一看有明显的路迹,顺着山腰横切,想着下面是不是需要往下,走河边。走一段就比较陡峭了,要往下走河边肯定不好下去,风在最前面开道看着他走的还是挺费劲,挺危险的,就让大家先等等,等风先探好路。跟着过去比较危险,不一会儿看风指示往上走,走到上面看见清晰的马道,走一段就看见向下的路了,比较明显,比较陡峭,下去直接就到了河边了,其实也可以直接过几次河,秋季河水比较小,只是换鞋比较麻烦,不过过河应该要节约一些时间和体力。

顺河边走一段,远看后面上海队也到了马道往下走了,他们应该没在大水罐待太久,直接就出发了。走一段过了个小坡又看到一条河,还有木桥,看来狼塔还没为难我们,快步就过去了。过完木桥,沿着河谷右侧走十几分钟,看风放下包,这时知道了,必须得过狼塔的第一次河了,于是放包换鞋过河,河对面一个牧民牵着马,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睡觉,不过这点水难不住我们,出发前也没打算骑马过河。水不大,就一个感觉,冷。过去赶紧拖鞋晒太阳,此时后面的人也到过河点了,重复我们之前的动作,放包换鞋。

狼塔大神不少,还有背鸡蛋的,背蔬菜,还背了小马扎,看来是腐败游,以为是上海队的,后面才知道,是比上海队还晚一些到达大水罐,追上来的另外一只队伍,有五个人,后面都称他们为五人队,走了两天才分清楚同一天进山的几个队伍,8人汉中队,8人上海队,5人的五人队,还有就是我们8人,一共29人,人多还是挺有意思的,不会孤单,比较热闹。又爬坡上坎的走了一段,豹哥说累了,想吃点东西,我们队伍只有我,李伟和豹哥,就一起停下吃点东西,没想到前面还有条河,前面的人等不及了,都先走了。此时后面的人也都赶上,往前面走了,可能是出发前决定的不赶时间的狼塔,完全没注意时间,一休息就半个多小时。走几步,就到了第二个过河点,河床有一段宽敞的,说深也不深的,不想换鞋了,快速跳着冲过去了,一看鞋子没进水,豹哥看我,也同样地动作快速过河。李伟犹豫了会儿,还是换鞋。前面秋哥还坐在那晒太阳等我们。豹哥怕走得慢,没停就往前走了。

可能是第一天太重的缘故,走着特别费劲。后面的路基本是一段机耕路一段上坡横切,一段沿河边走,然后又一段机耕路,走得特别累,一路走一路停,心想狼塔确实没那么简单。前面的队友渐渐远去了,就我们几个了,秋哥在最后,优卡,李伟和我一前一后,差不多六点半的样子,看见机耕路往左边有条分叉小道(由于之前在后面时,看前面的队友从这往小道走了,似乎游记里面也见过)指示后面的人往小道走,走到一段开阔的地方大家坐下休息一会,此时太阳快要西下,剩下一道光洒在草地上,已经无心拍照了,优卡还比较有精神,拿出手机还好pos,让给她拍照!

前面的人始终往前走,没办法,我们也只能继续往前走,要是都走在一起,我肯定想就地找合适的地方扎营了,太阳也落下了,实在不想继续往前走了!于是,边走边寻找周围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走过一个山头,看见远远的,矗立着一些五颜六色的帐篷,还好没多远了,终于熬到头了,咬牙,冲。 快到到营地时,就看见离我最近靠河边有个特立独行的帐篷,离其他帐篷远远的,孤立的一顶帐篷,。走进一看,是风,他说到了好一会了了,喝了几口他煮好的奶茶,舒服多了。看了看旁边没什么合适的地方扎营,于是往前走了一小段,在靠近山脚,的地方找了块空地,离河边有一点距离,怕晚上水声比较吵。这个营地确实挺大的,几个人,东南西北的,都没扎在一起,管他的,累了一天了,吃饭休息要紧。

7:40退房~8:00(大自然对面吃早饭)~8:30出发~11:30大水罐~12:30出发~13:00第一个过河点横切~13:50独木桥过河点~14:00第一个换鞋过河点~15:00第二个换鞋过河~18:30机耕路向下分到走小路~废弃牧场营地

D2(9.23)白杨沟营地—达坂下——小冰湖—白杨沟达坂(3860)—马鞍营地(2580)

出发前一晚,大家商量早上几点出发,大部分人都说八点,于是设定了每天的闹钟。起来还是挺早的,就是不知道磨蹭什么,8点了还没吃早饭,看风已经开始收帐篷了,不一会儿,打好包准备出发了。可能是见我们都还没动静,一个人默默的就走了。我们还是要赶快了,结果还是九点一刻才出发。收拾好看了一下,我们队伍差不多都准备出发了,上海队在我们前面一点。走了一个小时,到达宽阔的河谷,听前面上海队的几个人在说轨迹在左边,于是大群人都往左边去了,我一看走左边还要跳着过河,虽然河水小,要是踩不稳还是容易掉到水里。又看下轨迹方向,达坂应该就在我们前面直线的尽头,为什么要走左边绕呢,直线多好的,也不用过河,于是管他的,顺着右边河谷走。叫游侠还不听,就不管他了。清欢比我们先走,和上海队走在一起的,于是就我,李伟,豹哥和优卡走右边。秋哥不知在后面干什么,一直和我们有段距离。

走了一段远看后面汉中队也往河对岸走去了,此时秋哥已经看不到人影了。我们还是从右边往前走,块走到一处乱石坡,看后面汉中队一哥们没跟着大部队,和我们一样走右边,背个小包,一堆外挂,算是个特立独行的人。走直线确实比对岸一上一下走曲线的块,到一个小山包,放下包,休息一会儿,回望发现秋谷还在河谷,像要过河又不像,就怕他往左边走,耽误时间,大家扯着嗓子喊,没反应,应该是河水声音太大,他听不见。回来才知道他带的GoPro什么盖子掉了,在找盖子。结果还是走的河谷左边,后面直到营地就没见过他,当四个队伍收队的了。从早上营地出发,走了快三个小时,到达白杨沟达坂下面,上海队几个人也到了,他们选择休息一会儿,我们没休息,直接开始翻达坂,看表刚好十二点。

新疆的达坂确实不太一样,翻上一个坡,下一段,然后继续,似乎没有尽头,豹哥被远远的落到后面了,就只剩优卡,李伟和我走在一起。走了许久,到达一个小河谷,看到对面雪坡上好像有个人影,今天前面没什么人,应该是风,看来他也没走多快。于是在河谷休息了一会,喝点水,却没想着在河里往杯子里面罐点水,导致下午快被渴死了。休息了十几分钟,继续。这段坡度就比较难了,很陡陡,也全是雪了。走完这段,抬头还是看不到达坂顶,回过头,后面的大部队也陆续到达刚才休息的河谷了。继续走一会儿,五人队蹭蹭的赶上来了,腿长步子大,一会到前面去了。回过头优卡却坐下休息了,我们也不敢停,怕停下就走不动了,于是,继续往前慢慢挪动步子。这时才听李伟说白杨沟达坂号称劝退达坂,不过也没听说几点到不了顶需要撤退,我还第一次听这么说,可见功课做的太少了。

差不多三点半,终于到达达坂顶了,风还在顶上瞎逛等我们,算是阶段性的胜利了,拍完照坐着休息,陆续他们队的人到了几个,我们队除了我们三一个都没有,优卡也不知落下多远的距离。坐了会儿感觉太冷了,风比较大,还是继续往前,四点的样子,开始下达坂,风走在前面,一路小跑,怀疑他的膝盖是不是铁打的,不怕膝盖受不了吗?离我们越来越远,赶紧叫住他,让他到最近的营地扎营,后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也不知道前面还有多远。说完不一会儿又见不到人影了。

之前上达坂难,下达坂才发现,下达坂更难。又陡又是碎石坡,一旦失足就完了。伤鞋伤身,也伤心,没有尽头的下坡,下完一段,又是一段,没完没了。走到一段横切路段终于看到左边河谷底部有个白色的牧民房,看路的方向又是向右,不知又要曲折的来来回回走多长的路。真的走到怀疑人生,李伟还在感叹,为啥要来狼塔,为什么要来受这罪,想死的心都有了。由于翻达坂前没有补充水,从下达坂开始一直看不到水源,真是又渴又累又饿。终于六点多到达一处平地,应该是马鞍营地,听到风在右边河谷里面喊,掏出手机看了下轨迹,明天我们应该沿着左边河谷走,马鞍营地挺适合扎营的,就是没水源,还在犹豫找风,还是往左边去刚才看见的河谷牧民房那里。只见五人队走最前面的开始毫不犹豫的往左边河谷牧民房营地走,右边河谷倒是近,不过明天还要折回来走,于是还是跟着往左边向牧民房走。五人队一哥们也是渴得不行,我们还有点糖水,给了他点润润喉咙。远看河谷牧民房那块营地也不大,那么多人可能不够,于是对李伟说,赶紧下去找个好位置。虽然没多远,膝盖真的受不了,可能是感觉快到了,整个人放松了,不像之前那么有劲能坚持了。本来有比较缓的横切马道,实在不想走了,直接往牧民房走直线下坡,下到一半看见中间有块小平地,没想到竟然有泉水,和李伟对视了一下,同时说出:就在这扎营,不走了。真的不想多走一步。今天还是挺不容易的,走了快十个小时了。

到达营地,第一时间放下包,赶紧拿出杯子灌水喝,本来今天行走时间长,早晨又是装的红糖水,一路上虽然很渴,但是喝红糖水也不解渴,只能润润喉咙。水喝足了开始扎营,看了下这个营地确实比较拥挤,我和李伟决定直接睡一个帐篷,腾点空间给后面的人,相信他们也不想多走了。抬头看,很多人陆陆续续的都往下走了,怎么一看都

是其他队伍的,不见我们的人。扎营时,时不时抬头看看是不是有我们的人,有的话就叫住,因为我们昨天晚上都是分开扎营的,都不太能分清楚帐篷是哪个人的。扎营的地方正好在他们必经之路的下边,不抬头还看不到经过的人。就一会没注意,看见清欢已经到对面山坡那边了,准备去牧民房扎营,就没叫住他,后面还是不要马虎,要不他们又走过了。

烧水时,看见上面有个熟悉的身影,仔细看是优卡,赶紧叫下来。问她看没看到后面的人,她说游侠跟着她后面。于是叫住游侠。水也烧好了,赶紧让他们先喝点热水,都渴得不行了。等优卡游侠扎好营,看到豹哥在上面缓缓的下来,赶紧叫住他,到营地之后研究了许久才找了块合适的地方扎营,豹哥搭好帐篷天也黑了。看后面都没人了,秋哥还没到,担心是没翻过来还是路上怎么了,豹哥讲他在后面见过秋哥一眼,但是叫他没答应,下午听风在说,像这些老驴,虽然走得慢,但是一定不会服输,一定会走到营地的。等到了快九点了,终于看到山上有点像电筒的灯光,应该是秋哥,不过叫半天也听不见回应。不知忙什么到现在还没做好饭吃。等吃完饭,时间都快十点了,山上还看不到任何灯光,怀疑之前看到的是不是星星。干等着实在不放心,还是决定上去找找看。于是换装备,直线朝马鞍营地走,现在确实比下午有劲多了,还有不背包的缘故,感觉速度特别快,也感觉不到累。快到马鞍营地的时候,终于看到微弱的灯光了,是秋哥,总算看到他了。没想到他一路跌跌撞撞,走错了不少路,还好没摔倒,老驴的果然不一样,要是我晚上走这条路,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到营地。

这才第二天,狼塔就给我们了一个下马威,不过我们还是不怕,既然已经踏上这条路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坚持到底。

9:15出发~12:00白杨沟河谷尽头开始翻达坂~13:20河谷休息~15:30白杨沟达坂顶~16:00下达坂~18:15马鞍营地~18:40马鞍营地下半山腰营地

D3(9.24)马鞍营地—台河支流——河谷营地——空中栈道——台河五星营地-台河支流—老虎嘴—一棵树营地(2500)

还在吃早饭,看见风悠闲的走在上面的道路上,确实是个有时间观念的人。优卡收拾得快,说走得慢先走,游侠也跟着先走了,豹哥秋哥随后也跟着走了,等我和李伟出发时,快九点半了。走了十几分钟,到达牧民房营地上方,已经看不到上海队和五人队的身影了,清欢似乎也跟着走了,只剩汉中队在营地拍合照。十分钟后下到谷底,开始今天的频繁过河,早上的河水真冷,刺骨的冷。听说今天好像要过很多次河,于是就直接穿过河的鞋子,就不换鞋了。过了两条河看游侠在后面换鞋,其他人都走到前面了,于是让他不要换,前面还要过河。结果走一段看没有河了,游侠又换成徒步鞋了。没想到,没几步路又需要过河,又看到游侠坐下换鞋。这次狼塔之行最搞笑的一点就是游侠换鞋。因为换鞋耽误时间,被远远的甩在后面了。

中途豹哥踩石头踩滑了,摔了一跤,还好没直接摔到河里,只是在河边,把裤子打湿了,没多大影响。虽然河水不大,不过还是要仔细了。不知过了多少次河,终于走到一段横切路段了,感觉后面应该没河了,要是连续穿着湿鞋走,肯定会把脚磨起泡,找了个稍微平坦的地方换上徒步鞋,豹哥秋哥不想换,直接走了。休息一会儿游侠也赶上了,腿长就是快。走一段后面汉中队的人在远处问:换不换鞋,还有没有河?看来也不想穿湿鞋走,但也不想频繁换鞋。

走一段就是比较陡的下坡碎石路段,这路真是陡,比昨天的还要陡,一点也不敢马虎。走到半山腰能看到对面山的空中栈道,算上狼塔的一个著名景点了。豹哥秋哥没等我们直接往前走了,快走到空中栈道时,有个Y字岔路,左边往下通往河边,之前路上看见一个牧民牵了两匹马,应该是走的左边,有明显的马脚印,而右边是通往空中栈道。这时看不到秋哥和豹哥,不知他们往那边走了,叫也没回应。

空中栈道既然是狼塔的著名景点,还是去看看。修这条栈道肯定费了前人不少精力,完全是石头凿出来的路,不过没网上攻略看的那么难,也不危险,路挺宽的。二十几分钟过了空中栈道到达坂顶部了,快到顶那段比较陡,要是踩滑一下肯定就摔下去了,在想夏天下雨时是怎么走的。到达顶上,看河谷有似乎有两个人影在晃,仔细一看竟然是秋哥和豹哥。他们竟然走的河谷,不过现在河水不大没什么危险,没准还能走在我们前面。其实还是两难的选择,走河谷虽然轻松,但是看不到空中栈道这一著名景点。

往前走又是一段无尽的下坡,一如既往的陡和险,后面听说五人队有人就是下坡途中摔了一跤,还好没生命危险。我们差不多12点到达河谷五星营地,一个非常漂亮的营地。五人队就在这扎营休整了一天,算是享受了一下这个五星级的营地。这时豹哥和秋哥还没到,我还是顺着河下去看看他们走到哪了,走了一段看到了豹哥,看他正要过河,河水还是挺大的,也没想那么多,直接跳进水里,中间拉一下,怕万一摔倒了,后果不堪设想。结果冲动代价就是一下午都的穿着湿鞋走。

返回五星营地,游侠烧了水,冲了些自己在家制作的杂粮糊,非常好喝,此次狼塔之行比较怀念的味道,下次出门也做点带上。在五星营地歇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是该出发了,大家担心后面马上要过河,直接都换上过河的鞋子走,结果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有过河点,能看出有溜索的痕迹,只是绳子被剪断了,牧民和两匹马在河边等着做生意,我们是不可能骑马的,都毫不犹豫的直接过河了,河对岸终于见到清欢了,原来他在这等我们,没走几步又看见一条河,这边的溜索没剪断。我还带了个小滑轮,问有没有想滑溜索过去的,结果一个个直接下水过去了,看来滑轮是没机会使用了。在河对岸等了许久,一看人,还有豹哥和游侠还没到,又过河去找他们,结果游侠和豹哥又把鞋子换成徒步鞋了,又笑又气,换鞋穿鞋太费时间了。等我们所有人过完河,汉中队的人也追上了,他们选择的骑马过河,不过骑马是挺轻松的。

现在大家过河已经游刃有余了,此后一个小时基本没过河路段,只是偶尔有向上横切的一小段路。李伟在感叹,感觉河里好像也能走,为什么还要爬升走马道呢?一看确实也是,河水也不大,赶觉河里要轻松一些。没多久,到了著名的老虎嘴,一看好像要爬升很高,之前看攻略也比较险,又想了之前李伟的话,于是召集大家商量走水路还是向上切走马道,最后商量结果是清欢和游侠走马道,我李伟优卡秋哥豹哥大部分走水路。说实话走水路心里确实没底,怕遇到断头路或者需要过河水时水大过不了河,也担心太耽误时间了走不到营地,还有万一走不了又倒回来就麻烦了……心里还是挺多疑问也挺担心的,不过大家都同意走水路,应该也做好了各种考虑吧。不过为了安全还是把伞绳取出来了,我带头拿着绳子,后面依次拉着绳子,万一有人落水其他人可以拉上来,一路沿着河边摸着河岸石头走,顺着河道逆流而上。

其实河道并没什么危险,最深水也只齐腰,岸边石头抓力也蛮好的,有些路段还是有明显的路迹,也有马走过的痕迹。不过走一段还是遇到了困难,一段没法过的河,没办法还是只有往左边向上横切,上去果然还是有路的痕迹,还算顺利。继续往前走,结果最大的困难来了,果然遇到断头路了,向上的断头路,背着包肯定爬不上去,徒手爬还行,想着几个都是大哥大姐的,感觉爬上去还是有点危险。于是折回看看能不能过河,此时看对面,清欢河游侠已经在对面走到前面去了,他们应该已经过了老虎嘴了。拿着绳子试着过河,不过水流比较急,也比较深,直接到胸口,过河失败。

豹哥说前面应该可以走,于是果断决定爬断头路,先放下包,爬上去,果然是条能走的路,上面走一段就算是到老虎嘴的尽头,有座桥,算是水路和陆路的汇合处。确定能走之后,折回想办法大家怎么上时,对面汉中队也走到了,一群人往我们这边看,像是在看表演吧。想了些办法,最后决定先把包运到上面,然后人再上,先用我的包做实验,用绳子拉上来,结果包太重了,拉不动,只能贴着岩壁,防雨罩磨几个洞,包也磨个口子。还是不能这样,后面想了个办法,上面两个人,中间一个人,下面两个人,把包传上去,顺利运完包,人就比较轻松了。快到木桥那,水比较深,又折腾了会儿,终于所有人安全的上岸了,此时所有人都走前面去了,就留我们几个抄近道的在后面了。

走河道虽然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过总结了不少过河经验,胆子也变大了。整个队伍对水一点也不畏惧了。 算了下时间,从老虎嘴分道到过河完成到木桥,差不多接近一个半小时,感觉也没耽误太多时间。此时也才四点,太阳也还好,不感觉冷。 继续走半个小时路程,又到了一个过河点,只见汉中队还在拉绳子,李伟一个劲的往前冲,想下水,赶忙拦住,还是观察下。可能今天过水太多了,已经麻木了,都无所畏惧了。还是我先下水试试,找了处比较宽敞水流缓一点的位置,站在中间,面对上游,两根登山杖使劲插入水底,插牢固,脚也在水里左右晃动两下踩实,像个大石头矗立在水里。随后让大家,从我前面过去,我给他们起到稳定作用,指示岸边的人赶紧过去,不需要拉绳子了,还有几个不为所动,我们的人过完之后,我也撤了。结果没走几步又有个过河点,水还比较深。此时早上最早出发的上海队还有几个人在后面,他们已经拉好了绳子,就剩后面还有两个人没过去。这算是这次狼塔之行水最深的一处,看他们其中个子稍为高一点的人,过去都险些摔倒了,还是不能小觑。于是,我先借用他们的绳子先过去。由于他们要急着走了,然后我把我带的绳子抛过去,还是不能小瞧,快过完的地方,有点深也有点急,优卡险些掉到河里面了,还好最后关头稳住了,算是有惊无险。后面听清欢说,上海队有个人就在这落水了,身上都打湿了,还好最后安全上岸了。

轮到最后秋哥过河,让他把伞绳的头给我,让绳子的两个头都在我这边,他那边套在石头上,这样最后一个人过完河,绳子很容易就收了,指挥半天愣是没懂,后面汉中队的人也到了,几个人开始也没懂,后面费了半天劲大家才搞懂,终于按我希望的方式拉好绳子。让大家赶快过河,走在一起也不分哪队的,过河几分钟的事,从新拉绳子太麻烦了,让他们后面的赶紧过河。最后,所有人都安全顺利的过完河了。由于在水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确实感觉有点冷了,上岸之后赶紧喝点红糖水,暖下身子,继续往前。走一段看秋哥怎么只有一根登山杖,另外杵了一根木头棒子,一问才知优卡的登山杖断了,于是我把我的给优卡,秋哥的还是留着自己用,秋哥本来就走在最后面,一根登山杖万一出现什么问题,我们在前面也不知道情况。我相对灵活一些,一根也还能应付,走这种路杵了木头容易打滑,反而危险。

走了一段又是过河与向上切的选择,大家心照不宣的,直接往河道里面走,就这样的路况走一段之后,赶紧身体是有点冷了,不行,可能要失温了,懒得从包里掏衣服了,看李伟的羽绒服还挂在外面没穿,穿上李伟的羽绒服,让后面的不要走水路了,还是向上切,沿着羊道走,我往前先走了,想着快走一段路,让身体出汗增加体温。就这样快走了一段,身体开始出汗了,也不感觉冷了,快到时又过了一次河,以为营地在正对面的河谷,因为河对岸右边是很宽很平坦的河床空地,结果走一段,看见左边河对岸有几个人,风也在对面,他们在左边河对岸扎营。风指示我明天就从营地出发往上走,于是又过一次河…

总算今天顺利结束了。时间下午六点半,一棵树营地,扎营晾衣服,烧水做饭,吹牛……

9:25出发~9:40河谷牧民房营地上方~9:50过河点,连续过河~11:20空中栈道~11:40空中栈道顶~12:10河谷五星营地~13:00出发~13:40溜索过河点~14:40老虎嘴分道走水路~连续过河~15:40断头路~16:00老虎嘴尽头木桥~16:30过河点~16:50第二次拉绳过河~17:30连续过河~18:30一棵树营地

D4(9.25)一棵树营地—-库勒阿特腾达坂(3520)—尔特兰塔沟—小树林营地

昨晚凉了一晚的鞋子衣服裤子,都没干,也没办法了,穿上湿鞋,已经没干袜子了,借了一双李伟的袜子,穿上,还是得出发了。营地所有人起身出发,我和李伟又是最晚出发的。虽然九点半了,由于山的关系,还是见不到太阳。一直习惯用六只脚看轨迹和记录轨迹,结果从营地出发开始就一直打不开软件,手机重启几次也打不开,太令人失望了,本来想好好的记录一条轨迹的。还好下载了另外一个备用的软件,两步路户外助手,随便加载了一条下载好的轨迹继续走。

爬升了一段,想着抄一段近道,结果不是,不过也没算走冤枉路,只是比较累,顺着大部队的方向直上。李伟说有点不舒服,才发现,胸前挂着湿的防水袜,把衣服打湿了,可能受凉了,喝点红糖水,继续走着。看他走得比较慢,我就先走了,走着走着,距离越来越远了,我直上爬升了一段,感觉确实比较费劲,于是还是顺着马道走曲线吧,抄近道反而慢一些。

一路基本没停,快到顶时赶上了前面的人了,一看风又在顶部看风景,十二点半到达库勒阿特腾达坂顶,顶上风还不怎么大,太阳倒是舒服,于是坐在苔藓堆上,天然的地毯。把能晒的都拿出来,烈日当空照,真是最舒服的时刻。渐渐的大家都到顶了,我们的秋哥依然在最后压轴,最后一个到顶。这上面倒是休息了挺长时间的,衣服袜子都晒干了。吃了路餐,差不多人都走完了,一看时间两点了。

还是起身出发了,接下来又是狼塔的典型路段,横切下坡,反正已经习惯了,也无所畏惧了,学着风的步伐,小碎步走着。中途遇到优卡,说脚不舒服,感觉快起泡了,只能慢慢走了,还是挺担心的,要是起泡严重还真不知如从是好。不过,也没其他办法了,只能咬牙走。后面才知道,有一种胶带,可以贴在脚上,防止脚和鞋子摩擦起泡,算是学到的新技能,以后出门可以带一点。

下山还是挺快的,一个半小时不到,就走到了河谷,追上最前面的几个人了,没走几步,远看前面像是牧民房,过了两个木桥,一看,应该是到了小树林营地,今天还挺早的,四点还不到。

风早已扎好帐篷,衣服洗了晾在树枝上。听说有可乐,都买了可乐喝,幸福极了。得知汉中队还要继续走,他们想往前多走一段,担心小冰湖营地没水,想走到前面一点扎营,时间是早,不过我们最后的人还不知几点能到,天气也不怎么好,像下雨的节奏。考虑一下还是算了,就地扎营,上海队也不打算继续赶路了,进山四个队就剩我们和上海队在一起了,两个队还合了个影,一路萍水相逢,也算是缘分吧。

这也算一个五星级营地了,有挺多吃的,还能补充食物。扎好营,终于在河边洗了个头,冰冷刺骨的感觉,洗了头洗了脸,舒服多了。正收拾做饭时,听清欢说去河边试试气垫哪里漏气了,好补上。乍一看清欢拿着的气垫真的刷新了我的认知,太随意了,就一层PE薄膜做的充气垫,胆子太大了,真的不怕漏气被冻死。说是比较轻,还带了两个,不过我感觉两个都危险,十几天的路程,想想都比较害怕。不过清欢也算胆子大,据说基本都是一个人出行,前面还一个人走了鳌太。这次也看得出,背的不轻,走得特别快,除了风,就他最快了,实力相当强。

听说这里可以吃羊肉,于是几个人商量着要不要吃羊肉,我到没多大意愿,也正在做饭,李伟和清欢也不想吃。于是几个人和上海队几个人,找到老板定了晚上吃羊肉。李伟这几天胃口也不怎么好,想吃面,结果这里还真有,于是买了两把挂面,把带的脱水大米大部分都给我了。他们吃羊肉的等了许久才吃上,我们自己做饭的早就吃了,不过这羊肉吃得虽高兴,第二天几个吃羊肉的大部分都肚子不舒服,后悔极了……

9:30出发~连续爬升~12:30库勒阿特腾达坂顶~14:00所有人到顶~14:15下达坂~15:30尔特兰塔河~15:50河谷小树林营地


D5(9.26)小树林营地—尔特兰塔河—狼餐厅—狼塔牧场/高原牧场营地—达蒙特开增达坂下的小冰湖营地(3450)

一摸睡袋,怎么湿漉漉的,帐篷也湿了,难道昨晚下雨了!穿好衣服出帐篷一看,外面挺干燥的,没有下雨的痕迹,原来周围全是山和树,昨晚没风,又在河谷底,导致睡袋和帐篷打湿了,看来还是有点风好一些!今天上海队一个队友骑马准备从cv交叉口哑巴家撤回了,实在可惜,好像费用也不少!也才听说他们队还有个队友穿了一双比较旧的登山鞋,第二天过白杨沟达坂就把鞋底走掉了,只能撤回了。所以他们八人队到现在只剩六人在走了,也实属不易。

等我们收拾好出发又九点半了,出发没几分钟就过两次河,非常的冷,可以感觉到脚冻得刺痛的感觉。这时牧民的大黑狗也跟着来了,大黑狗一点也不怕冷也不怕水,直接就过去了!牧民也跟着来了,应该是找他的黑狗,穿着捕鱼的那种背带裤,这才是过水神器!

走了一段又连续几次过河,算是小水沟吧,河水不大,大家都没换鞋,只有游侠又在频繁换鞋,实属搞笑!上一段坡,之后眼前一片开阔的河谷地带,上海队还在河谷里面行走,一会不见踪影了!走到河谷,看见一条蓝色的塑料裤子,应该是过河穿的,还是捡起来,万一后面有用呢。走了一段看前面的人往左边切上山了,应该不需要过河了,指示大家可以换鞋了,一直穿着湿鞋子冷得受不了。

沿着左边走一段看有个废弃的牧民房,房顶已经塌了,太阳也正好晒到了,我和李伟拿出睡袋衣服之类的晒一下,早晨走了那么一段都在河谷里面,看不见太阳,正好在这休息晒会儿太阳。一会儿优卡也到了,见我们晒也拿出来晒了,差不多十一点半时,看到河谷好像有几个人,仔细一看,是五人队的几个人,太牛了,中途休整一天还赶上我们了。路过时打了个招呼,一会又不见人影了。想想我们这队确实有点弱,也比较懒散,每天从不为时间发过愁,一路懒懒散散的走,完全是来休闲的。

优卡担心走在后面赶不上我们,于是先走了了。前后都看不到人影了,还是起身该出发了,看优卡走一段又倒回来了,不知为啥,等我们走过去,看前面一个人影的没有,应该是害怕一个人走吧。优卡定的小目标,一定要超过秋哥,不能最后垫底,主要是怕一个人走在后面。

继续走一段,过了一个牧场,果然看见秋哥摇摇晃晃,走走停停。追上他之后差不多到河边了,让我们先走,想着大方向好像顺着河走,于是到河边想过河,河水不大不小,反正不想换鞋过河,上下观察打量,河里实在没有稳固的石头可以当垫脚石。想着扔几个石头在中间,踩着跳过去,也失败了,折腾许久。突然想起早上捡的塑料裤子,确实有用,穿着快步过去了。过去之后扔给优卡,优卡也同样轻松过来了。等李伟穿上塑料裤子时,秋哥也到了,秋哥直接脱掉鞋子,帅气的两个动作,把鞋扔到我身后,结果一只鞋顺利到达我身后草丛里,另外一只鞋直接一个高抛物线,掉到水里了,同时李伟也正好下水,并没注意到塑料裤子脚底破了个大洞,秋哥和李伟的鞋都被打湿了。只有让我和优卡先走,他俩晾晒一下鞋子。结果我和优卡没走多远发现前面没路了,走不了,又必须得过河,应该往对岸走。这下笑死了,过了一条不该过的河,而且还把鞋子打湿了,还浪费了不少时间。赶紧指示他们不要晾鞋了,还要过河,先过河再说……

前面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了,拿出手机看看方向,结果应该往左边走,本来之前以为是直走方向,越想越好笑,和优卡笑得肚子疼,几个都太傻了,折腾许久还把鞋子打湿了。眼看天气在变了,感觉要下雨的节奏,才一点半,感觉很晚了一样,还是赶紧出发。本来还计划四点能到小冰湖营地的话,再走一段,因为昨天汉中队的说小冰湖营地可能没水,而且还比较冷。走几步发现,左右两条路,一条又要过河,相对平坦,需要绕一下,才通往两山之间的爬升路段,一条直接通往两山之间的爬深路段,但有点陡,还是果断选择了走直线。路上还捡了个好利来的保温袋,有铝膜泡沫的那种,很轻不重,路上休息时可以当垫子用,没想到后面还有大用处。

当我和优卡走到碎石路段时,秋哥和李伟也到了分叉路段,结果两个人各走各的,李伟跟我们方向走,秋哥走曲线路段,最终结果,秋哥先到,虽然直线最短,但是坡度太陡了还是影响速度。秋哥这下还走的挺快的,到前面去了,看李伟和优卡的样子确实也走不动了,就没管他们了,让他们后面慢慢走,就先走了,走了挺长一段才追上秋哥。我基本路上除了休息基本不怎么停的,所以很快走到前面去了。

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看到前面帐篷的影子了,想必是到了。走近一看河里还是有水,大家都搭好帐篷了,只怪早晨出发时没商量时间,如果四点大家能到的话继续走,这下都搭好帐篷了是不可能走了。不过,自己也不想走了,一看五人队也没走了,那么强的队伍都没走了。还是安心的找地方扎营了。营地很大,不过全是碎石子,好在有前人在这搭过帐篷,有好几块比较平整,石头细腻的地方,应该是前面的前辈整理出来的,还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过风确实比较大,也特别干燥,帐篷周围都用石头围住,大石头压住风绳,不然还真容易把帐篷吹走。最后秋哥李伟优卡到时差不多五点多了,可见小冰湖扎营还是明智的,如果继续的话,今晚肯定要走夜路了。

9:25出发~9:40第一个过河点~尔特兰塔河连续过河~10:10河谷~11:45牧民房晒衣服~13:20河谷小插曲~14:30碎石坡~16:40小冰湖营地

D6(9.27)小冰湖营地—蒙特开增达坂(3920)—喀拉尕依特达坂(3720)到达南疆—哈尔嘎特郭勒沟—到沟口营地(水)—废弃金矿营地(2800)

记得小时候听长辈说乌鸦是不吉利动物,有句话“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然而在这样的环境,看着周围一群乌鸦,大清早都是乌鸦的叫声,没感觉有任何凶兆,反而在这个荒凉的营地感受到了一丝生机。早上没吃完的早饭,撒在空地上,几只乌鸦怯怯的靠近,品味这点残羹。咋一看,一身黑的生灵还是挺漂亮的,黄色的喙,红色的爪子.......

没时间观察它们了,已经九点半了,我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该赶路了。大部分伙伴已经上山了,后面没剩几个人,匆匆忙忙的收拾出发。今天的任务是蒙特开增达坂,俗称冰达坂。半个小时后到达冰达坂底部,抬头一看,确实比较漂亮的,两座山间完全被巨大的冰川覆盖,可能走的人比较多吧,中间隐约可见有一条蜿蜒上达坂的一条小道,最前面的人已经走了快一半了,转身对李伟说:我要一口气爬上达坂,结果也确实如此,沿途基本没停,不到一个小时就到顶了,今天秋哥也走的快,没几分钟也到顶了,本来以为像在库勒阿特腾达坂那样,可以在达坂上晒太阳,结果风太大,匆忙拍几张照就走了。今天感觉精力旺盛,翻过达坂之后,全是横切碎石路段,一路小跑。

远看清欢在前面不远处,一会儿不见人影了,走到一个山坳处,吓我一跳!清欢不声不响的坐在地上抽烟,看他休息也放下包休息,吃点东西。休息了一会儿 ,李伟也赶到了,此时五人队路过,直接往前面走了。往后基本看不到后面的人,起身继续往前走,差不多十二点的样子,到达喀拉尕依特达坂,这个达坂算是翻过冰达坂一路横切过来的,比较轻松。前面五人队几个人,小跑似的往下走。远处看见,昨天早晨送上海队一个下撤队友的牧民,牵着两匹马往上走,准备返回小树林营地。看着五人队往下小跑,我也跟着小跑下山,虽然伤膝盖,不过挺快的,小跑反而比慢慢走身子舒服些,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不到半个小时,就到达河谷,河边有块平地,也有之前队伍扎营的痕迹。此时正值中午,太阳正好舒服,放下包休息,等后面的队伍,顺便跑到河边洗了脸,舒服多了。从早上九点半出发,到这三个小时,如果昨天不在小冰湖扎营,应该天黑之前也能到这吧,不过也不一定,下午可不像今早,能走这么快,再说,本来计划也是不赶时间的狼塔,也没必要拼命赶路...佛系吧

掏出手机看看轨迹和路程,结果两步路户外助手显示正在搜索GPS中,从早晨出发到现在竟然还显示在小冰湖打转,重启下手机,还好恢复了,看来这些软件还是都不太靠谱!轨迹恢复后,研究了一下,时间还早,今天应该能直接到哑巴家。陆陆续续的后面的也到了,背上背包到河对岸,准备看看后面的人还在哪里。此时优卡也快到河谷了,一看达坂顶部还有个红色的身影慢慢往下晃,是秋哥。早晨基本和我差不多时间翻上冰达坂的,不知在后面干什么,又走到最后面了。上海队的都到河谷了,听我说今天到哑巴家,他们也在商量是不是也到哑巴家。

看着优卡也到了,只有秋哥还在后面,也就不担心了,继续往前赶路。因为快到CV交叉口的原因吧,从这开始沿途风格全变了,我们已经从北疆到达南疆了。这应该是V线南疆的独特风景,连绵不断的高山草场,美得不可胜收。顺着高山草场,一路横切往下,走到尽头可以看见对面一条机耕道,往左边远处一看,前面一片牧民房的样子,那里应该就是哑巴家了。想想晚上也许可以吃牛肉羊肉,喝可乐,瞬间就开始兴奋起来了。前面又是一段又长又陡的下坡路段,想着今晚的目的地,分分钟把它征服。

走到河谷,有个废弃的房子,应该就是之前计划的营地废弃金矿营地,看看轨迹,这应该是CV交叉折返点,从这开始需要往V线走了,正好和今天的前进方向相反走成个V字,此时还早,才下午三点,看来决定到哑巴家是对的。

在这休息了半个小时,紧接着前面就是一段超级长的连续过水路段,一路曲曲折折,基本都是泡在水里,此时太阳也被云层遮住,非常冷,从来没感觉过河这么辛苦。有点担心后面优卡能不能过,不过前面过了那么多次水,应该有些经验了。后面回来谈起那段过水,优卡说当时和水杠上了,上海队美女问她骑不骑马,坚决的说:不骑。反正秋哥还在后面,不信自己到不了哑巴家。果然是个走狼塔的人,绝对的女强人风范。的确是一段很长的过水路段,基本超过一个小时才走完。走完之后前面应该没水了,于是换好鞋子,朝河右边走,其实应该靠河左边走,等我们走到机耕路时才发现还要过一次河,河对面就是哑巴家。真的是绝望,鞋也不想换了,直接光着脚过河,到达哑巴家,总算结束了今天的行程了。

五人队已经扎好营,上海队下撤的队友还在哑巴家,好像是下午才有车出去。晚上终于吃上了热气腾腾的牛肉,真的舒服。吃完牛肉,正遇应该是当地的领导来视察,哑巴一家人准备了好吃好喝的,优卡也跟着他们,喝得脸通红,语无伦次,帐篷都没搭,可能已经忘却了一天的乏累…….

9:30出发~10:10蒙特开增达坂(雪达坂底部)~11:00雪达坂顶~12:10喀拉尕依特达坂~12:40尔嘎特郭勒沟营地~15:10废弃金矿营地~15:40连续过河~17:00CV交叉口~17:20哑巴家扎营

D7(9.28)废弃金矿营地—CV岔路口(可做营地)—哑巴小屋—-乌兰达坂(3300)—牧民房—机耕路—夏热达坂(3100)—鸡爪岔营地/呼图壁河谷口营地(2750)

不知是地理因素还是海拔关系,早晨发现帐篷一层冰,昨晚打的水也结冰了,昨天的湿鞋湿袜子,全成了冰块。穿好衣服,直接蹦向哑巴家木屋里面烤火。不知五人队着急什么,都把帐篷和睡袋之类的拿到木屋里烤,想早点出发。几个走得那么快,还那么赶时间。我们队和上海队还是慢慢的,等太阳出来,晒会儿帐篷才出发。

五人队走之后,豹哥也待不住了,叫上秋哥,匆匆忙忙的收拾装备跟着出发了,优卡觉得走得慢,也和游侠出发了。我也收拾好其他的,只剩下帐篷和地席了。等了许久,太阳终于出来了,不过早晨的太阳太微弱了,并没有感觉,吹点风还是挺冷的,想想还是走算了,中午再晒,现在没什么效果不说还浪费时间,于是火速收拾好帐篷,见李伟和清欢还没动静,就一个人先走了。

虽然早上等了那么久,出发时也不算太晚,十点二十左右,今天正式开始美丽的V线旅程。从哑巴家出发,先向东边小道向上横切折返一段,到达一段机耕路,然后就顺着机耕路一直走,V线就不像C线那样全是碎石路段,V线全是高山草场,此时正值秋季,金黄的草原,中间夹杂着一跳机耕路,别有一番风味。

走了一段,可以看见乌兰达坂了,优卡在前面摇摇晃晃,快到达坂顶部了。豹哥秋哥游侠看不到身影了,他们应该已经过了乌兰达坂。12点终于过了乌兰达坂,过了乌兰达坂就全是下坡路段,也还是机耕路,没几分钟,看见前面有一个牧民房,还有辆皮卡车,他们好像牧民房那里休息,准备赶上他们,休息一下晒帐篷。等我追上他们,还没来得及休息,他们起身准备走了,还说那家牧民挺好的,还给他们一大个馕,不过也吃不了多少,拿了一点,剩下的还给他们了。

今天路特别好走,全机耕路,也是缓下坡路段,风景真的太美了,应该是CV全程比较漂亮的路段,由于全是草场,牛羊成群,走了一个小时,到达河谷,眼前特别开阔的一片草场,竟然还有骆驼,之前只有在动物园见过,第一次在野外见到,太高大了,不过走近还是挺怕人的,都没机会近距离的好好拍几张照片。此时看见前面还有个达坂,机耕路顺着达坂直通天际,达坂下面隐约的看见几个人影,应该是五人队在下面准备开始翻达坂了。于是对大家说,到达坂下面休息会儿晒帐篷。

二十分钟后到达坂下面,没想到还要过一次河,反正对面也要晒帐篷,直接脱鞋光脚就过河了,达坂下也有前人扎营的痕迹,不知怎样的行程会在这扎营。休息没多久,就看见之前牧民房停放的皮卡车,朝我们驶来,快到河边时看见车的货箱里面有几个人,仔细一看李伟和清欢也在上面,上海队的人也都在上面。李伟看见我们,赶忙叫司机停车,可能是没听见,直接从我们身边驶过,扬长而去了。似乎我们几个先走的又落到最后了。

没多久车又回来了,应该是送他们到达坂上面折返回来了,游侠跑过去问司机,载过去多少钱,转回头问我们,豹哥秋哥没反应,我让他要坐车的话把优卡带上,结果优卡坚决不坐车,要靠自己的双脚走完全程。于是让车走了。河谷风还挺大的,几次差点把帐篷吹走,不过帐篷也很快被吹干了。大家也开始起身出发了。出发时看了下时间14:40,也准备算一下久能翻过达坂。走一段回头看秋哥,真是搞笑,只见他往前走一段,又折回去走一段,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难道是姿势不对,要从新走……

还好没坐车,翻达坂这段真的非常美,完全感觉不到累。不一会儿就到达坂顶了,看时间15:25,一个小时都不到,还是挺快的。后面就又开始往下走了,到下面河谷基本就到了鸡爪岔营地了。今天算是比较美,比较轻松了,他们坐车的可惜了,没仔细欣赏这段美景。走到一半时,看前面游侠怎么不走了,原来是有个大的羊头,等着人给他拍照呢。那么大的羊头要是能带出去就太好了。

四点多时到河谷,应该就是鸡爪岔了,但是没见到前面的人,难到他们还想往前继续赶。走过一处房子,看见远远的有个帐篷,感觉有点像风的。不过从小树林营地出发就没见过风了,以为他和汉中队的一起先走了,正常的话,今天应该到绿湖了,或者自己往前走了。结果走近一看还真是他,一路果然是人如其名,像风一样,只有在营地能见他一眼,扎营也基本没扎在一起,路上根本见不到他,总是第一个到达营地,也总是第一个出发。听风说,前面的人在前面一点扎营,于是我们还是决定跟着大部队走,现在时间也还早,让风跟着一起走,他不想走了,胆子也真大,就一个人在河谷。

于是大家继续往前,半个小时才到大部队扎营的地方,位置还是挺不错的,靠河边,比较开阔,太阳也正好。听说五人队继续往前走了,后面也没见着他们了。

扎好营,刷牙洗脸,天气变幻莫测,突然下雨,不过一会儿又晴了。豹哥竟然脱掉上衣,用毛巾擦洗身体,虽然有些许太阳,但河水都是天山雪水流下来的,特别冷,豹哥真是勇气可嘉!豹哥长期游泳的身材确实不错,瘦瘦的身躯全是肌肉,出发前就听秋哥讲,曾经横渡过琼州海峡,跑步游泳的健将,这个队伍还真是人才齐聚……

10:20出发~10:40牧民房~12:10乌兰达坂顶~12:30牧民房~13:20河谷~13:40夏热达坂底~14:40翻下热达坂~15:25夏热达坂顶~16:22河谷鸡爪岔~16:50呼图壁河谷营地

D8(9.29)鸡爪岔营地—牧民房营地—绿湖营地(3465)

昨晚虽然在河谷扎营,却不像在哑巴家,这里空气挺干燥的,帐篷睡袋也都是干燥的。不知为啥,后面这段豹哥和秋哥收拾的特别早,每天都早早出发了,可能是走出状态了。优卡游侠随后,我李伟清欢依然后面。今天的目标是绿湖,不过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往前多走一点,因为都说绿湖比较冷,比较潮湿,风也比较大,最好不要在绿湖扎营。一起进山四个队伍,两个队伍已经往前赶了,剩下我们两个队伍,感觉都是不慌不忙的,不过这样挺好的,只有慢才能体会到沿途的风景,匆匆忙忙的没什么意思。

出发没多久,就有段宽阔的河谷,全是小支流,不大不小,早晨也不想换鞋,直接过去肯定要湿鞋。沿途找适合的点,踩石头过河,结果没注意踩到一块湿滑的石头,摔了一跤,还好反应及时,用手撑住了,身子没打湿,鞋子却进了一点水,没多想,继续往前走。

今天豹哥一直走在前面,快中午时,看见前面河对面有个牧民房,豹哥直接朝河对岸走去了,不看轨迹走前面还是有弊端。我赶紧住他,指示正确的路是顺着河右边走,不知听清楚了没,只见他直接放下包坐着休息了。然后我在牧民房对面河边找了块平坦的地方休息,晒晒太阳,吃点东西顺便等后面的人。

今天的路程比较简单,顺着河流缓慢抬升,休息一个小时之后,上海队前面的人也到了,我们的人也到齐休息了一会就出发了,见都走完了,我也出发了。走一段一大片的牛羊映入眼帘,蓝天草地牛羊,如诗如画。

一直顺着河谷往绿湖走,越靠近绿湖风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冷,走到绿湖下一块河谷平地时,李伟说有点饿了,休息会儿,游侠烧了点水,喝了点杂粮糊,吃了点东西,舒服多了。拿出手机看了下轨迹,绿湖营地在河对岸的前方,于是让大家边走边找合适的位置过河,谁知走了没多远,游侠走在前面, 看前面上海队的人在河对岸,又过河到对岸去了。我又掏出手机看看轨迹,难道我们走错了,远处清欢和上海队的都是从右边河对岸走,结果手机显示GPS丢失,定不了位,重启了一下还是不行。难道走进了一段军事要地,搜不到GPS信号。仔细分析了一下轨迹,正确的道路应该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不过的确也看不到任何路迹,看对面似乎也看不到明显的路迹,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继续顺着左边往前走。

快到绿湖的时候,全是沼泽,必须小心翼翼地走,不注意鞋子就容易陷进沼泽。这时对岸的人也发现走错了,开始折回过河,往我们前进方向走了。我们早晨的计划是:不在绿湖扎营,前面的人到绿湖拍几张照片,然后继续走。不过到绿湖之后,看风已经在绿湖边扎好营,说前面一个小时左右五人队才从这离开,还给了他们一些吃的。听说五人队吃的不够,要往前赶路,想提前出去。我们放下包,休息会等后面的人,不够现在这也拍不出比较漂亮的照片,没太阳,风也比较大,要是有太阳,肯定能拍出美美的大片。感觉在湖边扎营应该蛮享受的,有点犹豫要不要在这扎营算了,而李伟坚持走,我犹豫不定,一直没动身,优卡游侠也在等我的决定,结果豹哥一到,放下包,坚决不走了,一直感叹,这么靓的地方,要是不在这扎营太可惜了。上海队的人到了也没继续走的意思,在准备扎营了。遂就决定在绿湖扎营。

我把帐篷搭在靠湖边最近的位置,生怕别人把帐篷搭在前面,挡着视线。一会出了点太阳,果然拍了几张满意的照片,还算是不错的位置,不过短暂的太阳过后,一阵风雪交加,差点把帐篷吹倒了,最后还是坚持住了。一阵风雪过后,又恢复了平静,确实是漂亮的地方,在这扎营是对的。

算了下离出山没几天了,而我们的气还挺多的,问李伟洗不洗脚,不然气用不完也浪费了。之前在快到小冰湖营地的地方捡了个好利来的保温袋子,袋子挺大的,又有铝膜,平时休息可以当垫子坐,现在想起洗脚,是个不错的东西。于是狼塔之行,在美丽的绿湖,泡了下脚,真是一段难忘的记忆。

9:30出发~10:10呼图壁河谷连续过河~11:30牧民房对面~12:30出发~16:00绿湖下~16:30绿湖营地


D9(9.30)绿湖营地—乌拉布图达坂(3960)—三屯河谷临时营地—达坂后牧民房营地-三屯河干流和栈道——废弃金矿前营地(2400)

之前担心绿湖晚上会很冷,结果一晚上根本没感觉到任何寒意,晚上也很平静,没什么风,只是地面比较潮湿,也算度过平静的一晚。本以为早晨没有风,很平静,可以看看绿湖里面的雪山倒影,结果,还是有些风,水也很多波纹,看来是拍不出什么,遂决定早点出发。今天出发的比较早,我和李伟收拾好,风也才刚走。今天只要翻过乌拉布图达坂,后面基本全是很长的下坡。一鼓作气,不过,越接近达坂顶,风也越来越大,由于是早晨,十点不到,太阳也刚升起一会儿,特别的冷。停也不敢停,快速翻过达坂下山,过达坂后就是一段碎石破,冲着就下去了。到沟底,风还在下面休息,如果昨天继续走的话,应该是在这扎营,水比较小,不算什么好位置。

休息一会儿,风,李伟和我,三人,就一直停也没停的往前走,今天算是唯一一天和风一起走的,风又要求走后面,让我走前面,赶紧挺有压力了,只能快步往前走,没拍照也没停下欣赏路边的风景。要是这样的速度一直走几天的话,肯定受不了,还是习惯散慢的走法,太快了真的很容易忘掉走过的路,都不记得沿途的风景了。

一直向下到两条河流汇聚的地方,应该是三屯河谷营地,也正好十二点了,才坐下来休息,吃点东西。看前面的路段,还要顺着河流往下,不知道还有多远,可以想象明天天格尔达坂有多难。只有今天尽量多走一点,减少明天的难度。走到这里时画风也全变了,应该又回到了北疆,开始北疆的风光,河谷低海拔雪岭云杉,后面的路就顺着树林中间的马道行走。

走到河谷最下边,又是两条河的交汇处,应该是要换方向了,看有个木桥,我们的路线应该是顺着木桥往右边走了,开始顺着河流往上走了。从绿湖GPS丢失开始,就一直没信号,后面的路段也只能凭借着感觉走。因为计划是到废弃金矿前营地,只有找到废弃金矿才行,中途遇到两个牧民赶了一大群牛,把路也挡完了,牛群竟然害怕我们,一个劲的掉头往回走。我们怕又把牛群给他们赶回去了,牧民找我们麻烦,于是赶紧往坡上,给牛让出道来,牛看不到我们就会往前走了。

等牛群走后,我们继续往前。没多久就看到前面有现代机械操作过的痕迹,应该到了废弃金矿了。不过也没太适合扎营的地方,时间也才四点多,风决定往前走,我则需要考虑最后的人几点能到,再考虑在哪扎营。不过才四点,还早,于是继续往前走。后面一段机耕路一段树林路段,一个多小时都没看到有适合扎营的地方,只有继续往前走,又走到一个两条河的交汇处,总算看到前面有别人扎营的痕迹,不过前面有条河,不知道水大不大,要是在这扎营,明天一早就要过河,又看到河对岸有块平地,于是决定到对岸扎营,结果过河时水比较小,踩着石头就过了。此时也开始往上走了,已经走了一段了也不想回头了,硬着头皮往前走,怕前面万一没有营地又要走很久,现在时间也快六点了,如果最后的人晚我们两个多小时,到达时已经天黑了,于是就到刚才河对面看到的地方,结果不太满意,虽然平,但是是斜的。不过也没其他办法了,往回走也不想走了,将就一下吧,刚扎好营,天说变就变,马上打雷下雨了。在这扎营算是个正确的决策。

没多久,清欢和上海队的前面几个人陆陆续续的冒雨到了,游侠优卡也到了,最后七点多,所有人都到了,雨也停了,听他们说,离天格尔达坂下的营地还有一段,不过也都没抱怨在这扎营。不然肯定天黑也到不了。大家也在兴奋明天翻过最难的一个达坂,此次行程基本也结束了。听豹哥和上海队的几个闲聊时,才听说秋哥是跑马高手,全马330的成绩,真是完全看不出来,天天最后压轴的人,竟然是跑马高手,果然真人不露相......

D10(10.01)废弃金矿前营地—机耕道-天格尔达坂(3700)--天格尔达坂下营地(2500)(24.4km)(爬升1479,下降1267)

今天整个狼塔行程倒数第二天,大家都比较兴奋,起得特别早,不到九点,都出发了。不知是昨天谈到跑马成绩还是因为最后两天了,秋哥走得特别快,走到最前面去了,后面的都离他有段距离。

没想到今天还是需要过河,可能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一处过河点,如果直接跳过去还是有点不容易,会打湿鞋。上海队一哥们,没过河,顺着河右手边直接往前走,没有选择过河。我也认为天格尔达坂是顺着河流方向走,河对岸是机耕路,所以还是过河走机耕道,秋歌也早已过河,往前走了。最后,除了那哥们,其他人都选择过河,顺着机耕道走。

走一段看上海队的领队拿着手机看轨迹,觉得走错了。我也拿出手机看了下,轨迹是继续往前走,感觉左边也没有上山的路,再说也不可能那么陡的达坂,心底一直认为天格尔达坂是个比较长的缓上坡,不觉得就在这附近。此时,秋哥和河对岸的哥们一直往前走,没有停下的意思,精力充沛。走了十几分钟,回头一看,看见他们后面的全部往山上走了,心想可能真的走错了,于是让李伟拿出手机比对一下轨迹,看他的轨迹和上海队领队的差不多,有个折返点。我的轨迹是顺着机耕道就直接就出山了,看来真的错了。由于之前六只脚打不开,后面才用两步路户外助手,随便加载了一条轨迹,也是凑巧,这条轨迹前几天的路迹和我们行走路迹一样,就今天的轨迹开始不一样了,看来不做好功率,不不仔细还是容易出大问题。

此时秋哥和那哥们也看不见踪影了,想着他们到前面看后面没人跟着的话,应该会看轨迹,今天GPS也是正常的。正准备往回走,看见优卡和游侠也跟着过来了,问优卡为什么没跟着他们走,优卡说了句挺感动也搞笑的话:“我们不能叛变了,相信你,错了也跟着你们走,绝不后悔。”后面对他们说从这条路也能出去,今天就出去了,说着游侠还激动,想着能出去了。不过不翻天格尔达坂,还是挺遗憾的,来都来了,也走了那么多天,必须要见识一下。于是折返横切上山,开始翻越天格尔达坂。此时接近十一点了。

走一段路又回头看看,看他们有没有折返回来,同时大家也在谈论秋哥,都觉得挺搞笑的,好不容易走一次第一,结果又走错路了,没准他继续往前走,今天就出去了,回到文明世界了。后面想想,这确实是整个行程的重大失误,都没想着追上他,把他叫回来,都在说笑话,觉得搞笑。心里虽然有些担心,但是看着翻达坂陡峭的山,心里也不敢想其他了,我们在下面还能看见前面的还在半山腰艰难的往上挪动步子,心里知道这个达坂不简单。李伟又说胃有点不舒服,早晨出发就听他说不舒服,我也没其他办法,只有让他喝点热的红糖水,我也没带胃药,他女朋友给他准备的药,也没名字,也搞不懂什么是什么,也不敢乱吃。后面优卡听说了,给他喝了点葡萄糖水,留在后面慢慢的走,后面据说喝了葡萄糖好多了。

我走的直接爬升,游侠走的横切之字形路线,爬到一半确实比较累,也比特别陡。刚开始时觉得走直线挺近,但是实际走起来特别累,还是之字形轻松点。没想到,优卡和李伟看着我走直线,他们也跟着走,指示他们跟着游侠走,他们不知没听见还是不想那样走,还是跟着我走。

本来打算追上大部队,当走到小垭口休息点时,想了想,要是直接走的话,李伟和优卡肯定就追不上了,前面不知是什么情况,比较危险,又向下机耕道上看了一眼,还是看不到球哥,决定等一会,至少等到李伟和优卡,游侠直接往前走了。

等的时候发现这个位置确实不错,视野宽广,可以拍几张不错的照片。看时间,也十二点了,顺便吃点东西。天格尔达坂似乎还没到一半,因为前面还需要横切一段才往上继续走,看着前面的人的身影就大概能推算我们到他们那个位置所需要的时间。等了半个多小时优卡和李伟也到了,等他们休息了一会儿,拍几张照片就出发了。前面已经看不到人影了。此时一点多了,时间过的挺快的。出发时看河谷机耕道上好像有两个人影,仔细一看,就是秋哥和上海队的哥们,一前一后的终于折返了!

算算时间,如果他们开始翻达坂,时间比我们晚了接近三个小时了。不过也算放心了,总算知道他们的行踪了,大家都不清楚前面的路怎么样,只能往前走,先翻过达坂再说。越往上,全部是碎石路,快到达坂顶的时候,还有点拿不准方向,是往左还是往右?前面全是大石头,脚印也不明显。走一段仔细看一段,才能发现马道的踪影,从小垭口休息点,到达坂顶部,也花了一个小时。

翻过达坂风雪交加,其实不是天上下雪,而是大风吹起山脊上的积雪,前面完全没有脚印,想想不可能。后面才反应过来,是风吹的雪花把前面他们的脚印覆盖了。下了一段才发现有明显的脚印。走到下面稍微平坦的路段,路比较泥泞,远看前面特别大的雾,感觉还挺兴奋的,李伟让我们往前走,说要拍一张我们进入雾区的照片,肯定是一张大片。不过走进时雾又少了,正当失望时,一片大雾瞬间把我们包围,这下真的在雾里了,能见度特别低,还好找到了马道,顺着马道走。时间才三点半,感觉已经快天黑了一样。由于雾太大,湿气比较重,天也比较冷,手放在裤兜里,登山杖拖着走,除了走不想有其他动作,连话也不想讲...

在这种天气下走着挺让人绝望的,没任何风景,大家也不想说话,又冷又累,也见不到前面的人,听不到声音,只有河里的水声,和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真是阴森恐怖的一段路。走到松树林之后雾稍微小了,可以看见河里了。走一段发现有个小悬崖下河里有一只死羊,应该是摔下去的吧,还有几只秃鹰天空中盘旋准备享受河边的美食!不一会儿,看到远处有个帐篷,好像是游侠的帐篷,其他的不见踪影,走进一看,是位置不够了,上海队的在后面一块平地上扎营,只能算勉强的平地,我们队只有豹哥和他们扎在一起,打个招呼,看了一圈没合适的地方,于是往前走,发现清欢扎在一棵大树下面。也不想往前走了,还是扎在一起算了,随便找了块地方。

天空伴随着大雾,又飘着蒙蒙细雨,搭好帐篷,看清欢在生火,都不管吃的,直接去帮忙生火烤火去了。过了好一会儿,听见后面有说话的声音,想是不是秋哥到了,清欢过去打探一下,结果是上海队的哥们到了,秋哥还没看到人影,他们在翻天格尔达坂时就走散了,此时已经八点了,天已经黑了。比较担心秋哥的安危,遂去问豹哥,秋哥有没有生火煮水的装备,因为平时他们都是豹哥在做饭,秋哥负责打水洗碗之类的。豹哥说有齐全的装备,就不知他会就地扎营还是继续赶夜路。当然希望他就地扎营,这样比较安全。

烤了会儿火,都进帐篷了,我也开始做饭了。十点了秋哥还没到,如果一直走肯定已经到了!从到营地开始心里就一直比较担心,怕秋哥一个人在后面出现意外,也后悔上午的时候没去追回他。反正都为时以晚,吃完晚饭,穿好衣服,又去问一下豹哥,因为他们经常一起走,应该对秋哥比较了解。豹哥也不敢确定,也比较担心,饭也没做,就吃了一点干粮,于是我还是觉得应该返回找一下他,不过胆子比较小,晚上还真不敢一个人走,想着清欢一个人走鳌太的,也是队伍中体力比较好的,于是叫上他,一起返回找一下秋哥。走了快一个小时,快到下午看见死羊的位置时,清欢说还是挺害怕的,拉着要回去了,秋哥是老驴了,应该能权衡利弊,知道就地扎营。最后带着不安的心还是回到营地了,只有明早去看看,今天也比较累了,也特别困,虽然心里不安,但还是很快入睡了。

9:00出发~三屯河过河点,天格尔达坂下正式营地~走错路~10:50翻天格尔达坂~12:20小垭口休息点~13:20出发~14:20天格尔达坂顶~15:30进入雾区~18:00河谷临时营地

D11(10.02)天格尔达坂下营地—乔愣格尔达坂(2500)—达坂下牧民房——头屯河峡谷——绿野商店—农大林场(20km)

闹钟一响,睁开眼,首先想的还是秋哥,昨晚没动静,应该是还没到!赶紧烧水,一边烧水,一边收拾帐篷里面,吃完早饭还是需要回去找一下。不到七点,赶紧就出发了,让李伟在营地等我回来,其他人可以先跟着上海队先走了,今天几点出去还是未知数。

虽然是早晨,一个人走着还是阴森森的,有点瘆人。时不时看看河边有没有秋哥的身影。等又走到昨天看见死羊的地方时,已经看不到羊的**了,不知是不是昨天下午秃鹰吃完了,还是晚上被狼吃掉了。没办法,不敢想其他的,硬着头皮往前走,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前面有个身影摇摇晃晃的往前走,是秋哥,吊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秋哥还算明智,天黑时就找地方扎营了,带的头灯不太亮不敢往前走了。这样也好,最好的结果,安全无恙。

等我们到达昨晚的营地已经九点多了。上海队的人已经走了,只留下我们队伍的还在等,火速收拾完帐篷就出发了,今天下午终于可以出去了。不过今天还是大雾天,能见度也好不了哪去,走一段发现前面有一个特别好的营地,昨天要是都往前走一点肯定就发现了,不过昨天大家可能都走得很绝望了吧,找到稍微能扎营的地方就停下了。

今天最后还有一个不高的达坂,乔愣格尔达坂,大雾天,如果不借助轨迹还真容易走错路,从十点出发,一个小时就过了达坂,大家都比较兴奋,开始迈着大步往前冲,豹哥算是拿出来跑马的风范,跟得死死的,走得特别快。也不管后面的人了,只管往前冲。快到中午时,看到上海队的在河边休息,吃午饭。他们有卫星电话,提前联系了司机接他们。因为我们不确定出山时间,不敢提前定车子,只能到达农大林场再说。

又走了一个小时,到达一座石头桥,可以看见一条马路,算是看到一丝希望了。虽然快出山了,最后一段路感觉还是挺长的,怎么走都走不到,豹哥异常兴奋,一会又走到前面去了。等到达农大林场的时候也三点了。后面听风说,他十一点多就出山了,运气好,刚好遇到顺路的车,就直接回乌鲁木齐了,随后又去他的下一站喀什去了。结果我们到农大林场并没有什么信号,也没什么人,更加找不到车子了。上海队的俩个走的快的,也赶到前面来了,我心想他们不是有车吗,还跑到外面来。此时他们的两辆的士车也到了,他们坐山车去接后面的人去了。

没信号也没有商店之类的,只能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李伟手机有信号了,打电话先报平安,然后找朋友帮忙联系车子。车是联系上了,不过要从乌鲁木齐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没办法,只能等了,总之11天狼塔都走完了,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上海队的车子带来了可乐水果之类的,实在太幸福了,因为他们出山只有六个人了,还剩两个空位,清欢打算和他们一起先走了。

大家干等着实在没事做,虽然没太阳,都把帐篷拿出来晾,风实在是大,还把帐篷吹干了。豹哥跑到前面类似小村子的地方买来了饼干,还有一瓶白酒,游侠把剩下的牛肉酱拿出来分享,还做了胡辣汤,吃着饼干喝着小酒,还是挺舒服的。

等了许久车也没来,最开始说的两三个小时能到,等三个小时时打电话,说快了快了,路上了。前面村子的人过来说前面有吃的,也有车子,我们说吃了东西也定了车子,在路上了。结果天也渐渐暗下来,也比较冷了,车还没到,于是大家商量着到前面村子等。到村子又打电话给司机,只有一个答案,快了,说了个地名,我们也不认识。没办法,自己叫的车,死也要等。此时看对面有个农家乐,豹哥之前买东西的地方,于是过去问问有没有吃的,老板说有,有马肉面。听着挺新鲜的,从来还没吃过马肉,于是大家都到农家里面,早知道早点来就好了,有吃的有喝的还能烤火,白在路边等了那么久。

结果从四点多联系车子,等到九点多车子才到,真的不能相信新疆人的:快到了。不过也不算等太久,之前问载上海队的车子叫个车要多久,也说要四个多小时。虽然等了那么久,不过吃了人生第一次马肉面,也算值了。司机到了说什么路断了改了路线,走绕了,又是遇到大雾各种原因,不过也无所谓了,只要安全到达乌鲁木齐就行。

一上车就开始晕了,忍着一路,到达乌鲁木齐也十二点了。清欢先到已经为大家安排了住的地方,大家放下行李还是觉定去聚聚,不过太晚了,晕了一路的车也没心情吃饭了,结果直到大家分别都没有痛快的吃个饭,算是一点遗憾吧!总体来说,进去8人,都顺利的出来了,大家配合得也特别的好,也算人生中难忘的一段旅途!期待以后再次相聚...

9:50出发~11:00乔愣格尔达坂~12:50石头桥~15:00农大林场--23:40乌鲁木齐

总结:此次背包重量(除食品,穿着)16kg左右, 食品计划3.5kg,实际6kg 左右,穿戴3kg
这次徒步前没做详细的计划,甚至没有认真研究攻略轨迹,没仔细研究出山后车子的安排,单纯的考虑去减重,却没有更新装备。只准备了很少的食物,pass掉了对讲机,一切低使用频率的装备全pass,之前想着休闲的走法,带了没用的Kindle和伞,虽然很轻,两个加起来500g左右,但也是重量。由于没有考虑河水的大小,准备了两根伞绳,锁扣和扁带,还带了个没必要的滑轮,加起来足足有一公斤,绳子算有效次数的话,只用了一次。不过虽然感觉没什么用,但背绳子并不后悔,万一有需要时没有那才是后悔!
由于是第一次超十天的线路,网上看过一些帖子,要么抛弃队友,要么是队伍走散。出发前也担心走得慢,怕被队友抛下,不敢背太重了,于是决定总重量控制在40斤以内,装备也不是轻量化,也不舍得更新装备,综合考虑,要减重只能在食物上下功夫,所以食物重量压缩到了极限(路餐: (压缩饼干*1、牛肉干、士力架*2)*12天1kg,辣酱0.5kg,早餐:粉丝*10天0.45kg,早晚餐:脱水蔬菜干0.35kg,蛋花汤30块0.25kg,脱水大米70g*12天 0.9kg)总重3.5kg左右
结果,9月21号到达呼图壁,和李伟一起打包装备,李伟竟然带了三盒打包餐盒装的卤牛肉还有一盒大蒜,虽没称重,感觉足足超过五斤,想了下自己也没带什么肉类,还是背上算了,最终重量还是超过40斤了!到哑巴家时,还在哑巴家买了四五块油饼,得以顺利走完全程。回想一下,食物确实准备少了,而且全程胃口也比较好,本来计划每顿一袋脱水大米加些蔬菜干或者蛋花汤,结果实际每顿基本都是两袋,另外还加了一些卤牛肉。李伟一块牛肉也没吃,全程也没什么胃口,就吃点粥之类的,到达小树林营地时,李伟在牧民那里买了点挂面,胃口才开始好起来。同时也把他带的脱水大米给我了,同时还吃了他不少路餐。卤牛肉记得是在小冰湖营地吃完的,也算坚持了一半路程了。后面哑巴家买了油饼之后,扔了几袋脱水大米,后面吃的就比较节约了,基本是脱水蔬菜,蛋花汤,加点大米和油饼一起煮的汤,说不出的名字,味道还行,就是比较清淡。整个狼塔前半段算是有荤吧,后半段就全素食了。
关于对讲机,如果能力相当,经常一起走线的熟人可以不带。如果网约或者不熟悉的一起走,真的很有必要,中途要少很多事,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前后能够沟通,也不至于前队过多的担心后队情况,全程能够沟通,也能清楚各自的位置,几点扎营在哪扎营,临时有什么变化方便沟通。 此次主要为了减重,pass掉对讲机提议,挺后悔的,一般对讲机也就300克左右,加上电能也不会超过1000克,如果减掉Kindle和雨伞带个对讲机也没什么影响。最好带能usb充电的,相信很多没带对讲的,都是介于电量问题,大部分对讲机都是不支持USB的。
AA约伴风险还是挺高的,如果全是陌生人,真的有运气成分,队伍是否团结非常重要,既然大家一起进山,也要一起出山,早一天出去不能证明你多牛,晚一天出去也不能说明你多弱,徒步只是单纯的玩,不要当成无谓的炫耀和比拼。走完狼塔,深切的体会到了网上很多撕逼的帖子,真的很容易发生那样的事,很庆幸一起进山的伙伴都安全顺利的出山......
( 本文作者 : firstyjy )

看见这么多帖子发现十一走的只有我们三人和路上遇到的四人队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20-1-12 21:19

上一篇:[巅峰之路]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热门图片
Copyright © 太原新闻在线 豫icp备13016772号-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