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屌评分班_撸管男_草榴论坛地址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8888色大全免费青青草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大屌评分班 更多>>
 

    大屌评分班

    时间:2018-06-13 01
    「欢迎本班新进学员,赵蚁肉!大家给他鼓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现场掌声非常热烈,不过其实也是因为场面相当盛况空前,学员人数还满多的。
    司仪透过麦克风,站在讲台上大声广播着继续说:「来!现在让我们的蚁肉为大家展现他的大屌!给现场来宾,还有我们的评审,大家一起来评评分!以热烈的掌声鼓励他!」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一阵响亮的鼓掌声。大家实在是,每个人都太热情了,也很兴奋,与期待。
    蚁肉先生经过主持司仪的介绍与引领,就独自步向了讲台正中央。然后他开始扭扭腰部跟臀部,接着自己用两手抚摸着长裤里的龟头,慢慢摸,他的龟头慢慢的变硬变大!在裤子里面的形状,让人看了越来越明显。
    蚁肉看起来满脸淫笑,但是感觉还满阳光的。年轻有活力,并且梳了一个时下流行的、《骇客任务》里面基努李维的救世主髮型。
    抚摸硬了以后,他开始掏着裤拉炼,配合像跳脱衣舞一般的节奏,扭动着全身,目的是要带动现场的气氛吧。慢慢,他也已经拉开了拉炼,果然那根勃起在内裤里的龟头,早已忍不住撞出来外面了。但是他仍还在吊观众的胃口,还不想让龟头露出来见大家,用YG内裤包裹着他,就这样伸出了拉炼外面,再用手继续摇晃、挑逗!
    台下评审此起彼落的,有一两位已经开始给分了,有一两个看得非常入神,用笔头蹙着嘴角,好像是为了防止流下口水一样,出神之余不忘表现谨慎。
    「看来,他表现得十分不错啊!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烈啦!」
    「脱!脱!脱!脱!脱!脱!」台下观众也忍不住这样的吶喊了啊。
     蚁肉用手指头掘起指尖部份,放在龟头前端,快速地划圆,再套弄着整根阴茎,这样的举动,让人看了实在非常蠢蠢欲动啊!天哪!太精彩了!
    「喔噢!实在太精彩了!看,他是怎么抚摸那个龟头的!真是够劲!好耶!哇哈!哇哈!」司仪也非常兴奋地说着。
    蚁肉也开口着说:「唷唷唷!耶!各位评审、现场观众,大家好啊!」
    台下观众马上齐声回应:「好!–」
    蚁肉接着说:「大家想看我的肉棒吗?」
    台下齐声喊:「想!–」
    蚁肉点了个头,马上快速解开整条皮带,迅速地褪下了整条长裤,硬棒子早在蓝色内裤里面搭起了坚固的帐篷啦!哈哈!太惊人了!
    蚁肉迅速翻开内裤,大号龟头马上从里面弹了出来!
    台下众人齐声发出一声:「哇!–」
    这时台下一个人,突然用宏亮的声音大喊:「蚁-肉-你-好-大-!我-爱-死-你-啦-!」
    蚁肉也回应着:「谢谢!谢谢大家!」
    说完,整条内裤马上被拉到了脚踝底下,左脚一抬,把内裤给踢飞到台下去了。内裤一掉到台下,果然一群人簇拥了过去,大家都想要抢到他的内裤!
    02
    「天哪!那就是传说中的……龟……头……吗?真的是太惊人了!」
    那根毅力不摇的硬棒子,就笔直地伫立在他的两脚中间,随着音乐的节奏,随着臀部性感的摇摆,肉棒像是充满灵魂一般地激动摇摆着。
    「呀!–」台下好多的人为之疯狂地尖叫,更有观众感动得热泪盈眶,互拥而泣,激动不已。
    学员之中,算较为多数是女性学员,因为这是一个专为大屌男学员设立的评选协会。所以因为喜好而来参观的,女性多于男性。虽然英雄所「大」略同,因而也有大屌男子一同前来观赏对手们的表演,但他们都是抱以一颗对大屌所充满的热忱坐在台下的,情绪自然不比女孩们平静多少。看到后生可畏,大屌前辈们也是感到十分感动。
    「噢!好想摸摸喔!」台下欢声雷动,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跟坐在身旁的好友分享她们心中的慾望。
    「我也好想要那一根屌,我想要吃!」
    「我想要被他干!」
    在这里,女人已经不需要害羞了,纷纷大胆地明示她们对蚁肉大屌的慾望。
    「好大喔,你看他屌上的筋脉,清楚地浮现,那粉红红润的龟头,看起来好嫩,我好想亲喔!」
    「我也是,看他好大唷!天哪!好粗!被干一定干得我下面满满的,好想被他疯狂地进出我的淫穴!」这名莫名女子说得越来越激动,也忍不住在台下抚摸自己的小穴了。摸完,拿起沾满爱液的手指给她朋友看:「你看,我看到他的大屌,穴已经这么湿了。」
    「嗯–天哪,我也想要耶!不如我们边看边自慰好了……」
    有着这样想法的女孩比比皆是,毕竟人非圣贤,熟能不色?早就有一堆人在台下已经忍不住自慰了起来。而由于大会的宗旨,就有希望台上表演者也能接受在场观众的鼓舞而用力好好地勃起来表演,所以学会并不阻止台下的女孩当众自慰,这真是一个互利合作的互动表演啊!
    蚁肉仍然有十几分钟的时候好好秀秀他的大屌。当然大会主办单位也提供他一些表演时所需要的道具,像现在进场的,一个身材姣好的表演模特儿,将一起到台前来,让蚁肉展现他大屌插穴的激情演出。
    「现在我们的蚁肉将为我们带来伟大的插穴表演,请给予最热烈的掌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上台来的,是一个身形洁白、体态姣好的美女,她的阴毛完全地剃光,为的是要让大家清楚地看到他们交合的部位。大会并安排了五具特写式的即时镜头,分右、中、左、上、下五个角度,一秒不漏地用大萤幕转播他的插穴特写镜头,为坐在后面的观众呈现最完美的表演。
    但台下女孩们还有忍不住尖叫道:「啊呀!那女生是谁,为什么不是我?我也要被干!我好想被他干喔!」
    「我也是。求求你干我!干死我!」
    大会实在很难顾及所有观众的慾望,但是台上的插穴表演,还是如火如荼地率先展开了。
    大龟头慢慢地插进一个事先按摩过的淫穴入口,五个镜头即时转播下,观众清楚地看到龟头正慢慢插了进去。
    专业女模特儿的表情开始陶醉了起来,嘴里呢喃地发出了呻吟:「喔……喔喔!啊……啊啊啊啊……进来了,好大、好满,我觉得好充实喔!」
    「啊!蚁肉……」台下屌迷开始有人尖叫完他的名字以后,因为兴奋过度而昏倒了,医护人员看到马上将各个昏倒的女子抬到后台医护室休息。
    「啊啊啊啊啊啊……超舒服啊,蚁肉插得我小穴好爽!」模特儿淫蕩地一直叫春,努力地为大家转述被插穴的感觉,实在一点都不失专业精神。
    03
    「好。蚁肉暂时还不能插穴插到去,接下来,进入我们的第二单元。」主持人说:「先请我们的A女模特儿下台休息一下,接着上台的是,由董月萤老师所带领的,屌视大舞群。」
    这一批舞群由十个学舞蹈的女孩所组成,她们上台时姿态优美,用脚尖点着地板轻轻地往舞台中间集合。蚁肉就光屁股坐在那边,他的大鸡巴因为刚刚插入过A女模特儿,湿滑爱液还残留很多在他红润的龟头上,使他的龟头看起来亮晶晶的,看似非常可口。
    「接下来,请观赏蚁肉跟我们美丽的屌视舞群的表演,为大家带来的是,口交之舞?吹之箫!」
    掌声再度热烈地袭来,现场气氛依旧十分热闹。
    这时,十位舞群优美地排了一横排,而蚁肉便走到最旁边,舞群们像波浪舞一样由右边开始蹲下,形成了连续蹲下的动作一直到最左边一个,然后各个分别打开嘴巴,伸出舌头,而蚁肉就站在最右边那一个女生的右边。
    然后宏亮声音大叫一声:「预备–起!」他就从右边开始起跑,把大屌伸向了每一个舞群女孩的舌头上,从右边第一个的舌头开始,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地,滑到了十个都舔过大屌。然后十个女孩纷纷蹲跪着围了过来,团团把蚁肉围住,每个人都伸长了舌头,开始十分认真地舔蚁肉的大屌。
    她们不但顺着蚁肉的阴茎上下、左右、来回不停舔屌,还有的女孩舔他的蛋蛋,也有人舔他的肛门,还有人在他大腿内侧舔舐。这样的场面实在非常壮观、十分地诱人啊!
    台下观看的男女,各个的性器官也都搔痒难耐,自慰的人数相形增多。甚至连站在讲台最左边的司仪小姐,自然垂下的一只小手,也有一下没一下地碰自己两腿中间的地方,偷偷抚慰着自己。
    舞群领队,是一个美艳动人到不行的女孩,她有着一对超级大号的奶子,虽然她们各个都还是穿了合身的韵律装,但她那一对奶子,却好像怎么遮也遮不太住,奶头更是两粒十分明显地自韵律装下面立了起来。她站起来正面面向蚁肉,就这样鹤立鸡群、一枝独秀地,逕自把蚁肉的大屌整根地含了进去。领队可以一个人好好享受,当然是吹箫之舞的主要演出。
    她十分卖力地吹着蚁肉的箫,两手还很不安份地抚摸着蚁肉的腹部,甚至伸往他的胸膛,撩起上衣的时候,突然发现蚁肉腰际上,戴了个碍事的矫正器……
    全场观众突然惊叫道:「啊!矫正器!……」
    舞群领队名叫若雅环,她一点都不以为意,手便伸到皮扣处,试图把矫正器拆下来,全场都屏住气息,好像即将发生什么恐怖的事一样,突然变得鸦雀无声了。
    『喀!』一声清脆,矫正器鬆脱,被脱掉拿了下来放到一边去。
    主持人说:「蚁肉你没什么大碍吧?」
    蚁肉说:「怎么啦?不过是我之前车祸复健用的脊柱整骨矫正器,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
    若雅环呢喃道:「嗯嗯,对呀!噗嗤、噗嗤……」(吸吮声)
    04
    (低声)「若雅环,你吸得可真爽……但……请嘴里留情,不要把我吸到射啦……」
    若雅环往上眨了眨眼,边吸龟头边点头回应。
    龟头含在若雅环嘴里,几乎都是整根整根地吸入,吐出到龟头的时候,她两唇用力夹着龟头,把龟头夹得很紧很紧。龟冠经过那么紧的嘴唇,感觉就很像又紧又嫩的阴道壁在收缩挤压着龟头,喉头跟口腔里的温度,又相当接近人体的三十八度析,这样的感觉真的很爽。
    蚁肉低着头看她,看她怎么认真吸自己龟头的,看她的下颚快速地前后进出于自己的下体,视线经由她的眼睛开始,再看到她的嘴巴,及不时伸出来舔龟头的红舌,再到漂亮的瓜子下巴,若雅环的头一前一后,一下被挡住一下又露出来的,就是她超大奶子挤出来的奶沟。
    那一对大奶子,使他觉得好想摸喔!
    「噗嗤……噗……想摸吗?我的奶子……噗嗤噗嗤……」若雅环知道蚁肉第一眼看到她,一定早就爱上了她那一对大奶子,她开始伸手激烈揉搓自己奶子来诱惑蚁肉。
    喔,天哪!
    其他人上上下下扭动着淫蕩的身体,纷纷在蚁肉的四周围用身体最性感的部位磨擦蚁肉,好几人好几对大小中等的软奶子,纷纷贴在蚁肉身上大腿、手臂、背部……等处磨蹭,使蚁肉全身都充满了被奶子磨蹭的快感。九人舞群也纷纷在一旁表演当众自慰。
    「实在是太刺激了!连我也好想被插、好想高潮啊!」台前的司仪也这么地说着。
    讲台下更是淫声四起,自慰的人数节节升高。
    若雅环对口交相当地有经验,她甚至能分辨男人怎么样子是快要射的样子。她诱使蚁肉被含得也几乎快要达到射出前的感觉,整根龟头实在是爽得受不了,她就放鬆阴茎,嘴巴离开了龟头,开始用舌尖轻轻触点着马眼,跟着用舌尖尖端轻轻舔着龟头韧带,顺着拉紧的龟头韧带上下来回地轻舔,有时还突然左右横断地舔!
    蚁肉这下被舔得忍不住叫了:「哎–呀!哎–呀!这样会射啦!真的会射……」
    「想射吗?–还早得很呢!」
    若雅环突然猛然整口含住龟头快速又大力地套动数下,然后吐出放鬆龟头,对他不时吹气,快速吹气吹出来的冷风可以冷静龟头,然后又猛然含上、用力吸吮几下再吐出!如此反覆地做,蚁肉简直一次又一次地被逼上了射精的快门,快门即将要按下去了,却又失焦了,失焦完又被抚弄到要射,但又再被冷却。
    如此反覆刺激含舔龟头,蚁肉爽得两脚都站不住了,频频脚软。那颗圆滚滚的龟头充满了热血,变得又红又涨,还一直抽搐抖动着。感觉就像是独立有生命的勇士,在与半兽人激烈战斗后,涨红了脸剧烈喘息着。马眼里,好像还吐出了一口口的热气;涨红的热棒子上充满青筋,已多次濒临高潮射精的临界点了。
    蚁肉小声往下方说:「让我射好不好?求求你让我射……」
    若雅环向主持人眨了眨眼,看看蚁肉,主持人知道蚁肉被弄得受不了了,基于人道考量,只好允许她让他射吧!司仪勉强地轻点了头。
    若雅环便开始用力又快速吸套那根涨红的龟头,尽了全力般地在吸!
    「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蚁肉开始非常大声地咆哮着,牙齿紧咬牙根,脖子上的筋一条条地爆浮出来。「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啦!真的……真要要要射射射啦!啊–喔喔喔……喔……」
    若雅环舔到最后一刻,在台前来了个下腰姿势,龟头吐了出来,那龟头在慢动作之中震荡了两下,从马眼开始迸放出能量,某种强烈又快速的东西,从马眼里喷发了出来。
    在慢动作里,若雅环做出了异于常人的下腰,先是闪过了第一发精弹,蚁肉的龟头又再射出一发,笔直的弹道在慢动作之中看得相当清楚。划出两条因过热而模糊抖动的线条,穿过若雅环身边,往前方直直飞去,飞到了会场中央,才以抛物线往下落。
    而龟头仍未止息,继续射出第三发、第四发、五发、六发、七发……一直射到将近十几二十发的精液泡弹,才停止。每一发都射到了台下,射到不同人的脸上。
    被滚烫的热精液射到脸的观众,先是惊吓了一下,但马上陶醉地用手将精液抹满整张脸,还舔着手指上的余精。
    「表演完美落幕,谢谢各位!」
    05
    (中场休息)
    「呼!」在后台,蚁肉暂时穿回了内裤,坐在椅子上休息。而屌视舞群就在一旁。
    若雅环在一旁跟他说:「你表现得很好呢!龟头很大,也很好吃。」
    蚁肉笑了笑,端看着若雅环小姐。她有一对十分傲人的大奶子,但觉得有一点奇怪,刚刚一头长髮的若雅环小姐,现在戴起了一顶棒球帽,却能把所有的头发都藏在帽里,看不到。
    「!?觉得奇怪吗?」若雅环知道蚁肉端详着她的帽子,便把帽子拿下来。
    「!?」若雅环没有头壳,露出裸露的大脑……没有啦,骗你们的。
    「你……」
    若雅环微微笑,原来她理了个光头。刚刚的长髮,都是假髮。
    走到饮水机旁边,蚁肉在纸杯里倒了一杯水,一位舞群的女孩在他旁边,开心地跟他说:「怎么样,我们环哥不错吧!被我们环哥吸龟头吸得爽吗?」
    「环哥?……」蚁肉一时无法会意。但慢慢想着「环」这个字,千想万想还是想到……若雅环!?「什么!?环哥……她男的女的?」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微了微笑,说:「我叫美美,刚刚舔你蛋蛋的是我,请多指教。」然后就走了。
    环哥?什么?若雅环奶子超大、口交技术超好,可是理了个大光头,刚刚和她相处的感觉,也觉得她有点男性化……
    她到底是……
    在后台里休息的,还有另一张陌生的脸孔,好像是一个外国人。听说他是下一号的秀屌者。
    「他是法国人,远度重洋地来到这里参加我们学员。他的屌也挺大的喔!」若雅环说:「我也真想吸吸他的屌。」说完,很满足地微笑着。
    蚁肉站在一边,对她所说的话,感到问题重重,更是满心好奇于她的性别。他一直盯着她的奶子瞧,心里想:『那……会是假的吗?』
    若雅环发现了,就说:「假不假,你要不要自己来摸摸看呢?」然后两个人淫蕩地看着对方微笑。
    下一分钟,他们双双进入了一间黑暗的房间里去。
    黑压压中,只听到若雅环的声音说:「现在这里除了我跟你以外,还有另一个舞群的妹妹在。想分辨我是男是女,就请你摸黑来进行。至于你摸到的是我的身体,还是她的身体,我们都不会告诉你。」
    「若雅小姐,为什么非得如此呢?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真相?」蚁肉问。
    (哼哼哼)(一阵微笑)
    当时蚁肉,还没整个人进到房间里面,他只跨进了一只脚。但是他觉得很奇怪,踩进去的时候,地面并不平,好像有东西在地上被他踩碎了,是一堆像饼乾一样脆脆的东西。使他反射性地缩回脚,缩回到亮光处一看,他脚板上,竟是一大堆被踩扁黏在脚板上的大红蚂蚁!
    「大会广播!大会广播!请表演人员速速回到后台準备!」
    「!?」休息时间结束了,所有人员必须都回到后台去。若雅环全身只着内裤地跑出来,裸露的奶子比人的头部还要大,左右晃动地随她跑出房间。而美美也跟着出来。蚁肉站在门口,看到若雅小姐的超大奶,跟美美小姐的中型奶,一时兴奋,龟头又马上翘了起来!
    三人马上摇晃着性器官,一起回到了后台準备室中。06
    只见原本坐在台下第一排的评审们,一一地从讲台左边走上台来。
    主持人开始说道:「现在所要进行的是,深入其境!我们欢迎我们辛苦的评审委员们,大家先鼓鼓掌唷!」
    评审委员一共有六位元,清一色全部都是女生。
    「第一位要向大家介绍的是,国内知名阳痿治疗科名师,台北市乔琪医院赵玉琳医师。」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台下的掌声非常地热络。
    「第二位,也是来自乔琪医院的性功能障碍科资深护士,阮琼菱小姐。大家欢迎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可能是她比较漂亮,掌声似乎特别响亮。
    「第三位,知名命理学家巩芳莹老师。第四位是曾经在恐怖片《室友》中挑大梁演出小新的王玉馨小姐。第五位,也是曾经演出《骇客任务:重装插穴》女主角杨紫暄小姐!最后,是我们屌评学会理事长,高懿裕女士。」
    经过司仪小姐热心的介绍,一共六位的评审委员们,一一到了台上,讲台上还摆好了六张桌子,就是六年级学生在中、小学时所用的那种深色的旧课桌。
    「接着我们要做的,深入其境,就是让我们六位性感美丽的评审委员们,轮流让蚁肉用大屌插入小穴里,每个人有一分钟的抽插评分时间。抽插完,委员们将会告诉大家被插的感想。」
    「欢迎我们蚁肉,出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蚁肉上了台,走到第一位评审委员前面。赵玉琳医生很温柔地微微笑,与他握了握手。
    赵医师主动地摸了蚁肉下体一把,马上满意地点了一下头,就坐到课桌子上面,从窄裙里拉下丝袜跟内裤,接着把脚抬到桌上,摆出M字型的姿势,再对蚁肉微笑点了个头。
    蚁肉也很快地脱好裤子,先用手摸摸赵医师的小穴,就用手掰开她的穴,鸡巴慢慢地插了进去。
    由于刚刚前两段表演,赵玉琳医师的小穴早就湿透了,阴唇跟阴蒂也因为过度充血,涨得紧紧的。被蚁肉的双手一碰,她马上叫了起来。大屌一插进来,她更是激烈地叫了……
    「啊啊……好粗、好大!干得我的小穴好充实……」
    「医生,準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快速抽插了喔!」看着赵医生勉强睁开的眼睛、皱得紧紧的眉头,表情淫蕩地点了头,蚁肉双手抓住她的腰部,下面就开始迅速地动了起来。
    大屌在湿嫩的小穴里动得很顺畅,但是没有整根屌都插到深处,大约只有屌的一半长度抽插着医师的小穴,因为蚁肉觉得再插进去有一点困难,赵医师的小穴出乎想像地紧。
    「啊哈……啊哈……」
    时间已经过了四十秒,赵医师的小穴被激烈地抽插了五千多下左右。就在小穴习惯了这样的大屌抽插之时,蚁肉为了拿高分,就用力抓住赵玉琳的肩膀,下身用全力往前顶!整根二十几公分的大屌,完完全全刺入医生的穴里,顶到了她的最深处,并更快、更用力地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医生再也忍不住,非常激情地叫了出来。
    一分钟到,蚁肉拔了出来。大屌牵拖大量浓绸的爱液,赵玉琳医师的淫穴还贪婪地收缩着,胸膛剧烈喘气着。
     07
    「掌声鼓励鼓励!好。现在我们有请乔琪医院赵玉琳赵医师,来给我们蚁肉的大屌,做几句评语!欢迎赵医师–」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掌声实在太热烈了!肯定是她的表演受到了全场观众的青睐,看她冷艳的外表,被干穴的时候突然变得无比的淫蕩,极具知性的一张气质面容,被干得很爽的时候就摆出一副超爽陶醉的媚态,实在是妩媚动人,万态未及啊!
    「呃……嗯……(咳咳)」显然赵医师仍然有点失态,大屌从湿穴里拔出来之后,其实她一直不能满足,好想要再被多干干,干到淫穴受不了,干到潮吹高潮。可是,她还是有着高度的自制力,因为现在是工作中。她努力地定下心神,将淫蕩的双脚合了起来,充满了血、又涨又烫的阴部就紧紧地夹在两片柔嫩大腿中间,快感的余震仍然阵阵袭来。
    「哇噢,真的是……蚁肉的屌,真的很大,我从来呢,没有被那么大的屌插过这边,现在还心有余悸……」
    「心有余悸?」主持人多话问了一下。
    「嗯,呵呵,心有余悸,这个『悸』,是悸动的『悸』。我的心仍旧为蚁肉的大屌在悸动不已啊!」赵玉琳解释道。
    「喔喔,果然是极具知性美的赵玉琳医师,说的话都那么有哲理。现在心中仍然对蚁肉的大屌充满了悸动,还想再让蚁肉狠狠地干穴吗?呵呵。」主持人为了营造气氛,便这么佻侃着医师。
    「呵,当然啰。蚁肉的屌真的很棒!加油!」赵医师的眼神温柔而深情的看着蚁肉双眼,直接对他如此称讚着。但其实她是在对蚁肉放电,她真的很希望表演结束后,能再跟蚁肉乾一发!
    蚁肉礼貌地对她点点头。
    「接下来,也同是乔琪医院来的资深女看护,阮护士,大家欢迎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其实台下一大堆女性观众,不知道有多么嫉妒台上这些幸运的女人。大家都好想要尝尝蚁肉这根超级猛的大屌!
    「我要插入了喔!」驾轻就熟的蚁肉,这一次主动了起来,对着这位年纪比较轻的女护士,看着她一身纯白色纯洁无比的白衣天使服装,和那一副超欠干的表情,下巴低低的,眉头却皱起来、有点害羞又很想被干的样子,还自己用双手抓住两边的大腿,尽可能地掰开那个美丽的嫩缝。
    阮琼菱护士的小穴看起来很乾净,阴毛整理得很洁净的感觉,没有像赵医生那么浓密。小小撮的阴毛看起来很可爱,很像幼齿的女学生的鲜嫩小穴,看起来好像没什么被干过一样。
    「阮小姐,你的穴好嫩,好像没被干过似的呢!」蚁肉放鬆心情地与她交谈着。
    「嗯……有啦……」琼菱十分不好意思,害羞地吞吞吐吐着话语。
    「真的有吗?这么嫩的穴,我掰掰看。」蚁肉用手指头掰开了两片阴唇,露出她粉红色软柔的小穴,小穴已经微微湿濡,晶莹的蜜液从深处慢慢渗出。
    「这么紧的小穴,有被干过?那你的男伴一定是个性无能吧,我看你里面都还是处女呢!」
    「嗯……」被掰开小淫穴仔细端详的琼菱不好意思地闭上了眼睛,甚至将头别了过去。脸颊也涨得十分地红润。因为有种被调戏的感觉,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掰开大腿跟小穴,现场几百只眼睛不停注视着她那鲜嫩的小美穴,使她因为太刺激而更湿了,蜜液简直是用喷得喷了出来!
    「!!」倏地,蚁肉整根大屌狠狠地一下全干了进去!
    原本害羞地不敢看人的琼菱,两只大眼睛马上碰了开来,眉头皱得更紧了。蚁肉知道,对付这种比较纯洁的嫩小穴,就是要猛一点的攻击,狠狠地干她,把她淫穴里淫蕩因数狠狠地掏出来,她就是你的了!
    「啊……天哪!怎么那么大……」琼菱忍不住叫了出来,但表情看起来还有点痛苦。果然她还好像一个处女的样子,她以前的男友是不是真的是个阳萎的性无能男呢?她里面都还没有被用过。一下子蚁肉具大的屌狠狠插了进去,还快速疯狂地猛烈抽插,她先是惊痛了一下下,但现在她简直要爽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琼菱叫得实在十分激烈!
    就这么连续一分钟,几千下地猛烈抽插小穴,在第五十九秒的时候,眼看主持人开始开口準备要说「时……(间到)」的时候,琼菱更大声地抢过主持人开口狂叫:「啊!要去了!啊!要去了!啊!要去了!啊……啊啊啊……噢噢……厚厚……」琼菱的身子激烈地晃着抖着,然后全身瘫软。
    蚁肉看着原本还满清纯的小护士,一下浪叫成这样,心中十分得意,大屌慢慢自流满淫水的嫩穴里拔出来。
    08
    「看哪!阮护士的小穴还在一下下地收缩呢!大家给她鼓鼓掌!」
    「呀?不要……」听主持人这么一说,琼菱奋地合上了两腿,可是蚁肉掰住了她,不让她合起来,硬是把她的穴暴露在大家眼前,琼菱羞得别过了头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几百只眼睛直盯着琼菱小穴猛看,使她的嫩穴更湿更淫、也更想要了,不过她算是百中无一的幸运小穴了吧,竟然能在一分钟之内就被大屌刺到高潮,想必她真的从未尝到这样猛的大屌。果然她前男友真的是个小屌男啊!
    「琼菱小姐,请为我们大家说说蚁肉插你的感觉吧!」
    「啊?呃……」
    琼菱很不好意思,脸颊更红了,蚁肉还在她下面那里,帮她剥开嫩穴给大家欣赏。就这样边掰开边要她说,她实在受不了咧!
    「好……好大。」
    「他在插我的时候,我好像快裂开了……好激烈,我从……从来没有被人插过那么……地深,真的是一趟很棒的旅程……简直是将我……带到了一个梦幻的国度里了……我,我现在还……好想要再来一次,嘻!」琼菱可爱地吐了舌头。眼睛依依不捨地看着蚁肉。
    当时蚁肉也以十分有磁性的眼神看着她,给她一种「等下休息来干一次吧」的感觉,让她感到十分窝心。
    「哇噢,说得我都快受不了了啊。照今年的运势看来,我的穴运应该不错,我应该可以比你们更爽……」原本在一旁等候的巩芳莹老师默默地喃喃自语了起来,可是她忘了衣领上夹了一个小蜜蜂,说的话马上被大家听到。
    所有人都看向她,她才发现到。「啊?!呵呵呵……」
    「好吧,既然巩老师那么地期待,蚁肉,你的屌还行吧?」
    蚁肉用力而肯定地点头。
    「好,有请蚁肉大屌,继续抽插下一位评审老师,国内知名命理学家,巩芳莹老师。欢迎!」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巩老师看起来是个风韵十足,脸又长得很漂亮的熟女。大家都知道巩老师日前才跟一位演艺圈的男艺人新婚,但是听友台八卦节目透露,巩老师竟然还没有跟他发生过关係,而且竟然还是一个鲜嫩的处女穴。这样熟美的穴,竟还是没被使用过的新鲜穴,操起来一定别有一番风味。
    「等一下,蚁先生,我可以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吗?因为我今年犯太岁,所以有一些禁忌,照我的命盘看来,我用女上男下的姿势给你破我处,应该可以达到最好的感觉。」
    「喔好!」
    主持人串场地说道:「不愧是命理学家的巩老师,什么都讲求最佳运势啊!今年已经三十六的巩老师,风华依旧,而且时至今日还是个嫩穴处女呢!第一次就来让大屌屌插破干穴,真是三生有幸啊!我们再给老师一次掌声鼓励鼓励!」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当蚁肉仰躺在地板上的软垫上后,巩芳莹老师就这么跨坐了上去,她还从套装里面揪出了自己两个浑圆的大奶出来:「蚁先生,可以用双手揉我奶吗?」
    「喔好!」蚁肉完全跟着巩老师的步调来前进,看来老师真是经验老到啊!
    「你的奶好大啊!老师。」
    「嗯……谢谢。你喜欢吗?」
    「喜欢!」蚁肉开始绕圆式地揉搓了起来,熟女的奶揉起来的感觉依然相当地好,而且奶子实在是十分的丰满啊!
    「那我套进去了喔?蚁肉……」
    「喔好!」
    正对着笔直的大屌,巩老师扶正以后,直直对着嫩穴口,就这么一屁股坐了下去,整根大屌就这么插进了嫩穴最深处。
    「啊!天哪!好充实……」
    大屌跟小穴的接合处,巩老师竟渗出了一点点红红的处女血,果然依旧保有新鲜处女的巩老师,处女膜马上让大屌给干破。此时,充满知性美、成熟又美丽的熟女老师,也开始变得既淫蕩又贪婪了,开始坐在蚁肉上面,淫蕩地扭动着下部,就这么上着蚁肉,把多年来郁积的淫慾全都发洩在蚁肉那一根硬棒子上,激烈地套动着。
    「啊啊啊啊啊……天哪!我从没那么爽过!天哪!」
    她开始抛开形象,一个再怎么保守的女老师,在这么快乐、这么翻云覆雨的环节里,怎么也忍不住,就是要这么淫叫才是了啊!
    「啊啊啊啊!我可以大声地叫吗?因为……好爽啊!蚁先生,你的屌真是太大了!」
    「太惊人了,原本形象保守的命理老师,竟然也可以这么浪蕩,大家给她掌声鼓励鼓励。不过现在再为大家欢迎一位今晚的神秘嘉宾,就是巩芳莹老师的亲蜜爱人,知名艺人钛正龙。」
    「啊?」巩芳莹老师一看到自己心爱的老公要来到现场,看她跟蚁肉的实地干穴表演,感到十分害羞。
    来了,已经来了,钛先生就站在场边,惊讶地看着前不久才结婚步入礼堂的老婆芳莹,现在竟淫蕩地坐在大屌男人的上面,淫蕩地扭动屁股,还激烈地叫春着,心里不知道作何感想?
    「啊!老公……我真的忍不住,被他干得真的好爽……啊啊啊啊……不是,是我在干他……你千万不要怪我……他的屌那么大,是女人都会受不了的……啊啊啊!真棒啊!真是詹姆士庞德啊!天哪……老公……爽翻了呢……」
    其实现场还是有些尴尬。蚁肉让这淫蕩的熟女套弄着大屌,眼睛看着巩老师老公,有种不知该怎么表示敬意的感觉在心中。
    幸好,一分钟很快地到来,主持人也出面来结束了这个僵局。
    「好,真是精彩又感人的真情时间啊!巩老师真诚地表现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性慾,第一次就让大屌来干破自己,也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啊!我们给她再一次热烈的掌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至于他们夫妇俩的感情将会演变成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09***********************************
    作者云:「二~~四年一月写的《大屌评分班》,只写至第九话就停笔了。第十话从二~~六夏天开始接续写,剧本是根据二~~四年已编好的大架构跟结局设定接着写。虽然内容为新稿,但故事是原创旧版故事没有更动,如稍有不合时宜的表现,敬请多多包涵。谢谢!」***********************************
    「老婆……结婚这么久了,你不让我干,你竟然来这边给别人干!」钛正龙激动地来到台边对着他老婆大吼。
    「……」命理老师却不太想理他:「我这是在工作啊!我为工作付出有什么错?」
    「可是……这是把辛苦保存的嫩穴给别的男人干啊!你要这样的话,我干嘛娶你当老婆?」
    「那就离婚吧!你这个有处女情结的疯子……」巩老师气沖沖地走出了摄影棚;钛正龙瞪了全场所有的人一眼。也气得走出去了。
    主持人马上解围地说:「我们巩老师真是敬业,把老公视为至珍的处女嫩穴拿来给蚁肉乾,为了我们的比赛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真是太伟大了啊!我们给她鼓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王玉馨小姐在热烈的掌声之中自动地走上台前:「大家好!我是王玉馨。」
    主持人帮忙介绍着说:「王玉馨在知名偶像剧《室友》中就曾与蚁肉对过戏了,那时候就已经被蚁肉乾过了!这次比赛是她自己踊跃报名前来参加评审的行列,我们一样给她鼓鼓掌吧!」
    王玉馨是青春少女偶像团体『PaLaPaLa』中的一员,她一到舞台中央,一下子把全身的衣服都脱光了,向全场所有的人展露出她姣好的身材:「来吧!蚁肉。」
    「你果然是被我干上瘾了!」他们俩老友相见甚欢,蚁肉一下子就过来,一下子就把大屌捅进了她的嫩穴里面,很快地就开始顺畅地抽插。
    「三十秒……让我去,好不好?我要看你有没有……啊……进……步……啊啊……」
    「哼!那有什么问–题!」蚁肉使尽全身的力气,疯狂用力地以超快的速度抽插她的淫穴,把她插得一直淫蕩地叫个不停:「啊啊啊啊啊啊……」
    「啊……去了!怎么会那么……快……啊?但是真的……不能忍……啊……好厉害!啊……厚厚厚厚……呼……」
    主持人帮忙看了一下手錶:「哇!他只花了十七秒就让王玉馨去了!」可是蚁肉仍然还在不停地抽插啊!他用手腕用力托住王玉馨的腰盘,扣住两个人力道平稳地快速抽插。」
    王玉馨简直就要死掉了:「啊!不行……已经去了……我……已去了……你还插……啊–啊!啊啊啊啊啊……」
    蚁肉听到她大叫,一下拔出棒子,只见王玉馨的嫩穴转瞬之间无法自然地闭起来,那洞口正一波一波地喷洒出一道道透明的液体。她在喷水啊!喷好多啊!
    10
    观众席第一排的观众全被淫水喷到了脸上,可是各个大眼睛仍然僵硬地张到最开,丝毫不受疯狂喷洒出的淫水干扰,甚至还有人歪斜出舌头,直接将淫水舔掉,他们实在看得太入迷了。
    突然有一个观众也跟着大叫起来:「啊!我竟然也也看去了……」她显然已经语无伦次了,她的意思是说,她看着看着,身体竟然就这么去了,用念力让自己达到高潮哪!
    仍然在喷水的玉馨双手伸出将小穴拨开,因为她知道要是小穴在此时合起来的话,会发生高潮逆流的现象,对子宫产生不良的影响,所以她尽全力拨开那张嫩穴,将淫水完全地喷发乾净!接着,她笑容极灿烂地转向蚁说肉:「还有三十秒!我还要再一次!」
    「厉害啊!十几秒就被蚁肉乾去的王玉馨,利用一分钟的评审时间,向蚁肉要求要再一次!真是令人嫉妒啊!」司仪说着。可是她确实享有这样的权利,众人只好眼巴巴地瞎望着蚁肉的那一根依然冷静的大屌,再次狠狠地插入玉馨的淫湿穴里,并以惊人的速度猛烈地冲刺!
    司仪再度大叫起来:「看哪!太惊人了!高铁都没那么快!看那嫩穴被插得简直看不清楚了,眼前是一片模糊的残影,速度实在太惊人了!」
    「啊……有人昏倒了……」声音突然重台下传出,一位面容相当清纯的女学生晕倒在人群之中,一位见色勇为的男士将她扶到安全门方向的出口。一转进走道里,他便将她放在地板上,马上将她的衣服脱开,内衣翻起来,露出奶子,他马上贪婪地舔那两个奶头,然后一直捏一直握一直揉一直玩,脱了自己的裤子,马上将她的腿掰开,鸡鸡就插了进去。
    「啊!噢耶!又快去了……蚁肉……啊!」这次只多了一秒,在十八秒时玉馨又去了,更多的淫水从屌跟穴的接缝处喷出,强烈又细瘦的水注因此喷发了两公尺高,再直直落下。
    观众们的眼睛终于在被淫水喷到时小眨了一下,大家表情呆滞地望着台上这位在一分钟内被大屌插去两次的女人!在场所有人没有不对她抱以高度的崇拜。
    由于时间仍未到,蚁肉算是大放送般地持续猛烈抽插。在又过了五秒后,玉馨又被用去了!就如同人家讲的一样,女人的高潮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啊!司仪小姐睁大了眼睛,她只看见玉馨一下子翻了白眼,整个身体不住地抽搐,上半身却软弱地往一旁倒。
    「她休克了!医护人员!紧急到台前来!」司仪小姐大声地广播。「兴奋过度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她边说边用手帕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评鑒时间也到了,捧着杯盘狼藉的淫穴的玉馨憔悴无力地躺在担架上让医护人员送往台边,她勉强地挤着嗓子说:「蚁肉……对不起……自从上次《室友》杀青,我……就……没有做过爱了……所以才……」
    蚁肉有点心疼地轻吻了一下她额头,将她软弱的手放在龟头上,然后目送她离开场边。
    当玉馨经过下两位评审委员旁边时,她们不约而同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