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瞎子摸象 更多>>
 

    瞎子摸象

    时间:2018-01-13 赵大龙和刘涛做爱被牛刚发现,牛刚威胁赵大龙,要将此事告诉刘涛的丈夫阎立,除非他能和刘涛做爱,赵大龙假装答应,安排牛刚和赵亚凤蒙着脸做爱,并拍下母子做爱的,彻底控制牛刚,并与牛刚,刘涛,赵亚凤四人狂欢……
    赵大龙仔细检查牛刚的眼罩,确定没有问题,又叮嘱了几句,才拉着牛刚,慢慢走近了房间。
    房间里,赵亚凤早已经脱光了衣服,也戴着眼罩,躺在床上。看着这一对母子赤裸裸的样子,赵大龙的心就狂跳,他拉着牛刚到了床边,在牛刚的耳边轻轻地说:「一个赤裸的美女就在你前面啊,你可要好好表现,以后还能不能干,就看这一次了!」
    说完退了出去,然后故意关上了门,但是人并没有出去,而是悄悄地回到了床边,看着这对母子的表现。
    说实话,牛刚既兴奋又紧张,毕竟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刘涛是他第一个女人,这就要再接触一个女人,这样的幸福来的有点快,听赵大龙说了,这也是自己的邻居,这个女人是谁呢?会不会是张康他妈呢?那肉呼呼的女人,想想就刺激。
    躺在床上的赵亚凤倒是挺平静的,和赵大龙操了几次,她的身心已经放开了,所以赵大龙对她说,让她陪一下阎立的时候,她并没有任何的反感,毕竟赵大龙也操了阎立的老婆刘涛嘛,何况,自己是老娘们,让谁操不是操啊,只不过不知道阎立的技术怎么样,估计鸡巴没有赵大龙的大,像赵大龙那么大的鸡巴,太少见了。
    牛刚摸索着上了床,猴急地找寻着那个他今天的女人,很快,他摸到了一具不算丰满的女人的身体,女人有些娇小,身上的肉并不多。这让牛刚有些失望,因为他感觉到了,不是张康的妈妈,肯定不是,张康的妈妈不可能这么瘦,那这个人是谁呢?算了,管她是谁呢?
    摸到了身体,牛刚有些轻车熟路地顺着身体往下,摸到女人的大腿,分开了女人的大腿,朝女人的双腿之间过去,赵大龙很熟悉牛刚的套路,牛刚喜欢舔女人的下体,他第一次和刘涛做爱的时候,也是如此猴急地把头埋在了刘涛的两腿之间。
    牛刚双手扒着赵亚凤的双腿,舌头伸得很长,也许是天赋,他一下子就触到了赵亚凤的阴蒂,赵亚凤的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
    可是,只有一下,舌头只碰了一下,就停了下来,以为牛刚感觉到了,这个女人,没有阴毛,下面光溜溜的,不像刘涛下面那样阴毛浓密。这是怎么回事了?
    难道是个小孩?牛刚伸手摸了一下胸,虽然不大,但是也算够用。
    牛刚再次低头,不管有没有阴毛了,他已经冲动,无法抗拒这样的冲动了,他的舌头快速的舔着赵亚凤的阴蒂和阴唇,不多时,那阴道里就涌出了淫水。牛刚好像乾渴的人发现了清泉,美美地用舌头舔着那水,吞嚥起来。
    赵亚凤被儿子舔的春心蕩漾,不过她还只是岔开腿,默默忍受着。
    牛刚舔舐了一会,将身体转了过来,趴在赵亚凤的身上,双手抱着赵亚凤的腿,将下体凑到了赵亚凤的脸上,赵亚凤感到了身体的变化,伸手摸索着抓住了牛刚的阴茎,这是个不大的阴茎,大约只有十一釐米,一手就能握住,赵亚凤很失望,这与赵大龙的比起来,差的差不多一半,就是自己丈夫正常的时候,也要比这大一些,而且从手感上看,也不像个成年男人的阴茎,难道舔自己的不是阎立?不是阎立是谁呢?从阴茎的硬度上看,这个男人已经非常冲动了。
    赵亚凤很想把眼罩拿下来看看这个男人是谁,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她抬起头,将那不大的阴茎,含到了嘴里……
    母子69!赵大龙看的真真切切,这是真正的母子69。赵大龙的阴茎充分的勃起,他慢慢地脱光了衣服,手扶着阴茎套动起来。
    牛刚虽然喜欢舔女人,但是他并不能承受女人舔他的阴茎,尤其是身下这个女人,不但可以把自己的阴茎完全吞下,那舌头灵活,不停地触碰着他的马眼,让他有想射精的冲动。所以,他只让女人给他口交了几分钟,就从女人的身体下来,手扶着阴茎,插入了女人的身体。
    母子性交!赵大龙看的真真切切,这是真正的母子性交。赵亚凤和牛刚母子乱伦了。赵大龙冲动的,差点喷射出来。
    阴茎被阴道包裹着,牛刚舒服地轻哼了一声;阴道被阴茎侵入着,赵亚凤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有些熟悉,这样一个念头从牛刚脑中闪过,有些耳熟,这样一个念头从赵亚凤脑中闪过……
    可只是一闪,在这样的时候,谁还能考虑那么多呢,牛刚快速的抽动起自己的阴茎,那身体的撞击和身体的快感,很快充满母子两个人。
    很快,也许是紧张,也许是过于激烈,不到几分钟,牛刚就在赵亚凤身上不动了,因为,他射精了。虽然他也想控制一下,但是,在那个时候,根本停不下来。
    就在射精的时候,牛刚习惯性地长长的「啊」了一声。
    赵亚凤听到这样的声音,身体颤动,两条猛的收紧,牛刚感觉那个女人的阴道彷彿有吸力,要把他的阴茎完全吸进去。
    听到牛刚发出声音,赵大龙知道要坏了,也不管他的阴茎还滴答着精液,忙拉住牛刚,把他拉出了房间,领到了旁边的房间。房间里刘涛在,赵大龙把牛刚交给刘涛,快速的回到了赵亚凤的房间。
    赵亚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罩也没有摘,两腿之间,任由儿子的精液往出流淌着。
    赵大龙过去,帮赵亚凤摘下了眼罩,看到赵亚凤双眼流着泪,直瞪瞪地看着赵大龙。
    赵大龙安慰道:「小凤,让你受委屈了!」
    赵亚凤道:「受委屈?刚才是阎立吗?刚才的是不是我儿子牛刚?」
    赵大龙也不想隐瞒,道:「是!是牛刚!」
    赵亚凤道:「我是发过誓,你让我跟儿子操屄我就跟儿子操屄!可是我真没想到,你居然真这么干了!」
    赵大龙搂住赵亚凤,道:「我也是没办法,我和刘涛让你儿子看到了,他威胁我,不然就告诉阎立,他干完刘涛还要干别的女人,我有什么办法!」
    赵亚凤道:「那你就让我儿子操我?」
    赵大龙道:「操就操了呗,你不也尝尝童子鸡!」
    赵亚凤想发作,赵大龙指了指房间四角的监视器,赵亚凤又忍住了,当初是喜欢赵大龙,不过也有被赵大龙拍下自慰的视频的原因,今天和儿子稀里糊涂的做爱,他又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有这样的视频在,她和她儿子都得老老实实地听赵大龙的。
    看到赵亚凤犹豫了,赵大龙轻轻揉着赵亚凤的乳房,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性爱这个东西,只要不伤害自己,不伤害其他人,所有的性爱都应该被允许,刚才我也看了,牛刚那小舌头,舔的你淫水直冒,你就不想再试试?我敢说,现在刘涛肯定享受你儿子的小舌头呢!」
    赵亚凤道:「我才不信呢!」
    赵大龙笑了,拉着赵亚凤到了监控室,打开了牛刚和刘涛房间的监控,同时打开了声音,监控器里,刘涛躺在床边,两条结实的大腿高高地举着,牛刚跪在地上,头埋在刘涛的两腿之间,还真在舔着刘涛的下体。
    「真不给我长脸!」赵亚凤在心里暗骂着。
    这时候音响传出来刘涛的声音:「儿子,舔的妈真舒服啊!用力,用力舔妈的骚屄!」
    赵亚凤心里一震,不知道刘涛为什么这么说话。
    她更没想到的是,这时候牛刚居然抬起头,道:「妈妈的骚屄最好吃!」
    刘涛又道:「是吗?那我是谁啊?」
    牛刚添了一下,道:「你是我妈赵亚凤啊!」
    刘涛笑骂道:「我是你妈,你就舔天天舔你妈骚屄,操你妈骚屄!」
    牛刚一脸笑意道:「只要妈妈喜欢,我天天舔,天天操!」
    这个时候,赵大龙关上了声音,拉过已经震惊呆住的赵亚凤,分开她的双腿,将阴茎插入了赵亚凤的阴道,道:「听到了吧,你儿子想天天操你!」
    被大阴茎入侵,赵亚凤还是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她没有想到,今天不但被儿子操了,而且,儿子一直想操她。刚才儿子就是看着她的裸体,舔了她的下体,还在她阴道里射精。而现在,儿子在叫另外一个女人妈妈,在舔另外一个女人的骚屄,她的心里,居然很是嫉妒。
    赵大龙操了几下,赵亚凤虽然呻吟,但是眼睛一直盯着监视器,赵大龙笑道:「要不要过去,一起加入呢?」
    赵亚凤没有说话,赵大龙抽出阴茎,不由分说,拉着赵亚凤,到了那个房间门口,赵大龙居然还先敲了下门,然后才拉着赵亚凤走了进去。
    看到妈妈和赵大龙赤身裸体的走了进来,牛刚当时就吓软了,从刘涛的两腿间出来,想找东西盖住身体,但是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就躲在床边,傻愣愣地看着赤裸的妈妈。
    赵大龙道:「牛刚,你也别害怕,你想干什么还干什么。我就是隆重地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组织的成员赵亚凤,也就是你的妈妈。」
    听赵大龙这么说,牛刚有些生气,道:「你说什么?你操了我妈?」
    赵大龙笑道:「什么叫我操了你妈,刚才,你也操了!」
    牛刚楞了,呆呆地看着妈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赵亚凤故意装作生气地道:「小畜生,你刚才干的好事!」
    赵大龙道:「牛刚,你呢,知道我和刘涛的事,你现在想告诉阎立就告诉阎立,不过呢,你和你妈操屄的事,我是有录影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这样的录影大家放放……」
    牛刚忙吼道:「不!」
    赵大龙笑了,道:「其实呢,我也不想这样,主要你听话,这就是我们这个小组织的秘密,我还是那句,大家在一起就是开心,只有你听话,你看到没有,不管是刘涛,还是你妈,随便操,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你可以考虑考虑!」
    这个时候,刘涛故意岔开腿,把阴部对着牛刚,笑道:「儿子,妈的骚屄痒了,你快给妈妈舔舔!」
    赵亚凤过去,一巴掌打在刘涛的腿上,道:「你个骚屄,那是我儿子,你骚屄痒了,找你家黑背去!」
    看到两个裸体的女人,牛刚的心动摇了,他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他哪里有什么是非观念,尤其,他认为他已经和妈妈做爱了,尤其妈妈最后夹的那一下,感觉真的太好了。
    赵大龙拍了拍牛刚的肩膀,道:「别想了,两个女人在那里,你就这么放过了?刚才你射的太快了,你妈可没满足啊!你还不快点满足一下你妈妈!」
    赵大龙看牛刚还没有动,就推了牛刚一把,牛刚顺势都到了赵亚凤的身边,不过,他还不敢直接摸自己的妈妈,而是摸向了刘涛的大腿。
    刘涛也不推辞,过去扶着牛刚的阴茎,舔了一下,道:「赵大龙,你看你,把牛刚的鸡巴都吓软了!」说完给牛刚口交起来。
    赵大龙的阴茎倒是一直坚挺着,他过去,拉着赵亚凤,让赵亚凤跪在床上,从后面直挺挺的插入赵亚凤的阴道里。
    看到妈妈的阴道一下子被刺入,牛刚的阴茎一下子就在刘涛的口中勃起了,刘涛适时地突出了牛刚的阴茎,转过身子也跪在床上,拍拍自己肥硕的屁股,道:「儿子,快进来,快进妈妈的骚屄里来!」
    牛刚毫不犹豫,扶着阴茎,也插入了刘涛的阴道,全部插入,刘涛夸张地大声呻吟了起来。
    赵大龙看牛刚抽动了一分钟左右,就抽出了鸡巴,拍拍牛刚的屁股,道:「别太用力,你妈在那边,等你呢!」
    牛刚没有半刻迟疑,抽出鸡巴,直接插入妈妈赵亚凤的身体了,然后快速的抽动起来。
    赵大龙则不紧不慢的插入刘涛的身体,缓慢但有力地抽动起来,每一次都顶着刘涛的花心,让刘涛呻吟不断。即使这样,她还不忘看着身旁的母子,这是真母子啊,他们在乱伦啊。
    就在牛刚在赵亚凤身体射精,再次发出那舒服的长吟时,刘涛问赵大龙,道:「少爷,这次叫什么?」
    赵大龙将阴茎深深插入,插的刘涛大叫了一声,身体前扑到床上,他才道:「瞎子摸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