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太原新闻在线 > 当地新闻 >

藏域山河,成长之路_户外

发布时间:2020-01-23 23:28   来源: 作者:admin666

摄影师@芦荟

我是善友,格致探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我是一名户外领队兼户外摄影师。在春节将至之际,我终于完成了个人的第一个年度总结。(资深拖延症患者)其实更多的是回顾一下自己一年来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一起同行的朋友。

摄影师@林嵘

2019年,是我与朋友李科合伙创立“格致探游”的第二年,也是我全身心拥抱高原的一年,这一年里,我有170多天身在高原大地的峰谷湖川之间。经历过风雨雪雹,也遇见过雾霭虹光,拍摄过晨昏的日照金山,也记录过子夜的星辰银拱。2019年,是我摄影成长的一年,这离不开周围朋友的指点和鼓励,在此表示感谢(就不一一指名了)。

摄影师@林嵘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这一年里,行走最多的地方是川西高原,其中亚丁大转山走了5次,贡嘎周边走了8次,格聂走了3次。这些奇绝伟岸的山河之景,一直在我的脑海盘绕呼唤。虽然我出生在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却被高原的大山呼唤至此,做一位虔诚的朝圣者和卑微的记录者。

我的摄影器材:

尼康D810

尼康D750天文改机

大疆御2 Pro

腾龙15-30 F2.8

适马24-70 F2.8

尼康24-85 F2.8-4D

尼康70-200 F4

尼康50 F1.8D

本文首发与微信公众号“格致探游”,欢迎点击下方链接查看:

藏域山河,成长之路——善友的2019年终总结

(除非特别署名,所有照片均为本人拍摄,版权所有,严禁盗图)

01

2018年1月26日-2019年1月2日,

冬季亚丁+四姑娘山大峰攀登

岁末年初,是我们旅游从业者的淡季,几位杭州的老朋友趁机来四川耍耍,于是有了这一次川西跨年之旅。我们乘车到亚丁,遇见了海拔4500米的冰封五色海,也看到了海拔5025米的大峰峰顶的寒风中的日出。

元旦前夜,我与朋友的年度光绘。

2018年12月28日,我的妻子芦荟在亚丁,背景为仙乃日神山。

2018年12月28日,芦荟在亚丁,背景为夏诺多吉(左)和央迈勇(右),五色海(左)和牛奶海(右)。

2018年12月28日,航拍视角下的五色海蓝冰。

2019年1月2日,日出时分登顶四姑娘山大峰。

02

1月6日-1月13日,神山之镜·贡嘎

2月6日-2月11日,神山之镜·贡嘎

一二月份,是川西高原的冬季,也是一年里最寒冷的时候,但是干燥的气候和通透的晴空,使得这一个时间段成为观赏雪山和星空的绝佳机会,前提是你能耐得住这里呼啸的冷风和夜间零下二十度的低温。

1月12日,在黑石城守候贡嘎日落金山,抓拍一位自驾的朋友的背影,背景中最高峰为贡嘎。

1月12日,黑石城拍摄的贡嘎群山日照金山。

1月11日,雅哈垭口拍摄月光下的贡嘎群山,主峰附近恰好有荚状云,淡淡的冬季银河也耸立在主峰上空。

1月9日,冷噶错星空,冰封的湖面不能阻止我们的欢乐的心。

1月9日,冷噶错星空与光绘。

2月8日,子梅垭口日落时分。

2月7日,日落时分的斯丁措拍摄贡嘎群山。

2月10日凌晨,日出前的冷噶错银河。

2月10日凌晨,日出前的冷噶错银河,曙光初现,银河也变得暗淡。

03

4月4日-4月17日,西藏桃花+圣象天门

应朋友之约,我4月份带队前往西藏,去遇见雪域桃花和冬末的喜马拉雅。这次定制旅程从拉萨出发,途径林芝碧湖—巴松措,还有最美雪山南迦巴瓦坐镇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在索松村我们看到了盛开的雪域桃花,与高耸如云的巍峨雪山相依相守。然后,我们来到喜马拉雅中段的卓木拉日神山脚下的多情错,守望到雪山日出时分的壮丽风光。行程结束之后,我独自一人前往冰封的纳木错湖畔,记录下璀璨的银河与圣象天门的景色。

4月8日,航拍视角下的巴松措。

4月9日,索松村观景台拍摄南迦巴瓦峰日照金山,江畔桃花盛开,掩映藏居田园,分外美丽。

4月9日,在林芝的嘎拉桃花村,偶遇罕见的天象奇观—环地平弧。

4月12日,同行的女队友在卡若拉冰川留念,卡若拉冰川发源于海拔7206米的宁金抗沙峰南麓。

4月13日,我们凌晨出发,在多情错湖畔遇见美丽的烧霞,图中最高峰为卓木拉日神山,传说中是一位女神,与位于不丹的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是一对恋人。

4月14日,在纳木错湖畔的圣象天门,阴云密布的下午,本来让我心情低落,不曾想日落时分还会有回光返照,遇见美丽绚丽的云隙光。

4月15日凌晨,徒步1个多小时,终于从营地到达圣象天门处,只为记录4月璀璨的银河拱桥。

4月15日凌晨,明月西沉,银河逐渐显现。

4月15日凌晨,日出前的蓝调时分,银河已经毕竟暗淡。图中石孔为圣象天门。

4月15日清晨,初升的日光将念青唐古拉山主峰照耀成金黄色。

4月17日,从拉萨到成都的航拍上有幸拍摄到云海之上的南迦巴瓦和加拉白磊。

04

4月30日-5月7日,冰川探游

五一假期,我作为领队带队格致探游原创产品【冰川探游·贡嘎】的活动,与8位小伙伴同行,深入贡嘎山域的日乌且沟,踏足从海拔6116米的勒多曼因北坡渲泄而下的勒多曼因冰川,与这千万年的冰川零距离接触。

5月3日,位于日乌且沟内的两岔河营地与海拔5928米的小贡嘎峰。

5月4日,海拔4500米的勒多曼因冰川营地,薄云起伏的夜空,星辰璀璨,沟谷内的云海飘荡,安守一夜的宁谧。

5月5日,我们徒步走上勒多曼因冰川,图为队友们跨越冰河。

5月5日,队友们在勒多曼因冰川上徒步,冰川有小半段毕竟平缓而少冰裂缝,安全性较高。

5月6日,徒步在日乌且沟内,沿途的高山杜鹃花开的娇艳无比。

5月6日凌晨,璀璨的银河横亘在在勒多曼因峰上空。

05

5月11日-5月17日,格聂踩线

5月份,我与李科、杨洋同行,探索了格聂山区和央莫龙周边的区域,原本是打算走通这两座六千米雪山的轻装徒步路线,却因为道路不熟而中途折返,改为驾车走通了格聂南线的越野车路线,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5月12日,雨夜我们冒昧借宿这户藏民家里,他们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吗,都市里难得遭遇如此自然亲近的陌生人。

5月13日,重装徒步来到央莫龙雪山附近的亚莫措根湖露营,却发现冰封的湖面还停留在冬季,阴霾与降雪更让我们的旅程增加了险阻和未知风险。

5月15日,徒步探索格聂山区的肖扎湖,却因为不知路径而中途折返,图中最高的雪山即为海拔5807米的肖扎峰,肖扎湖位于图中的山谷之中,道路陡峭艰险,人迹罕至。

5月16日,我们在格聂之眼附近露营一晚,终于在清晨迎来了美丽的日照金山。格聂之眼在今年由于一起越野车碾压高山草甸事件而进入大众视野,已经成为格聂山区的必备打卡点。

5月16日, 航拍视角下的格聂之眼与格聂群山。

5月16日,日出后的格聂神山。

5月16日,日出后的喀麦隆峰,海拔5873米,是一座难以攀爬的技术性雪山。

5月16日,老冷古寺附近的野生岩羊。老冷古寺位于格聂雪山北侧山谷之中,已经有数百年历史,属于藏传佛教格鲁派。

5月16日,格聂南坡的宽阔河谷中,河流蜿蜒流淌。

5月16日,格聂南线的简易土路,路旁的岩石山峰如同两座巨塔。


06

5月19日-6月4日,喜马拉雅之北

本次西藏之行,原计划是心心念念的珠峰东坡徒步,却由于降雪封山,而无法顺利进山,在尝试希夏邦马徒步未果的情况下,只能退而求其次,改为了越野车+露营穿越喜马拉雅北坡,走一遍雪山冰川大道。本次行程从希夏邦马露营开始,途径卓奥友峰大本营、绒辖沟、定结宗措湖、牧村土林、曲登尼玛冰川、卓木拉日神山、冲巴雍错、普莫雍措、白马林措、介久措,在介久措守候库拉岗日晴天未果后,提前返回拉萨,又走了一趟纳木错湖畔的圣象天门。半个月的西藏极限探索,让我对喜马拉雅山域的雪峰冰川更加向往。

5月24日凌晨拍摄,我们在希夏邦马东坡的贡措湖畔宿营,此处海拔5200米,从附近的俄热村出发,需要徒步1天的时间。但是从这个视角看过去,希夏邦马峰并不突出,最具有欣赏价值的反而是希夏邦马峰东侧海拔7703米的摩拉门青峰,即上图中最高的尖峰。

5月24日凌晨拍摄,希夏邦马群峰在日出时分的日照金山,倒影在贡措湖内。

5月25日清晨,卓奥友大本营附近拍摄卓奥友峰,由于距离太近,海拔8201米的世界第六高峰反而被周围山峰遮掩,并不突出,只有当朝阳升起,才发现它是最早沐浴阳光的巨人。

5月25日清晨,壮阔的冰塔林在山谷间静卧。

5月25日清晨,海拔6666米的乔拉藏峰发育的悬冰川。

5月25日,朋曲流域的湿地遥望珠峰及洛子峰。

5月25日夜,我们在定结县宗措湖畔露营,拍摄下月初前的璀璨银河。

5月25日夜,宗措湖畔的银河拱桥(请横屏欣赏)。

5月27日凌晨,星空下的宗措湖和阿玛直米雪山。

5月27日,岗巴县的曲登尼玛冰川,不仅拥有极高的颜值,更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是驰名藏地的宗教圣地。

5月28日,清晨,从岗巴县城宾馆顶楼遥望世界第三高峰—海拔8586米的干城章嘉峰,干城章嘉位于不丹境内,在藏语中的意思是“雪中五宝”,这从它有五个峰顶而得来,并且其中四个峰顶的海拔在8400米以上。

5月28日,喜马拉雅中段壮观的雪山群以及河谷中遍地的牛羊。(请横屏欣赏)

5月28日,海拔7326米的卓木拉日,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它的面前。

5月28日,蒙达拉山口附近守候库拉岗日的日照金山。图中右侧山峰为海拔7538米的库拉岗日,左侧山峰为海拔7221米的卡热疆。

6月1日,夕阳西下,当西天的云层遮住太阳,云隙漏出的光却意外的照亮圣象天门。

6月2日凌晨,我在纳木错湖畔架好三脚架和相机,拍摄了几个小时的银河延时。其中一张抓拍到一颗璀璨的火流星。

6月2日,西藏最大的湖泊—色林错湖畔,偶遇一头未成年的岩羊,好奇的从悬崖另一侧探头看向我们。

07

6月5日-6月14日,亚丁大转山

从西藏返回成都之后,第二天就马不停蹄的转战亚丁大转山。亚丁大转山是格致探游经过多次踩线开发的商业产品,跟随当地藏民的足迹,环绕亚丁三神山一周,深入体验亚丁无人区的绝美风光。6月的亚丁,恰好是高原花期的开端,我们一路拍下数十种美丽的高原花草,更有广阔的杜鹃花海,堪称惊艳。

6月7日,队友与央迈勇神山合影。

6月7日,我们在海拔4700米的波拥措湖畔露营,我徒步来到附近的山坡,只为拍摄亚丁三神山同框的绝美,可惜当日三座雪山的主峰都被云层遮掩,未见真容。

6月8日夜,我们宿营在海拔4400米的察贡牛场,拍下璀璨的银河。

6月10日夜,我们宿营在央迈勇南坡的新果牛场,拍下月光下的雪山星空。

6月11日,亚丁大转山最危险的大滑坡路段,队友行走其间,背面的央迈勇显得峥嵘伟岸。

6月11日,沿途拍摄的花花草草之一—岩须。

6月11日,蛇湖与仙乃日神山。

6月12日,神山圣湖打卡点,图中可见夏诺多吉与央迈勇,五色海与牛奶海。

6月12日,卡斯牛棚附近拍摄央迈勇傍晚的日照金山。

6月13日,海拔4650米的松洛垭口,是当地藏民转山的必经之路,这里挂满了五色的经幡,以表达他们本心对神山的崇敬之情。

6月13日,松洛垭口附近盛开的高山杜鹃花与飘飞的经幡。

6月13日,森林中偶遇一只血雉。血雉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拥有十分美丽的羽毛,在西南高山地带偶尔遇见。

08

6月30日-7月7日,冰川探游+海螺沟

本次冰川探游,队友中有我的大学好友,却不幸赶上了7月初的雨季,中途折返,改去海螺沟冰川景区打卡。

7月2日,山间行走的马帮是我们必不可少的助力。

7月2日,7月的贡嘎山区繁花似锦。

7月2日,队友来到鲜花遍地的两岔河营地。

7月3日,建在溪谷之间的两岔河营地,有十多座当地藏民建造的简易石板房。

7月6日,海螺沟内打卡照

09

7月11日-7月19日,格聂踩线

为了走通格聂山区当地藏民的转山朝圣之路,我们在7月份安排了第二次格聂踩线。却遇到连日降雨,转山路上的石海在雨中变得湿滑难行。随后的晴空里,我们遇到了无边的花海,美不胜收。这也是我第一次高原自驾,虽然中间有些小波折,却是有惊无险。

7月15日,格聂山区河谷中遍布盛开的野花,图中蓝色为倒提壶。

7月16日,格聂南坡宽阔的河谷。

7月16日,航拍格聂南坡的宽阔河谷,河流蜿蜒流淌。

7月16日,格聂东坡的日出。

7月17日,格聂东坡日出时分的航拍。

7月17日,格聂南坡徒步途中,可以近距离观赏壮观的悬冰川。


10

7月20日-7月25日,漫行川西北

8月5日-8月9日,漫行川西北

两次漫行川西北,都是在老朋友海棠姐的协力下促成的。均为我本人带队,这条路线比较轻松,只有1天的徒步和1晚的露营。并且串连了毕棚沟的雪山森林,色达*佛*学院的宗教人文,还有莲宝叶则的奇峰秀湖。

7月22日,色达*佛*学*院天*葬*台,天*葬仪式即将举行,漫天飞舞的秃鹫以闻味而至。

7月22日,色达*佛*学*院天*葬*台的雕塑。

7月24日,我们在莲宝叶则景区内宿营的帐篷,清晨的雾气如丝巾飘荡在半山腰。

7月24日,莲宝叶则山区偶遇一株盛开的绿绒蒿。

7月24日,莲宝叶则山区徒步途中偶遇的一簇红叶绿绒蒿。

8月8日,途径青海年保玉则附近的高山牧场。

8月8日,莲宝叶则风景区内的白塔。

11

7月26日-8月4日,亚丁大转山

8月10日-8月20日,亚丁大转山

七八月份的两次亚丁大转山带队之旅,却遭遇了截然相反的天气,一次阴雨不断,一次却遇到难得的夏季连晴。

7月31日,夏诺多吉东坡的贡嘎扎则牛场,盛开的圆穗蓼和珠芽蓼。

8月2日,蛇湖湖畔盛开的野花。

8月2日,连日阴雨之后,央迈勇神山难得的露出了真容。

8月16日,晴空下,央迈勇南坡河谷绿草如茵。

8月17日,晴空下的仙乃日与央迈勇,队友行走在山间,渺小如蚂蚁。

8月18日,在海拔4650米的松多垭口附近抓拍到一只香鼬。

8月18日,队友在亚丁五色海留念,背景为夏诺多吉和五色海。

8月18日,队友行走在亚丁无人区,背后为仙乃日。

8月18日,队友行走在松多垭口,背景为仙乃日。

8月18日,队友行走在松多垭口,背后为央迈勇。

8月18日傍晚的日落时分,央迈勇神山的日照金山。

8月18日拍摄,难得一见的亚丁三神山同框视角(请横屏欣赏)。

12

9月4日-9月9日,观德结踩线

作为中国最美山峰的最有力竞争者,蜀山之王贡嘎深深吸引着我,我一直在寻找贡嘎周围比较好的观景点,贡嘎西坡的群山之间隐藏的观德结湖,尚未为人所知,我单身独行,在此露营2晚,拍下绝美的日落金山和星空。观德结湖海拔4550米,距离贡嘎主峰约37公里,相比冷噶错和里索海更远一些,从附近的兄罗村开始需要徒步10公里,其中前4公里可以骑摩托车。

9月6日,航拍视角下的观德结湖有3个湖泊,状如一副怒吼的面孔。

9月5日,观德结湖观赏日落时分的贡嘎雪山日照金山。

9月5日夜,观德结湖拍摄月光与星空下的贡嘎雪山,

9月7日,日出时分的贡嘎雪山,可以观赏到贡嘎南北主山脊,山形比较好。


13

9月27日-10月6日,国庆亚丁大转山

10月19日-10月30日,行摄亚丁大转山

10月份的两次亚丁大转山,国庆的彩林还不是很明显,到了10月底,漫山遍野的落叶林都变成了金黄色,美丽无比。10月底的活动,由于在徒步第3天下午遭遇降雪,为了安全起见,没有翻越垭口,而是原路折返。

10月1日,央迈勇日出时分的金山美景。

10月1日,队友奔跑在波拥措湖畔的山坡上,背景为央迈勇。

10月1日,队友中的一对夫妻并肩遥望神山央迈勇,这种牵手旅行的幸福,令人羡慕。

10月3日,队友在央迈勇南坡河谷内的留影,注意看山谷间如同蚂蚁的徒步者。

10月4日,央迈勇南坡的山谷雾气弥漫,一位藏族马帮在山坡上歇息。

10月4日,队友与众多的徒步者一起行走在山雾弥漫的野径。

10月4日,山高谷深,徒步者渺小的身影却不屈的在攀爬行走。

10月4日,蛇湖附近,一位徒步者升起无人机航拍,背景未央迈勇。

10月5日,亚丁景区内的秋色已经开始显露。

10月23日,航拍视角下的波拥措与亚丁三神山同框。

10月26日,雪后的彩林斑斓如画。

10月27日,察贡牛场露营,银河下的夏诺多吉。

10月28日,航拍视角下的夏诺多吉日出金山。

10月29日凌晨,我徒步到达海拔5100的山顶,拍摄星空下的亚丁三神山同框。

10月29日,日出时分的亚丁三神山同框。

10月29日,队友在央迈勇神山前留影。

10月29日,航拍视角下的亚丁景区,山谷中层林浸染,斑斓绚丽。

14

10月10日-10月18日,格聂+四姑娘山

10月中旬,我带队格聂转山徒步,却遭遇大雪,为了安全起见,徒步露营活动改为越野探险之旅。

10月12日,队友在格聂雪山观景台航拍,远处的天空中云层翻涌。

10月13日,格聂东坡的虎皮坝彩林尽染。

10月15日航拍格聂东坡的虎皮坝。

10月15日,守候格聂南坡的日落金山。

10月16日,航拍视角下的格聂之眼,日出时分,格聂被阳光映衬为金黄色。

10月16日,航拍视角下的格聂之眼。

10月16日,格聂的日月同辉。

10月17日,日落时分的四姑娘山,拍摄与经典打卡点—猫鼻梁。

15

11月8日-11月15日,神山之镜·贡嘎

11月22日-11月29日,神山之镜·贡嘎

12月27日-1月3日,神山之镜·贡嘎

11月和12月,我三次带队神山之镜·贡嘎,冬季虽然寒冷,但是却是欣赏贡嘎雪山的绝佳机会。

11月10日,在塔公的木雅金塔拍摄日月同辉。

11月13日,在里索海偶遇到难得一见的佛光和雾虹。

11月25日,在三嗯错附近再一次抓拍到高原小精灵—香鼬。

11月25日,三嗯错拍摄的贡嘎雪山日落

11月27日,里索海拍摄贡嘎群山的日落金山,上图为朗格曼因和达多曼因等山峰。

11月27日夜,星空下的里索海与贡嘎雪山,湖面如镜,连星光都显出清晰的倒影。

12月28日,下午的阳光照在华尖山的一道山梁上,与远处的田海子山相映成景。

12月28日夜,华尖山上,天文改机清晰的拍摄出猎户座星云的美丽弧线。

12月30日,三嗯错拍摄贡嘎的日落金山。

12月30日夜,天文改机捕捉到贡嘎上方绚丽的猎户座星云。

12月31日,在徒步从三嗯错到冷噶错的途中,我们遇见美丽的荚状云。云层如一对羽翼飘荡在贡嘎主山脊上空。

12月31日中午,冷噶错拍摄到奇特而壮观的荚状云。

2020年1月1日,里索海湖面早已冰封,纯净的天空几乎没有云彩,日落余晖将贡嘎映衬为金黄色。

2020年1月1日夜,弯月的光辉将里索海湖面照亮,而夜空中繁星点点。

2020年1月1日夜,冰封的里索海和星空下的贡嘎雪山。

2020年1月2日,黑石城拍摄日落时分的贡嘎,却被雅拉雪山夺去了镜头。

至此,

我的全年流水账终于写完交差。

不知不觉间,

选取了一百多张照片。

人总是贪心不足,

这也说明了我的摄影水平,

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新的一年,

新的开始,

很多念头在蠢蠢欲动,

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

我再回看这些照片,

会发现其中的不足。

冬寒将毕,

砥砺前行。

Ending


摄影师@康龙气体朱哥

真漂亮,只想知道多背相机那套装备重不重?O(∩_∩)O哈哈~

发表于:2020-1-22 14:59

上一篇:攀登雀儿山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热门图片
Copyright © 太原新闻在线 豫icp备13016772号-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