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十四集  第一章 霸者之风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二十四集  第一章 霸者之风

    时间:2018-07-09 家家闭门,户户关窗。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一月十六日的夜晚,在帝都艾司尼亚城中,除了包围着无忧宫的城卫营士兵外,所有的市民全部都提心吊胆的躲在自己家里,有些人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
      又一次的战乱降临到艾司尼亚!
      从夜幕降临的那一刻开始,经历了数次战乱之苦的艾司尼亚市民对于军兵的调动已经变得十分敏感了,当大批全副武装的城卫营将士在艾司尼亚的街道上匆匆奔过之际,艾司尼亚的市民心中马上就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可以说,这些法斯特帝国首都的民众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面,所经历战乱的次数比他们的祖祖辈辈所有经历的总和还要多,这足以让无数的法斯特公民在心中不禁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拥有无数光辉和荣耀的庞大法斯特帝国是不是已经走到了它的尽头。
      法斯特帝国的中心,法斯特人的骄傲所在,曾经被无数大陆诗人称颂和讚美的无忧宫,仅仅是安静了数月的时间,再一次陷入了城卫军的包围之中。
      「里面的人听着,我现在给你们十二声数的时间,统统放下武器,出来投降,不然的话,格杀勿论!」
      手持一柄巨大的战斧,布利亚古的庞大身躯坐在同样巨大的红色战马上,有着一种令人难以想像的压迫力。
      随着布利亚古那有如巨雷一般的喊声落下,他身后的将士开始齐声发出了叫喊。
      「一!」
      「二!」
      ……「五!」
      起先还是数百人的喊叫,但到了三声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上万人的叫喊,那种声势真的是惊天动地,连整个艾司尼亚的城壁似乎都要发生摇晃,更不用说无忧宫的高楼深墙。如此惊天动地的气势之下,甚至让人不禁怀疑,可能再有几声喊下来,整个无忧宫就要轰然倒塌了。
      守卫无忧宫中的侍卫无不面面相觑,上一次被攻破的景象就像是在昨天发生,有些人甚至心神摇动,目光游移。
      侯青见状顿时在心中暗暗叫苦,布利亚古这一手心理战术委实出人意料,一方面提高了城卫营将士的士气和凝聚力,另外一方面又极大的打击了无忧宫侍卫的斗志。如果说,布利亚古一开始就採取强攻的话,可能使得无忧宫中的侍卫产生同仇敌忾的心理,全力以赴守卫无忧宫,这样还可能有得一拼。而现在这样的攻心战法一出,原本就不太同心协力的侍卫队很可能会分崩离析,不战自溃了。
      「有趣的对手,真是看不出来,居然会弄这一手的。」
      正在忧心忡忡,想向叶天龙建议的侯青突然听到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喃喃的说了一句,接着看到他大步流星的往无忧宫门走过去,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是足以让侯青永生难忘的。
      ###「把大门打开!」
      听到叶天龙沉稳有力的命令,把守无忧宫大门的侍卫全部心神一震,用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叶天龙。
      「八!」
      气势如虹,每一个城卫营的将士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热血在沸腾,心中的战意在熊熊燃烧,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有千军万马,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蓦然,一声穿金裂石的长啸从无忧宫的大门处响起,有如一把锋利的长剑,一下子楔进了喊声的缝隙之中,将城卫营将士的震天喊声生生的斩断。
      随着无忧宫大门缓缓的打开,第九声的数停在了城卫营将士的喉咙处,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那一个正昂首阔步走出无忧宫的男人身上。
      无忧宫大门两边的灯光照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脸上,所有的城卫营将士无不发出了轻轻的骚动声,这个人的身上没有带武器!
      认识他的人低呼了出来,让不认识他的人也知道了眼前的男人就是他们今次出动的唯一目标,法斯特天龙军团的军团长叶天龙。
      叶天龙的目光如刀,缓缓的从眼前的士兵脸上扫过,那种无形的气势和威严让城卫营士兵为之畏缩不前,有些人士兵甚至本能的暗暗往后一缩身子。艾司尼亚的无敌剑手,法斯特帝国战无不胜的将军,以十万之众击败云阳五十万大军的惊世战绩,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面,这个男人所经历的无数事迹,无不在法斯特民众的心目中,树立起了一个强大的英雄形象。
      看到如山般屹立的叶天龙,布利亚古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种非常古怪的神色,挣扎着想张口下令,叶天龙已经抢在他之前蓦然大喝了一声。
      「你们想干什么?难道要造反吗?」
      其声如雷,震得众人的耳鼓嗡嗡作响。不少原来是隶属于东督府的士兵甚至改变了脸色,悄悄的往后退缩了半步。
      「都给我回去!」
      看到自己的威势果然震慑住了眼前的城卫营将士,叶天龙知道机不可失,立刻再度大声下令道。
      城卫营将士的阵容出现了轻微的波动,而此刻最为奇怪的是,自然就是立马站在最前面的布利亚古,巨大的身躯在战马上出现了轻微的颤抖,似乎是在和什么东西在抗拒着,双眼怒瞪,一副想说却说不出来的焦急模样。
      「胡说八道!大家别听他的,我们上,杀了他啊!」
      站在布利亚古身边的一个千骑长突然间像发狂般的挥起了手中的长剑,向叶天龙猛扑过来,同时他的口中也在大喊大叫着。随着这个千骑长领头的冲出来,他身边的几个同伴有如受到催眠一般,也开始向前移动脚步。这样一来,站在后面的那些城卫营将士也本能的开始行动起来。
      在城卫军士兵参差不齐的吶喊声中,整个城卫营的阵势也开始慢慢向前移动,眼看整个局势就要发生改变了。
      「以下犯上者,死!」
      喝叱声如雷贯耳,但身子却傲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叶天龙只是在嘴角扬起了一丝轻蔑的笑容,眼中的寒光电射,冷冷的看着那个当头冲出来的千骑长和他的那些同伴。
      刚刚越过布利亚古的身子,距离无忧宫的大门还有八九尺之远,那个千骑长和他的同伴们就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叶天龙整个人好像是突然间幻化出来一般,带着不祥的剑影黑芒已经到了他们的身前。
      天魔圣剑的黑色剑身伴随着炽烈的火焰,在城卫营将士的眼前闪动,旋舞,幻出了一道灿烂却是充满死亡气息的曲线。
      当头冲出的那个千骑长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令人心悸的黑色剑芒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剑折甲裂,在无坚不摧的天魔圣剑和浩然无匹的暗黑真力前面,百炼而成的甲 和纸做的没有多少区别。
      赤红的鲜血在空中飞溅,残肢断首向四下飞散,抛洒。而这一切,仅仅是在一息之间所发生的。
      短促的惨叫声中,千骑长和他身边那些同伴好像是在比赛谁倒的最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倒了满地残缺不全的尸首,腥红的鲜血洒满了方圆八尺的地面。
      佔据着城卫营将士视线的黑色剑芒和赤红烈焰还没有完全消散,叶天龙的身影已经退回到无忧宫的大门口。
      手持着烈焰飞腾的天魔圣剑,冷冷注视着城卫营将士的叶天龙浑身上下散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杀气,一瞬间,似乎连他四周的空间中都瀰漫着一种可怕无比的死亡之气,那种感觉,好像是一挨进这个範围内,就只有血溅五步。
      刚刚前进了两步的城卫营士兵不由得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带头的那几个长官的尸首和满地的鲜血,无不让他们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惊人的实力和可怕的威势。
      单枪匹马站在城卫营将士的阵前,雷霆万钧的一招击毙了十来个城卫营军官,这种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散发出来的绝世霸气,无疑给了在场所有城卫营将士极大的震撼。想到那几个素来身手不俗的千骑长刚一出头便被叶天龙轻易击毙,在沉重的心理压力之下,其他城卫营的士兵更是缺乏了向叶天龙出手的勇气。
      这个时候,所有城卫营的将士都需要一个出面带头的人,一个有实力能够带领他们向叶天龙出手的长官。要知道,这些城卫营中的很多士兵,原本就是叶天龙所统领的东督府下属,而其他的士兵除了极少数是新招募的外,也都是原来艾司尼亚城卫军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叶天龙可以算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让他们来真正面对面和叶天龙交手,他们根本就无法提起与他动手的勇气。
      何况,眼下的情况也非常複杂,作为军政方面的高级官员,在还没有被正式下令解除职务之前,叶天龙的身份还是法斯特帝国的军团长,青州等地的总领,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说,城卫营的士兵和叶天龙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虽然有些城卫营将士是决心为尤那亚效力的,可身为城卫营都指挥、尤那亚的亲信之将,布利亚古就在他们的前面,既然连他没有出声,其他的人也自认没有那个份量站出来领导众人向叶天龙的权威挑战了。
      所以说,现在的局势变得非常微妙,原先就对尤那亚不满的那些城卫营将士和效忠尤那亚的士兵一起在等待着一个领头人的出现,只是他们双方所期待的物件有所不同。
      叶天龙深深知道现在的情况,在这种沉默对峙的后面将是什么,他能否依靠自己的威势和魄力重新收服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关键就在此一举了。
      「都回到自己的驻地去!」
      用真力所发出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但却十分清楚的传到了每一个城卫营将士的耳朵里面。说罢,叶天龙慢慢扬起了手中天魔圣剑,霎时间,炽烈的暗黑魔气有如狂涛一般向前方涌过去,触者无不脸色大变。
      无忧宫前那宽阔无比的大广场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沉默之中,除了火把燃烧着偶尔爆出的脆响外,甚至连稍微粗一点的呼吸声都没有。
      「难道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
      一双虎目变得黑沈慑人,叶天龙向前迈出了一步,气吞山河,这一刻,就连叶天龙他自己也不禁产生出一种傲视天下众生的奇怪感觉,似乎在他眼前的上万名城卫营将士只不过是一群蝼蚁之辈,自己举手投足之间便可打发。
      说来也奇怪,随着叶天龙这一步的迈出,整个城卫营的阵势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以一人之威,居然可以让上万法斯特帝国最精锐的城卫军退缩,如此一个前所未有的场面,委实让人难以置信。
      再上前一步,又一步。整个广场上一片死寂,只有叶天龙沉稳的脚步声,有如暗合天地至理一般,令人心神俱颤。
      城卫营将士的阵容已经退后了好几步,越发显得布利亚古的一人一骑孤零零的站在前面,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为何这个一力带头围攻无忧宫的男人,会一言不发,眼睁睁的看着叶天龙一步步的控制住整个局势?
      ###「你看到了什么?」
      在距离无忧宫有一个街区之遥的一座高楼上,月色透过敞开的排窗,照射在说话的男子身上。这是一个相貌极其斯文的年轻男子,一头微微曲捲的金色长髮,除了有少数几缕散乱的垂挂下来之外,全部都扎束在脑后,秀气的方脸上挂着一副金边眼镜,浑身上下传递着一种难以形容的优雅。
      「好强大的气势,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有这样可怕的实力。」
      回答问题的是站在窗边的一个黑衣男子,他的手中捧着一根长约一尺有余、半径三寸半左右的黝黑铁管,放在右眼上,左眼紧闭,铁管前端所指的方向正是无忧宫。
      从这个男子身上打扮来看,应该是那个金髮男子的侍从保镖一类,因为他那黑色的劲装上绣有主人的家徽,腰间所佩的双手长剑上更是烙上了同样的家徽。可是从他的话语中,又听不到侍从保镖所应有的对主人的敬语。
      这两个男子,是从城卫营出动包围无忧宫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站在这个地方。按照一般的道理来说,从这座高楼到无忧宫前广场之间的距离实在过于遥远,即便是他们的目力再出色,也不可能看清楚那边的情况。可这两个人却一直看得津津有味,因为他们依靠的就是那个黑衣男子现在拿在手中的那个物件。
      「是啊,没有想到这次来艾司尼亚,会遇到这样有趣的事情,又见到了这样一个男人,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金髮男子伸手扶了扶脸上的金边眼镜,有些感慨的望着身边的黑衣男子。
      「伍德格雷尼,你跟我有多少日子了?」
      这个名叫伍德格雷尼的黑衣男子微微一楞,旋即回答道︰「十八年五个月零八天了。」
      「你还记得真清楚。」金髮男子听到伍德格雷尼的回答,不禁微微摇头,「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做我的奴隶剑士,为什么要答应我当初的请求呢?」
      奴隶剑士,这是英西帝国的一种风俗。每一个英西帝国王公贵族的身边,都会有这样一个武技高超的奴隶剑士,作为他的贴身护卫,而且这个奴隶剑士一般都是自小就和他的主人生活在一起的,接受着和主人一样的教育,可以说,这个奴隶剑士是主人身边最亲密的人。
      「这是命运所注定的,谁也无法改变它。」伍德格雷尼紧闭的左眼猛的睁开,一道锐利的电芒倏然闪过,有如利剑劈开了夜空。「而且,我也是心甘情愿追随在您的身边。」
      似乎不愿再多谈论这个问题,伍德格雷尼一说完马上将两个人之间的话题重新拉回到目前的情况上来。
      「为什么那个布利亚古会任由叶天龙逐步掌握局势,而不採取任何的措施呢?」
      金髮男子的身形重新转过来,面对着窗外,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问题也是我想知道的。既然是布利亚古带领军队围攻无忧宫的,他就应该带头出手。可现在你看他居然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局外人一般,难道说是叶天龙给他的心理压力真的有如此之大吗?」
      「这不可能的,布利亚古不会是这种人。以他这样一个武技高超的战将,其心志绝对是强悍无比的,怎么可能会被叶天龙这样压制住心神呢?」
      伍德格雷尼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自己的主人,同时将手中的那个铁管递给金髮男子。
      「这个千里镜真是奇妙,隔了这么远的距离,竟然还是毫髮可见。你看布利亚古脸上那种的表情,我觉得其中一定有古怪。」
      轻轻笑了一下,金髮男子没有说话,而是伸手从伍德格雷尼手中接过千里镜,举到自己的右眼上,同时闭上左眼,开始仔细观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