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太原新闻在线 > 当地新闻 >

狼塔c+v穿越_户外

发布时间:2020-01-26 23:22   来源: 作者:admin666
作者:coffee1204   16161人关注 2019-10-22 11:03

刚入户外便有大神在耳边吹风,说什么狼塔鳌太都是国内最顶尖的路线之类的巴拉巴拉的,当然之后随着对户外徒步的了解,对此说法也就呵呵了。哪有什么最啊,只是也不敢轻视任何要走的任何一条路线而已
人物介绍,第一排左为三太子,右边是我。第二排左为无风,右边是小七,最后的是疏桐
疏桐 骑行爱好者,第一次认识他,出发前我大概问了一下,就他本人而言说体能没问题。
21号晚饭后,我曾检查过他的装备,让我滴汗的是,这家伙真是没什么经验啊,甚至只带了一根登山杖,我让他明早去大自在那里买一根吧,千万别小看了狼塔cv啊,不过后来事实证明是我小看了他,这人简直是个牲口啊,后来就是只用一根登山杖还是弯的,走完了cv。
小七 帅气且装逼范十足的家伙。很明显完全不需要那么多装备的路线,却带上了他所有的始祖鸟的衣物,什么硬壳,软壳,羽绒服,棉服等等。搞得像大卖场似的,是要走秀吗,兄弟。
我 体能还算不错,装备经大师指点后在狼塔之前更新了一波,事实证明大师就是大师,本次初试轻量化装备相当满意,当然还需略微改进,后续再提装备
无风 马拉松,越野玩家,某俱乐部领队。只是大哥,你跑马的时候那么快,是瞧不上走路还是咋滴,你这一天天的都在磨蹭啥呀。不过大哥还是你最稳,五人里只有你一个没湿鞋的。那个吊的不行的小七,各种标榜自己平衡能力多好多好的,哈哈,咕隆咚掉河里啦。吓得我立马换鞋
三太子 我们的厨子,华南区顶级酒店行政总厨,本次狼塔穿越除了大米,其他一应食品俱由他一入准备,真是辛苦你了。我对你的评价只有~兄弟头铁啊!不管是第二天的柴火炉事件还是后面的滑坠事件,哈哈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D1
9.22号6.40分左右,我们一行人摸着黑上了吴老板的车,车是早来了的,吴老板说昨晚给人送机 凌晨送完就没回呼图壁就直接来我们这,便在车内休息下了。路上过了个不知道什么的检查站,反正无所谓就是给人看看身份证之类的琐事罢了。之后约摸着大概9点半就到了呼图壁,大自在还在吃着类似韭菜盒子之类的早餐,但所需办理的手续甚是麻烦,又要消费记录又要登记各种身份证和复印件啥的。无关紧要的事就不叙述了,12.40分吴老板将我们一行人送至白杨沟大水罐处,正式开始开启了我们的狼塔徒步旅行
啥也别说了,先秀一波
D1 初入狼塔
进山的路颇为好走,速度挺快,只是今天的包有些重,主要因为队伍里有个厨子,我们带了太多太多的好吃的东西了,甚至今天在狼塔户外那里买气罐时,厨子又去买了15个鸡蛋,现在那鸡蛋惹的其他队伍眼红的很
保护好鸡蛋是我唯一要做的任务,白天有多讨厌,晚上就有多喜欢,这就是别人说的有多爱就有多恨吧
颜色看上去特别正点是不是,这香味在三太子的帐篷里各种弥漫,哦,三太子就是我们的厨子,他的帐篷是我们这次行程的厨房和餐厅,值得提一句,新版青城2很不错,199的升级版,空间特别大
第一天就要过河,矫情的还不敢下水,有个牧民带着????慵懒的等在对面,大概是在等生意的吧。只不过今天是没有人会用马了,所有人换鞋淌水了,那水确实冰,名不虚传啊
远眺雪山,满眼都是美景。可惜这里的不知是蜂还是蚁之类的昆虫不太欢迎我,在此处过后不远处就狠狠的在我脚腕处咬了我一口,疼的我连路都不太会走了
奔跑的马群
此处春秋分明,来自魔都的我觉得奇特的很
进山太晚,又背的太重了些,今天没有到达原先想去的营地,算了,吃饭吧,还是让牛肉来安慰我受伤的脚腕
厨子~三太子,笑起来特可爱,好像是95后
刚才是红烧牛肉,这里又换成咖喱牛肉土豆了,咖喱很好吃
三太子竟然是带了乌冬面呢,算了拌在汤里好吃的紧哦
捡了些牛粪马粪,柴木之类的相当少。泡脚的时间到了,舒服啊。不能浪费了柴火炉啊
等待水开的过程比较漫长
早餐是三太子自配的八宝粥,里面似乎有核桃,赤豆之类的吧,反正吃的急了,也不知道到底有啥了,反正就是一个字~好吃
这照片能看的清晰些了,南瓜籽,红薯干,核桃仁
D2 白杨沟达阪
我们吃这么好,所以毋庸置疑,跟昨天一样又是最后出发的队伍,貌似出发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吧。
今天多为石头路,三太子貌似有点不太适应这种路况,速度不似昨天那般的快了。白杨沟前修整一下,顺便来个集体照
水面倒影也还算好看
不过更重要的是,水特别干净,几乎所有队伍都在此对水源进行了补给,这水是白杨沟达阪的雪所化而成。但最大的问题来了,我们只是当场喝够了水,缺没有给水壶里灌满,给后面的行程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回望脚印,魔都几乎不下雪,踩着雪让我有点小兴奋,像个孩子一样的高兴,白杨沟达阪也叫劝退达阪,确实是有点强度的,不过嘿嘿,想难住我那是不可能的
凭着p30Pro的变焦,远远的给小冰湖来了张美美的全身照,只不过温度还是高了,小冰湖并未全部结冰,有点名不副实啊
一个小时登顶,山顶风大,也冷的很,等来了队友打个小伞装13
一路登顶时,已经断水了,靠着吃雪登顶,而最大的问题在于翻过达阪后除了流沙坡再没有雪了,更不要说溪流之类的了。
难受的三小时断水路开始了,一路往下走滑的很,各种姿势的摔,好在没人看见吧。只是可惜的是不知道在哪一跤时,把我的蓝牙自拍杆还带三脚架功能呢弄丢了,同时丢的还有我的索斯的一个骑行水壶
今天累得慌,一来断水后体力下降比较快,二来三小时流沙坡下降确实特难走。实际上去蒙古包营地是可以有捷径可以走的,可我走在第一个没有在原本该往下的捷径处没有走,还是按照原轨迹走的,但后面的队伍就比较幸福了,他们看到营地上我搭的帐篷后直接就下来了,最少比我要少走一个小时呢。
我大概是6点到的营地,而我们五人队中除了三太子之外基本都差不多到达。
等了很久才等来了三太子,好像听到三太子喊我时已经8:30左右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有点慌乱了,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呢,想想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危险的路段啊,反正听到他喊我时,不管那时候多累,穿着朔溪鞋就一路跑着往上去接他,我当时觉得他应该是很累了,而后来是发现他其实是对这样的流沙坡很不适应,有些不敢下脚而已。
由于带的红烧牛肉和咖喱牛肉比较多,所以今天的晚餐和昨日的一样,加了带的胡萝卜吃,最可惜的三太子从深圳带来的牛腱子肉发臭了,被我丢掉了,可惜啊。
这营地的老头有些难沟通,今晚三太子吃罢了晚饭后就去给那老头送了些坚果和其他零食。出于礼尚往来从老头那拿了些木柴来,柴火炉重新生火开始烧水,只是快烧开时,那老头冲了过来一脚踢翻了咱们的水壶,烫的我哇哇叫,真是粗鲁的很,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甚至还把柴火炉丢了出去,好多火星都触碰到我的帐篷了,心急的我都忘了脚上的烫,对着帐篷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确定没有被烫坏为止,心里已经一万只曹尼玛了。表演下静星的风吟者,质量不错哦。此时的三太子跟老头吵了几句后展现了头铁的特征了,今晚这柴火炉就是用定了,这家伙竟然放在帐篷里用柴火炉,哈哈,真是个奇葩
D3 惊魂滑坠三太子
今天蒙古包营地出发后反复过河十余次,冰凉刺骨啊
兄弟,拍的这么秀,你可知道稍后便要惊魂一刻了吗,你可知道死死的揪着枯草不放,拼着命喊着我的名字时,方不方啊
此处往上不多路,到顶右拐有个转角处,路极差且是流沙坡,滑而陡。我也是抓着崖边的石头角,小心翼翼的挪将过去。而当时三太子在队伍的最后面,我排在第四的位置和三太子直接约摸有几分钟的差距吧,等我过去后转头看了下过来的路,这时三太子刚登顶。看到他我也就放心了,当时也没想到这家伙会掉下去。此处是空中栈道后续的一段下坡路,这地方的路都特别滑,走的听辛苦,一路下到底看到有其他队伍在河边树林营地修整,看到我们的队友也是在此休息。我也顺便坐下吃了点东西边吃边等三太子,可是左等右等这家伙就是不来啊,慢慢整个营地就只剩下我们四人。空气都开始变得凝结了,特别是无风提了一句说在那个坡度后曾看到过一阵灰尘扬起过,心慌啊,具体商议后,他们三人回头去寻他,而我等在原地,让我生火烧水,且等通知是否需要用海聊呼叫救援
15分钟后听到小七呼喊说找到了,可就是没看到三太子,可谁曾想三太子那家伙根本就不在上面,而是在我南侧的河道里淌着水过来了。天呐这家伙怎么是从这地方过来的,我们几人等不到人还觉得这家伙应该是不敢过来,所以全路返回后有可能从河道过来。而实际上等他过来后才知道,他那是走了捷径啊,直接从悬崖边一路滑坠到底的,当时滑坠时,抓住了两把枯草,因背包太沉,所以解开腰带后任由背包滑了下去,而自己则呼救不成后翻过身了,劲量贴着流沙坡一路也滑了下去。装备损失了不少,所幸人倒是没事,仅有一点点的擦伤
背包撕裂后用叉子和尼龙绳临时缝了一下,勉强可以用
一起损失的装备,有他的单反相机,一根登山杖,一包地钉,背包的铝杆也被摔坏,还有部分食品和路粮还有煎锅也变成了贝壳。硬壳也破了个洞,好惨呐,不过至少万幸的就是他本人无事,我告诉他这是他的老祖宗保佑啊,损失点装备都是小事。
听完他的叙述,我便和他说让他回去吧 下撤也需要勇气,你不敢走流沙坡,而这才两天 后面的路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更重要的是装备也是各种损坏或丢失。后续的路还怎么走啊,性命更重要的,他当时虽然不舍,却也同意我的话。当天我们也决定不走了,就在此处修整一天
既然是河边树林,那就不缺木柴了,柴火炉开始发挥巨大作用了,所有人洗头洗澡洗脚,洗了个遍
风吟实际上还是很不错的,比较适合单人使用,空间也不错,只是小团队的时候和三太子的双a塔就相形见绌
枝头挂满了内裤袜子,想想有点好笑
新疆很干燥,这种小裤头两小时就干了
三太子明天就要分道扬镳了,而我们没有了厨子,所以决定把后面不会做的菜今天全部吃掉,并且巧合的是今天还是疏桐的生日。四菜一汤?白米饭真是个不错的日子
D4 库拉阿特疼达阪 三太子夜袭
今天要和三太子分开了,有点难受。三脚架弄丢了,拍个照片好麻烦
8:30我们开始启程了,刚没走几步,三太子又追了出来,挥手告别,搞得我眼眶湿了。我告诉他也早些走,出去了给我海聊发个信息来。心情沉重各自分开
走没多久,就要过河。要问是过河舒服还是翻达阪舒服,哎,我太难了。我只是觉得过河时我觉得达阪舒服些,而翻达阪时又觉得过河好像也不错
当时觉得此处水急且深,看来当时的我还得比较小看狼塔的台河,此处有索道,如果带了绳子,扁带和主锁的话,除了第一个过河的人之外,其他人是可以直接索道过的
过完河有个类似冢或玛尼堆的东西
此处风景独好,是我特别喜欢的那种类型
下午1点左右到达一棵树营地,稍作休息后,直接开始翻哭了没人疼达阪,这山头较之白杨沟达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路向上,乱石挡道,歇了数次,相当消耗体力,到底废了多少时间已经忘却,估计2-3小时是有的
上升过程,看到羊碎骨,不知道是摔得还是被吃的
哭了没人疼达阪登顶,风大,速下
发现丢弃的食物一包,有猪肉铺,月饼,奶粉,饼干,山之屋。我捡走了猪肉铺,山之屋和月饼。在此之前其实还有一包,内有饼干奶粉和充电宝,队友无风捡走了饼干和充电宝。
功德林月饼味道还不错
狼塔的流沙坡对我造成的影响还是极大的。
大概5点多时,天空下起了雨。我没有换衣服,穿了BD的黎明巡逻,防泼水效果很好,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是第一次拿出来穿。小七则是换好了一整套,硬壳冲锋衣裤不用说了,甚至还翻出了防水的始祖鸟手套。嗯,对,换好了雨就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很累,已经走了28km了,大家都很累,离营地还挺远,6.30左右吧我一个人在前面找了相对平坦些的能避风的地方扎了营。
今天吃香辣牛肉酱拌饭,对,贼好吃。还是出于三太子的手艺。吃完饭反应堆烧水泡泡脚,一身的疲劳瞬间消了一大半。一切安顿好,已经快9.30了,睡觉吧,好累。。。
迷糊间似乎听到有人声,不确定,再听,确定有人再喊,问小七,确定有人喊,拉开门帘,往外一看有头灯在山上照下来,我也拿出我的头灯呼应。我问这个时候怎么还有人过来,这人今天得走多少路啊,我们都走了那么多了。小七说了句不会是三太子吧,我滴汗了。
真的滴汗了,那人走近了,我终于听清了,那人喊的就是我的名字,那家伙果然是三太子。
卧槽,头铁的家伙来了,拄着一根拐杖就这么来了。连忙起来,烧水。。。拿了包山屋,那是我的备用粮,给他高压锅烧饭是来不及了,肯定是饿了,我直接给他喂狗粮吧,哈哈,不过他说好好吃,没几下就被他扒拉完了。又烧了水给他泡脚,每人给了他两根地钉,让他先把帐篷支起来,问了咋回事啊。他答自己做河边想了好久,想想返回还得走那个滑坠的地方,万一再掉下去咋办啊,哈哈,其实我知道的,他是不甘心返回,所以一个人跟了上来,当然一路也是相当艰辛,手机也遇水关机了,靠着手表才跟来的。
既然如此,既来之则安之。都跟上来了,那就一起走完吧,什么都不管了。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D5 狼塔餐厅追上前队
继续下流沙坡,一小时左右到狼塔餐厅营地。远远的看见前方有人,看来我们耽搁掉的一天已经追上了,今天反反复复的过河不下20来次。其实早忘了过了多少次,反正双脚由一开始的冰冷刺骨,到浑身发抖,再到后面的麻木。遇上了牧民,问了一下他的狗跟着前面的驴友跑了,哈哈。
狼塔餐厅,可乐20一瓶,可惜老板不在,因为追狗子去了,哈哈
今天除了陕西那支队伍之外追上了其他所有人,原本我计划和昨天一样还是赶两天的路,翻过蒙达阪和哈达阪的。不过今天小七的状态比昨天更差了,听别人说翻蒙达阪要6小时,吓得说什么也不肯。没办法才下午三点只能在蒙达阪脚下小冰湖扎营了,不过为什么也把此处叫成小冰湖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是根本没看到什么湖。满眼的碎石头好在有前人扎帐篷的痕迹,倒也算方便,只是狂风四起,给我们搭帐篷增添了不少的麻烦 甚至还把无风的三峰征途的帐杆吹弯了,这种时候我的金字塔是相当的稳当,嘿嘿。
5个人吃满满一大锅香肠焖饭,我问是牛肉酱拌饭好吃还是香肠焖饭更好吃呢。5个人面面相觑,我自答,我太难了。。。。哈哈哈哈真的好香。
不过今天的问题比这个要严重多了,我太小看我们的胃口了,大米带少了,晚饭吃完后,大米所剩不多了,商量下来决定,明早吃压缩饼干,剩下的大米还能吃一顿晚饭,要是哑巴家可以买到大米的话,就买点,要没的话再吃一顿就把高压锅送哑巴得了
D6 蒙达阪,哈达阪
最为最慢的几个人,我们算是有严重拖延症的了。吃罢了压缩饼干后,我们又是最晚拔营的队伍了,9.40分左右出发了。
蒙达阪除了有点雪之外也不过如此,难度不大,约摸一个小时我就到顶了。当然也是因为本人爬高能力相对比较出众,虽然是最后出发的人,但登顶还是必须是咱啊
小七今天倒没昨日那么蔫了,跟疏桐一起紧随其后也登了顶。
蒙达阪过后,基本都是下降及横切,毫无难点,包括之后的哈达阪也如此。连过两个达阪之后,一路下降到达牧民房。这时小七开始叫了,早知道只要四个小时就可以过蒙达阪的话,昨天早就过了并且开始责怪我为什么不坚持要翻呢,我无语了,滴汗。哈哈这家伙一日三变,早上豪情万丈,下午叫嚣扎营,晚上哑巴家要下撤,天天如此。。。今天就要到哑巴家了,到了地方看我怎么劝你下撤
下到底之后,无风的裤头着实秀了一把
哈达阪的流沙坡很好走
快到哑巴家前的1.5km河道,果真让我们叫苦连天,我说了我们绕一下,别走河道,水太冰了,那几个家伙觉得爬坡太苦就是不肯,只得淌水,哎,哭了两条腿啊。1.5km啊,那个抖成筛子一样的身体,总之别提多惨了。
下午四点左右,到了哑巴家,哑巴好是热情。羊肉每人100管饱,配上一盆蔬菜和米饭。当然不喜欢米饭也可以换成面条。可乐和啤酒都是10块一瓶,比狼塔餐厅那便宜,不过此处车子可以开进来,而狼塔餐厅只能靠马驮,倒也可以理解。早餐每人20,我们选择了面条,主要是因为连日来每天早上吃粥,想着换个口味,其次队伍里三太子是陕西人,疏桐是河北人都喜面食,跟着我们天天吃粥还是苦了他们两位。第二天的面条还是很不错的,因为当天没吃完的羊肉,也被三太子切成丝一起让哑巴老婆给煮了
看了这手艺,哑巴老婆表示后悔自己的女儿嫁早了,要是再早些来就要收了三太子做女婿。我们顺便打听了一下,哑巴有4000头牦牛,马羊之类的也是有一些的,嘿嘿。
进狼塔好多天了,刚吃晚饭时外面下了雨,不多大时间也不长但这足够让草地都湿漉漉的。今晚的帐篷里全是冷凝水,这是整个行程里仅有的两次。今夜里没睡好,一来特别冷好像降温了,二来哑巴家的狗不知道看见了啥半夜里跑来跑去的还狂吠
下了雨后星空倒是格外的清晰了,只是技术太烂不太会拍,捣鼓了许久也只是拍成这个模样,实在有辱p30Pro的威名
D7 乌兰和夏热达阪
今天倒是我们第一了,实际上也已经是9.30多了。因为下雨之后帐篷全是冷凝水,而我们起的早,所以早早地就把帐篷收了之后挂在哑巴家的房里哄着。他们家里有炉子,烧的牛粪,屋子里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昨夜商量了一下,我说要3天走出去,无风表示要5天。我的理由是路粮不多了,哦,对了,哑巴家有大米卖而且很便宜,2.5元1kg,我们后来商量下来是4天出狼塔v线,所以买了3kg大米,三太子又跟哑巴买了点馕,那馕其实是他们家自己吃剩下的半个而已
哑巴家出来一副高山草原的样子就尽收眼底,看了此处哪里还能瞧得上武功山啊。那简直就是个小山包啊。
不多久就要上乌拉布图达阪,不过很简单,没多少爬升且还有条车道,顺着车道走是很好走的,但我当时并不知道。走在坑坑洼洼的沼泽地里还是有点痛苦的。
估计是刚过11点的样子,过了乌拉达阪都,我们都把帐篷睡袋拿了出来,昨夜实在太潮湿了,虽然在哑巴家哄了一会儿,毕竟还是很潮湿的。吃点路粮也顺便晒晒装备啥的,1小时不到的样子,基本装备都干了重新上路,当然随后的夏热达阪的强度还不如乌拉呢,不过三太子可爱的新疆口音为他争取到了一个馕。问了他,他说老家是甘肃的,其实老家口音原本就这样
过了夏热达阪之后就是鸡爪岔营地,我和疏桐先到就在此地等后面的队友,但没想到的是竟然是其他队伍的人比我的队友先到。很诧异不可能啊,他们这几天来,我观察了他们的行走速度不快的,不可能比我们晚出发还能追上我们。问了来人得知原来是送三太子馕的那个牧民开车送他们过来的,代价是每人100。
等来了队友一起修整了30分钟左右,也收到了来自上海穿越者俱乐部的小姐姐(好像叫格瑞斯不知道是不是正确,我也只是看到他们挂在哑巴家的队旗上发现的这个偏女性化的名字而已)赠送的芥末味花生,在路粮紧缺的我看来实在是雪中送碳啊
重新上路又要过河,此处给小七的平衡性上了一课,哈哈,就在我边上咕隆咚的掉了下去整个人都泡在水里,原本我也打算跟他一样,踩着圆不溜秋的石头过河呢,一看他摔了下去,,吓得我赶忙走回岸边乖乖换鞋。
一切收拾妥当后,小七也没心情继续赶路了。不过据他自己说“我拿了姨妈巾就是准备湿的”。没得办法,往前走了半个小时后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就扎营了
D8 乌拉布图达阪
9点刚出头就拔营了,今天上午的路还是很不错的,只是早上的时候要反复过河。在经过某牧民房时,人家还远远的打了招呼,并送了我们大概一斤左右的米和两根胡萝卜。胡萝卜是当场就吃了,因为路粮不够所以想问他买,只是牧民说他不卖,因为馕也是他们要吃的,粮食都是按日子配给的,因为不通公路的原因只能靠马驮。问了他说离绿湖还有多远,答还有5km,其实不问也是知道的,轨迹上可以看得到。我和疏桐去牧民房过河时也湿了鞋,倒霉。
到v线开始越来越累了,拍照的兴情也是越来越低落,我们今天的任务是要翻掉乌拉布图达阪的,这个作为狼塔海拔最高的达阪(海拔4000)对于当前我们这支疲惫不堪的队伍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
到达绿湖前有很长一段沼泽草地要走,高一脚浅一脚的甚是泥泞,走起来很难受。集体照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我们都很疲惫了,其实大家想在绿湖扎营的,从今天早上出发地算起,到绿湖时已经走了20km了。可想想今天不过这个达阪,那明天就过不了天格尔,后天就出不去啊,那样的话,不光是路粮,连正餐都要不够了
绿湖上面还有一个小湖,很小也不太显眼,原本是看不到的,因为我带错了道才发现的,哈哈,这里很对不起我的队友们。原本有专门的马道可以走,我偏偏带错了路,走了爬5步滑3步的流沙坡,真是累死个人嘞
天气不太好,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绿湖的观赏度。回望绿湖,此生不再相见了。
其实本来也不至于走错路的,一开始确实没注意看轨迹,而是沿着很明显路迹走了上去,可爬着爬着发现偏离了轨迹,可那是离原轨迹有些远了。而看了轨迹似乎硬切的话可以直接回到轨迹上,想着又有路迹就上吧。但回想此事真的是苦逼的选择,爬了有一个多小时,中途停下来还吃了士力架和猛灌了好几大口水,这是自进狼塔以来从未有过的,翻达阪过程中停下补给的。
最后竟然我还要保持爬30步就要停下休息10s的规律才一直翻到了顶,上去一看傻眼了,直接翻过去是走不过去的,还是必须往左切才可以。没得办法我还是得先下去通知一下队友,不然他们也会按着我的方向一路上到顶的,那样的话他们估计得打死我啊。往下后又得往上翻,哎,好惨。切达阪时雪厚的很,一脚能到膝盖的那种,也顾不得那么多,硬着头皮就是干。翻过这些最难的部分,坐下休息了5分钟本打算等队友,可山顶风大冷的很,穿上软壳还是抵不住这低温,先往下走起来吧。打算不按z字形的路迹来走,因为坡度也算陡,想着可以直接下的话能省不少体力呢,但流沙坡还是给我教育了一下子,脚下一个趔趄,瞬间滑出10来米,屁股蛋摔得生疼。下到山脚下找了个避风口躲了起来,在此等队友。的空隙里,我已经开始烧饭了,哈哈。
天空飘起了雪花,队友陆续也到了。商量后决定,我和疏桐先走一步,要是天黑前到不了指定营地就让我随便找一个地方扎营,反正今天尽量多走些。一路无话,原打算去牧民房后的五星营地的,可一来实在是累了,二来天也快黑了,已经将就8点了。离原计划营地还有不到两km处扎了营,此处风景还是不错的,还有一颗倒在路边的枯树,哈哈,这树今晚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可燃源。给各家报了下平安,搭好帐篷后,他们也到了。在他们搭帐篷的间隙我开始烧饭了,吃了晚饭。
柴火炉搞起来,舒舒服服的洗了一把,从头到脚的洗漱一遍,舒坦
D9 天格尔达阪
今天上午的路不算好走,既要反复过河又要穿梭于枝枝叉叉之间,且昨日下了雪羊道也是泥泞难行。
疏桐的体能看来是用不尽的,中午时分时开始走废弃金矿路,这路是可以开车的,平整略有小坡,路极好走,但问题在于路长,就算好走也感觉总是走不到尽头一样。
天格尔脚下牧场,有只小奶牛可爱的很,好萌。到达此处时已经走了22km了,哎,v线路虽好走,可一天天的走太多了,也是架不住的
天格尔达阪,我记住这个名字了,虽说昨天的乌兰达阪很让人吃力,可跟今天的天格尔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到这里时还以为是已经到顶了,可一看手机才发现连一半都还没到,不过是个垭口而已。
穿上冲锋衣,风实在是太大了,还有点起雾,潮湿刺骨的寒冷,分分钟刺激着我的神经
经过2h15m后成功登顶,这是自打进狼塔开始,所有达阪翻越时间最长的一个。
感谢疏桐给拍的登顶照
给疏桐回敬一张,很完美哦
下山的路更难走了,翻过达阪就开始下雪了,雪还不小随着时间的推移,路迹看不到了,全被雪覆盖掉了。
雪和雾气逐渐大了,还夹杂着一点雨。连我的镜片也结了层薄冰,视线受阻相当严重,清晰可视范围不足15米。
手套湿了,速干裤也湿了,冷啊。
手套摘起来麻烦,摘下来手裸露在外更冷,所以频繁掏手机看轨迹就变得麻烦。总是一不小心就走过头了,反复走错两次后发现三太子他们跟了上来。这下就好了,三太子的佳明飞6这个时候起了很大作用了。不必摘手套就可以很好的观察轨迹,所有人跟着三太子前行,虽慢了点,可比刚才我那样的无头苍蝇似的好太多了。
走了些许时间发现了迷糊的脚印,似乎时间不太长之前就走过还找到登山杖拖行的痕迹 只是不太明白的是怎么只有一个人的脚印,按推理,22号进山的队伍里包括我们在内一共有四支队伍,除了陕西队在我们前面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被我们超越了。可陕西队可是有8个人的啊,不管了先寻着脚印走起来吧,这倒是比看手表寻路要方便多了。
商量后,我们决定和昨天一样,我和疏桐先走一步去找营地,今天比昨天更晚。
我几乎开始小跑起来了,不过分分钟这下了雨夹雪的泥路给我上了一课,顾不得这许多,迅速起身继续赶路。
临近8.45分左右,我终于模模糊糊看到对面似乎有块平地,我让疏桐等在原地,并打开头灯,等待后队,我怕两个人要一起过去,后面的人会错过我这里。
中间隔着河,摸着石头过河后,看着对面看起来相当平整的地,这时一看,呵呵,算了吧,斜就斜总比没有好,天已经全黑了,迅速搭帐篷报平安。家里人已经很着急了,进狼塔开始,从没有过这么晚过。
今天还要联系司机,给司机也发了一条信息,不太放心让老婆给司机打个电话,要求司机第二天三点来接,并带上大瓶可乐和5个馕。这两天着实饿的慌,白天几乎都不怎么吃路粮了。把最后一包香肠焖饭了,今天早上的干贝也煮粥吃了,还剩一包鲍鱼干,打算明早煮粥吃掉后就再没有食物了。
D10 乔达阪
昨晚太黑了,没给我们的营地拍照,早上起来疏桐补了一张,今天终于要出山了,心情激动的很。昨夜冷的很,几乎都没睡,空气潮湿整个睡袋也是湿湿的,没有保暖能力了。死扛到5点左右,实在挨不住了 起来到三太子帐篷里取了高压锅和反应堆。反应堆烧水还是很快的,躲帐篷里烧了热水喝了,身体也开始热乎起来了。气罐也用不掉,那就用反应堆在帐篷里当个取暖器,哈哈,早知道这样,昨晚就该去拿反应堆的
9.30左右,走着走着怎么闻到烟味儿了,什么人在附近烧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哈哈,原来是陕西队的8人。终于作为22号一起进山的队伍,我已经成功追上所有人了。过去一打听昨天脚印的事情,豁然开朗,原来是他们中有一人因为脚受伤,所以走的慢,大概在我们之前两到三小时前走过。庆幸这个受伤的汉子,要没有脚印的话,我们绝对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扎营。今天的路基本没啥说头,乔达阪难度也是很小的,爬升也不过100米不到而已
疏桐给他的迪卡侬背包和弯杖在乔达阪上留个念
下了桥达阪开始人类活动的痕迹是越来越明显了,各种木桥啥的很多,已经完全不用换鞋过河了。
看到这石桥时,我就知道了,离出山很近了,因为这水泥柱可是现代产物。
只是最后出山前我和疏桐还是过了一次河,但实际上可以不过的,因为在此之前1km处走吊桥可以切到河右边的。只是当时自己贪图左侧大路路好走啊,哈哈哈。又要付出代价了,这最后的一次过河,水量和深度确是狼塔进山来最大的。过之前疏桐还劝我不要过河,有点担心。
过了河离林场还有三km,这3km走的我心情极差,特别是看到来接陕西队的车等在河对面的时候,心情更差了。我们的车为什么还没来呢,我擦,走吧,继续走吧。
下午3点不到,到达林场,可依然看不到我们的司机,心情暴躁到了极点。打电话给司机,mmp打不通,先给家里打电话吧,报平安。穿上羽绒服和软壳,身上好冷好冷。等到约摸3.30我们的司机才姗姗来迟,哼????。
小七倒是机灵,出来的路上遇上当地居民的摩托车,求人带他直接出来了,哈哈,遇上就带上他,车子一路开进林场,接上苦逼的三太子和无风。哈哈哈哈哈,狼塔cv穿越成功,扣除三太子惊魂的一天,实际总共9天完成。
实在饿得慌,每人一个那么大的馕,分分钟就给消灭了。
黄色部分是穿在身上的,这里扣除该部分装备后就是装备重量了,清单里忘记写nh的马扎227克和双喜高压锅大概1.1kg左右,还有保温杯和水瓶,加起来应该也有1斤左右吧,总之装备重量在10kg左右。
关于静星风吟确实没的说,的确是个好帐篷,重量和空间都还算不错,但我依然还是回来之后立马就换了它,原因是我想要个更大空间。主要眼红三太子的青城2,只不过我换了静星的听雨,原因是登山杖不影响睡眠区,只是空间比起青城还是略小了一点点


( 本文作者 : coffee1204 )
快到哑巴家前的1.5km河道,果真让我们叫苦连天,我说了我们绕一下,别走河道,水太冰了,那几个家伙觉得爬坡太苦就是不肯,只得淌水,哎,哭了两条腿啊。1.5km啊,那个抖成筛子一样的身体,总之别提多惨了。
下午四点左右,到了哑巴家,哑巴好是热情。羊肉每人100管饱,配上一盆蔬菜和米饭。当然不喜欢米饭也可以换成面条。可乐和啤酒都是10块一瓶,比狼塔餐厅那便宜,不过此处车子可以开进来,而狼塔餐厅只能靠马驮,倒也可以理解。早餐每人20,我们选择了面条,主要是因为连日来每天早上吃粥,想着换个口味,其次队伍里三太子是陕西人,疏桐是河北人都喜面食,跟着我们天天吃粥还是苦了他们两位。第二天的面条还是很不错的,因为当天没吃完的羊肉,也被三太子切成丝一起让哑巴老婆给煮了
看了这手艺,哑巴老婆表示后悔自己的女儿嫁早了,要是再早些来就要收了三太子做女婿。我们顺便打听了一下,哑巴有4000头牦牛,马羊之类的也是有一些的,嘿嘿。 进狼塔好多天了,刚吃晚饭时外面下了雨,不多大时间也不长但这足够让草地都湿漉漉的。今晚的帐篷里全是冷凝水,这是整个行程里仅有的两次。今夜里没睡好,一来特别冷好像降温了,二来哑巴家的狗不知道看见了啥半夜里跑来跑去的还狂吠
下了雨后星空倒是格外的清晰了,只是技术太烂不太会拍,捣鼓了许久也只是拍成这个模样,实在有辱p30Pro的威名
D6 蒙达阪,哈达阪 最为最慢的几个人,我们算是有严重拖延症的了。吃罢了压缩饼干后,我们又是最晚拔营的队伍了,9.40分左右出发了。 蒙达阪除了有点雪之外也不过如此,难度不大,约摸一个小时我就到顶了。当然也是因为本人爬高能力相对比较出众,虽然是最后出发的人,但登顶还是必须是咱啊
你们早我们两天进山,我们24日,第一天我的30.2公斤,第二天就各种扔

发表于:2019-10-23 22:47


进山太晚,又背的太重了些,今天没有到达原先想去的营地,算了,吃饭吧,还是让牛肉来安慰我受伤的脚腕
那个不是我,不知道回复的时候怎么会变成别人的账号。哈哈

发表于:2019-10-23 16:20

最近更新
热门图片
Copyright © 太原新闻在线 豫icp备13016772号-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