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追忆录 第17章 他生莫作有情癡_撸管男_草榴论坛地址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8888色大全免费青青草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往事追忆录 第17章 他生莫作有情癡 更多>>
 

    往事追忆录 第17章 他生莫作有情癡

    时间:2018-06-13 是夜,我跳上一列东线南下列车,逃离这城市。希望这逃脱能让我重新澄清我的情感,带来些许生命的救赎。
      火车轰隆轰隆前行,我的思绪,却仍萦绕在那个盆地。那个我生活多年的盆地啊!有我一切的回忆朋友悲喜哀瞠……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有我跟小洁的一切……而今却如我吐出的烟圈,消逝在风中,再无痕迹。我有点讶异于自己的寡情,面对小洁,竟再难燃起昔日的旧情。真是前缘已尽?抑或是我心弦已断,再难奏出衷曲?我独自咀嚼着与小洁重逢后拨撩而起的迷惘,应该还夹杂着一丝丝的伤痛吧!?一任冷风灌进车窗,吹乱我的发。
      低下头来,瞥见自己的手掌,轻抚着已愈的伤痕,竟感到隐隐作痛。望着车窗外,一片漆黑,映着是自己的脸影……在灯光闪烁之下,却又幻化成表姊泫然欲泣的悲苦神情。我的心抽痛了一下,竟比手痛还厉害。手伤易愈,心中的伤痕呢??
      我的思绪混乱起来,在隐隐约约之间,一股强烈的,对她的思慕,就这样沁上心头。
      列车停靠在一个小站,等待会车。我踱下月台,又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夜风吹来,冷冽,夹杂着一点海的味道,冷却我混乱的心情。竖起耳朵细听,彷彿可闻太平洋惊涛裂岸的声响。我对这岛国,这有大山大洋的斯土,是如此熟悉,又那么陌生啊!!凌乱的思绪被远方的来车打断,一阵汽笛声后,一列火车缓缓进站。
      来车停在对面月台。我抽着烟,吐出烟雾。透过烟雾,看到对面车厢中,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有一个依稀相识的身影。我再细辨,竟是自己!!只是年纪轻了许多,年少,青涩,酷酷地瞪着窗外。坐在一旁的女子,递过来饮料,只是面目模糊难辨,好像小洁,又似表姊。我的心扑通扑通跳着,为这意外的奇遇惊讶着,不由得举高了手,朝'我'猛挥。那个'我'似乎不查觉我的存在,只是一逕地看着窗外,似在熟思什么。年轻,有何可愁?多是为赋新词吧!?汽笛嘟的响了,我也跳上火车,仍用力挥着手。在火车慢慢驶离月台前,'他'终于注意到我,朝我笑笑,有点困惑的。两节列车慢慢分开,南辕北辙,越来越远……我仍用力挥着手,似告别我过往的青春岁月……
      在台东下火车时,已是清晨。我贪婪地吸着这盆地少有的新鲜空气,沁人鼻肺。整个城市已从清晨的宁静甦醒,喧闹了起来。阳光撒满一地,空气中似乎可闻属于热带的南国的特有气息。我在市集中漫无目的逛着,偶尔蹲下来跟小贩杀价一番。好像回到小时候,跟表姊逛菜市场的情景。逛着逛着,心中蓄积的阴郁感逐渐消散,反倒有一种饱满之感,是属于一种对生活,乃至生命的素朴的喜悦之情。在这离家五百里的市镇,我不像个过客,倒像是归人。在这个陌生的市集上,我竟找到了小时那种单纯的,对生命本身的,纯然的喜悦。
      遥远的记忆又熟悉了起来。在我彷徨无助,逃避无门之时,一个尘封已久的声音在心中呼唤着,呼唤着。
      我买了到故乡的车票,跳上火车。
      回到嘉义已是日暮时分。下了嘉义客运,我在故乡小路上走着,点点滴滴的回忆随着脚步慢慢流了出来……那是跟阿名一起游泳的池塘……跟表姊抓金龟子的茄冬树……跟阿德打架的庙埕……高耸挺拔的槟榔树。我像,也是,个离乡的游子,在外头弄得满身伤痕后,故乡还是伸开双臂,给我最温柔的拥抱与担待。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故居,也是表姊家隔壁。
      我犹豫着是否要去按她家门铃时,门却开了。开门的是姨妈。
      "哎呀!雄仔,是你啊!!啥时回来?",姨妈高兴地问着。
      "刚到啦!"
      "食罢否!?……啊!……一定还没……来来……进来吃"
      她拉着我的手,我不好意思地进去,却瞥见一个倩影,一惊之下,行囊差点落地……是她……表姊……小如。
      姨妈看我发愣的样子,有点好笑的打趣着:
      "我以为你们是约好一起回来的呢!?"
      "喔……喔",我尴尬地应着。表姊见我的蠢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帮我盛了饭,把饭碗递了过来。姨丈坐在沙发上读着报纸,我跟他问候了一下。
      "你怎么回来了?",我轻声问着。
      表姊轻轻指了姨丈。"我老爸老毛病又犯了!",她轻声答着。
      "oh……"
      "那你来干嘛!?",表姊问道。
      "来看你啊!!",我轻声,俏皮地答着。
      一抹绯红晕上了她白皙的脸颊。
      "不许胡闹!!",她半瞠又似半喜的神情使我的心蕩了一下。我只好低头大口扒饭,以掩饰心中那股异样的羞赧。
      "你都不吃菜啊!",她帮我夹着菜,我感激地望着她,她倒是恢复了神色自若。
      草草扒过晚饭,我跟表姊信步踱到潭边,在堤防上坐了下来。天边一轮新月,秋虫唧唧。我跟她静默着,只有水的潮声,拍打在堤边。
      "我不是叫你不要找我吗??",她打破了沈默,轻轻说着。
      "……"
      回想自己,并无刻意来寻找她。却是在命运奇异的牵引之下,两条生命线,在绕行了几乎2/3圈海岛后,在这个对两人都意义重大的地方交汇,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心有灵犀……我不禁想着昨晚,在那不知名小站,与我相遇的自己。而今,他驶向何方,又何处落脚呢?
      "姊……如……其实……",我决定勇敢表白。
      "我真的是爱你的……",她低着头,月光映在脸庞,肤白胜雪。
      "这些年来,在感情上沈沈浮浮……本以为小洁是我的挚爱"
      "殊不知,几番波折……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栏珊处",我自顾自说着,如姊不答,只是定定看着潭面。
      "爱的还你啊!",我深情地道着。
      "我对小洁的爱,如今想起,竟是慾望的成分居多"
      "对你……不仅只是姊弟间的爱……"
      "是那种失去后会惊慌失措,心痛的刻骨铭心"
      "如姊……我爱你",我的声音颤抖着,却为自己吐出心中块垒鬆了一口气。空气彷彿凝固了一番,良久良久……
      "小雄……你懂得什么叫爱吗?",她柔声说着。
      "我不知道……但……",我辩驳着。
      "你不能分辨自己的情感,又如何期望别人能感受,接受呢?"
      "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字,却老爱谈着它,彷彿是口头禅……这个字……或许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学,到死了,说不定还不知呢!?",她幽幽说着。
      "我对表姊是真心的",我斩钉截铁说着
      "我只知道,没有了表姊,我如同空壳",内心一阵悲苦,竟然哽咽起来,泪珠在眼眶打转着。
      "小雄",表姊柔声地说。
      "我喜欢表姊!!"
      "小雄……你听我说……",她劝着。
      "我要娶表姊!!"
      "小雄……不要这样!"
      泪水终于不争气流了下来。我不禁埋首,在表姊轻软的胸怀。
      "我们……是不可能有结局的",她咬咬下唇。
      "不!我要娶表姊……我爱你……",我呜噎着。
      "我也知道你对我的情意……那天你扎了手,在那一刻我就明白了……"
      "只是不知道你陷的这样深……"
      "而我竟不自量力想要导正你……结果……"
      "事实上,你知道吗?姊的心更痛……",她的眼睛闪烁着泪光。
      "姊对小雄也有一份情意……但……不是你想的那种……"
      "小雄有小雄的将来,我有我的……我们的情感……"
      "要适可而止……",她略带哀伤的慢慢道出。
      "你爱表姊,表姊也爱你……但这是一份错误的爱!!"
      "错误!?……要错就错到底吧!?",我噙着泪水,似下定了很大决心地说。我将身体坐正,月光映射下来,依稀可见她脸上的泪痕。她呆呆的望着我,似乎仍在思索这句话的意义。
      我的唇,颤抖而热切地盖上了她的。汨汨的泪水流了下来,混合着她及我的,似能感受到那鹹湿的滋味。我抱紧她的身躯,热切激昂地吻着她,她却只是紧闭着双唇……我用唇舌润湿挑逗着她……她只是紧闭着双眼,任那泪水汨汨流出。
      她白皙的脸颊早已潮红,似在抗拒着什么。看她慼然的表情,我有点不忍,正欲停止之际,她的樱唇却轻启了,一股温暖奇异的电流自彼端传来……她的津液配合着黏腻柔软的舌头在我嘴中翻腾搅和着。我只感脑中轰然一声,一片空白。我与她的唇嘴缠绵着,犹似两个久未相遇的情人,更像是初尝禁果的神祇。我俩津液交流着……彼此吸允着那生命之泉。我只觉天旋地转,不知道是幻是真……
      她忽然像想到了什么,猛地把我推开。
      "不可以!!",她转身呜着脸,快步跑回家。我追了向前,秋虫仍唧唧,只是新月已为乌云所蔽。
      午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以成眠。心中激荡的,只是今晚种种。我大起胆子,摄起脚步下楼,轻声去开表姊的门。
      她的门没有上锁。我轻轻打开,溜了进去,复将门反锁。沈缓的呼吸声知道表姊已睡熟。就着床边小灯,我打量着她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染上一抹红晕。
      长长的睫毛,轻轻覆盖着水灵的双眼,配上小巧秀挺的鼻子,樱唇略略微张。露出棉被外的是粉红色的睡衣。我癡癡望着她,几分怜惜,又有几分慾念。我不禁轻轻俯身亲了她的唇。
      表姊闭着双眼,在我亲她的一瞬,却以一热烈的吻回报着我。我俩的唇再次交接,渴求着彼此的滋润。我将棉被掀起,钻进她暖暖的被窝。我张嘴欲言,却为她的唇再次压住。我心目中不可亵渎的女神,在我挑逗下,似乎变成多情的浪女。我抱紧她,在棉被中,双手却也不安分的四处游走探索着。捏弄着她的背脊,臀部……大腿,胸部……以及那两腿间的神秘隆起部位。表姊热切的吻着我,我引导着她的手,往下往下往下,直到触及我早已坚挺的小弟弟。
      我的手亦轻轻滑入她的睡裤,隔着窄小的亵裤,似能感受到花瓣的湿润……
      如姊亦轻柔的把玩着我的小弟弟,在她双手轻触刺激下,弟弟前端已微流泪。情慾涨满了我的身体,我的手指滑进如姊那润湿的桃源,轻柔的狎玩这梦寐以求的青春肉体。我欲除下她的衣物,她却摇摇头,只准我隔靴搔痒。
      "不要得寸进尺",她在我耳边吹着风,弄的我心痒痒。
      我只得加强对她花瓣的攻势;她亦不甘示弱地加速挑逗着我的弟弟……她头微微上扬,汗珠凝结在鼻头。微张的樱唇轻轻发出情慾的呼唤,伴随着浊重而急促的呼吸声……她脸上潮红胜花,娇艳不可方物……我感到体内的情慾在蓄积,涨满涨满着……在最激情的一剎那……喷射了出来!!
      激情渐次冷却下来。空气中瀰漫着一股情慾的味道。我拉上棉被,转身紧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脸。一股毫无保留的发洩后的快感,伴随着慵懒,解脱感慢慢蕩漾开来。她的脸,红艳依然,只是多了一份茫然。乌黑的目光闪动着,我更加抱紧了她,亲着她。她转过身去,我抱着她,亲着她的颈项。感觉她的身体微微颤动着,似在哭泣。良久良久,听到她在问着:
      "我们错了吗??"
      "当然不!",我斩钉截铁的答。
      不知怎地,那个问号却越来越大,佔满我的心。错耶非耶,我也不知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