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梦中的女孩 第三章 更多>>
 

    梦中的女孩 第三章

    时间:2018-07-10 安少廷迈步走进女孩的房间,很出他的意外,什么事也没发生。
      但他警觉的心并没有立刻就鬆懈下来。他就站在距大门两步的地方,两眼迅速地环顾整个房间。
      这是一个市里常见的独间公寓,一进门的左手是厨房,一个高台将厨房和房子其他部份隔开,房子中间放着一张整洁幽香的铁架小床,另一边是个通向洗手间的小门。房子的另一面墙上对着一个拉上窗的窗户,窗户下一个小桌子,上面整洁地放着一些书和一些常见的文具。
      一个典型的单身公寓,除了整洁和空气中瀰漫的幽香,安少廷感觉不到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他倒是反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安少廷注视着整个房间,好像的确是没有人的迹象。他那扑通扑通的心总算稍感安定下来,但还是不能立刻就完全放心。
      女孩在他身后关上房门锁好,立刻转到他面前,马上开始用猛烈急促的动作脱去外衣和长裤,露出她美丽的肌肤——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裤的少女美丽的裸体。
      安少廷看到眼前如此美丽的女体,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一个女人的真实的裸体——在色情网站上看到的无数裸体图片哪能和面前这个活生生的纯洁美丽的女孩相比啊!
      还未等安少廷回过神来,女孩猛地伏倒在他面前,她的头几乎贴到了地上,用清晰明朗、约带颤抖的声音说道:
      「奴儿欢迎主人光临。」
      安少廷又一次惊呆了——天啊!这一切竟都是真的?
      女孩默默地伏在地上,穿着三角裤的臀部稍稍翘起,整个背部上有些条条块块的青肿,似乎像是鞭打过的痕迹。她的黑髮一大半掀起,露出她美丽的耳朵和雪白的颈部。
      没有骗局,没有曲折,一切就这么简单——但这也太让人无法相信了。
      现在安少廷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如何应付眼前突然出现的这般情景——面对一个自称「奴儿」的半裸女孩,自己该怎样表演才不会漏陷?
      他拚命思索着以前在元元网站上看过的各种暴虐和性奴调教小说,但在这一刻却一点细节也回忆不起来。
      唉!自己以前怎么不多注意注意这方面的故事呢?元元网站上最多的可不就是这一类暴虐的作品?那个图书馆里的暴虐分类里好像有近二十页的存档啊,大概是所有分类里最多的一种了吧?
      安少廷最喜欢读的都是些春色、校园之类的艳情小说,内心深处对那些对女人使用暴力的色情虐待很反感。但是那些他所喜爱的纯情的故事情节现在却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何才能装出常来的样子而又不被她发觉呢?如何才能表现得像个『主人』的凶残的样子来呢?他以前对这种角色可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一下就要让他做,实在让他为难。
      他现在心里只想将地上的美女抱起来用手搓揉抚摸个够。
      但他知道他只要出一个差错事情就会完全搞糟。不仅这个女孩不会再让他佔任何便宜,还很可能会引出那个真正的『主人』,那么…….
      天啦!他突然想到这一层,心中的恐惧一下又将他的心悬吊了起来。那个男人要是发现了他在这里大佔他的性奴的便宜,他们会不会……他们可能什么都会做啊……他安少廷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如此变态的秘密,还知道了女孩的住处,他们难道不会将他灭了口?
      但是眼前这个几乎是全裸的女孩,他怎么可能捨弃不玩呢?他还从未接触过真正的裸体的女人啊。
      就是死也值了。
      安少廷下定了决心,假装出一种非常冰冷的口气对地上的女孩说:
      「你趴着别动!听见了吗?」「是的。主人。」
      安少廷绕开女孩的身子,将身子贴在洗手间门边的墙上,满意地看到女孩听话地紧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安少廷快速地在洗手间检查了一遍,又来到窗口撩起窗向外看了看,很满意地发现窗户正对着一个平台,从这个平台上他可以很容易跳到右边的平台上,那个檯子好像可以通向安全防火梯。
      这太好了,万一那个男人突然来了,自己可以从这个窗户逃走。他準备将窗户上的插消拉起以方便逃跑,却发现插消已经坏掉了。这正好,这个环境实在太有利了,有了如此方便的后路,真出意外他也可以对付了。
      女孩依然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
      安少廷稍稍安下心来,渡步来到女孩屁股后面的小床上坐下,开始贪婪地看着地上仅穿三角裤和胸罩的府卧的女孩,紧张的心跳冲击着他的全身血液。
      这下可不真的梦想成真了?简直比最疯狂的梦想还要疯狂。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将女孩娇嫩的肉体抱进怀里。
      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缓慢地对地上的女孩说道:
      「你转过来。」
      他的冷冰冰的口气连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女孩头几乎紧贴着地,慢慢用手脚爬着转动身子,将头对着安少廷,依然保持着她刚才的姿势。
      安少廷再发出命令:
      「你站起来吧。」
      女孩乖乖地爬起来,低着头不敢用眼看他,两手不安地放在身体两侧。她半长的头髮披在肩上,但遮不住她雪白的胸部,挺立的乳房将胸罩撑得高高地鼓起,完全呈现在安少廷的眼前。
      近乎完美的身体上似乎有些青肿的痕迹,像曾被鞭子抽过留下的印记,也像是她天然的胎印。两条匀称的大腿紧紧并着,雪白的腿上好像也有些不该有的青肿。
      安少廷呆呆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半裸的女体,裤裆里的阳具已急速地膨胀起来。那天在超市里他只看到了她的胸部的上半的一小部份,那已经就让他血脉喷涨了。而现在……天哪!真是太美了。
      安少廷很满意女孩低着头的方式——他宁愿她不要盯着自己看。虽然这里的灯光不很亮,但被她看长了总难免会被她瞧出破绽。好在女孩已经认定他就是她的『主人』,她现在还不敢直视他这个冒牌货。
      「你把身上的东西都脱光。」
      安少廷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她会听令脱光吗?她以前脱光过吗?既然做了性奴,连吹喇叭都做,应该没有问题吧?如果她照做的话,他可不即将要看到他这一生第一次看到的全裸的女人了吗?——而且还是如此美丽女孩的裸体?
      女孩没有任何抗议,毫不犹豫就乖乖地将手背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双肩缩紧一抖,再用手将鬆下来的胸罩从两个胳膊上拉下来。
      安少廷激动得几乎无法呼吸。
      哇!好一付动人的乳房啊——被乳罩盖住的乳房比边上的肤色更白一些,两个三角形的乳罩的印子中间是两个紧凑圆滑的乳房,上面两个乳尖就像是两个熟透了的小桑果,直直地凸出在她的胸部,忖托出一幅极其挑逗的性感画面。
      安少廷还没来得及回味这幅激荡人心的裸体画面,女孩紧接着弯下了腰,退下了她身上仅存的三角裤,抖了两下双腿,将内裤踢到了一边。
      然后她再次笔直地低头站好,两手依然放在身旁,将整个身子向安少廷完全地开放,任他随意观赏。
      啊!
      安少廷再次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裸体女人啊!
      他的眼光贪婪地落在她那黝黑的阴毛三角地,然后在她的全身瞧来瞧去,简直觉得两个眼睛根本不够用了。
      安少廷这时的体内热血翻腾,膨胀的阳具在裤子里勃然跳动,他被眼前他这个第一次看到的异性裸体刺激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激动的心情叫他几乎立刻就克制不住自己,真想马上就扑过去在这个美丽的肉体上上下下结结实实地摸个够。
      这么真实的女孩的裸体,他怎能不渴望好好摸个痛快啊?
      安少廷心里思索,既然这个女孩认定他是她的主人,他要用手摸她的身子,她决不敢反抗逃避。她不是在元宵店门前说过吗,只要是在她的房间里,可以任他施为?
      但是自己这种猴色的样子,会不会让她奇怪生疑?
      他添着乾裂的嘴唇,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而想要摸捏眼前这个美丽的裸露女孩的身体的强烈冲动已让他无法再冷静地坐着不动了,这么刺激男人感官的画面就是换了古代的柳下惠来他大概也不可能不动心吧?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对她用尽可能冷静的语调命令道:
      「你过来。」
      女孩依言走上两步。现在她的双乳就正对着他的双眼了。
      他有些颤微微地伸出右手,用五个手指轻轻地捏住她的左乳房。
      他平生第一次摸到了女人最性感的部位——柔软的乳房。
      啊!原来女人的乳房捏起来是这种感觉。安少廷全心身地体会着这个自己从来不曾有机会触摸过的女人的乳房,通过手指的触觉仔细地感受着这迷人光滑的嫩肉。
      女孩乖乖地站在他面前任他捏摸,身体在他的摸捏下禁不住一阵颤抖,两个乳房现在更加挺立了。
      安少廷捏过一个乳房后不再拘谨,跟着另一个手也捏上了女孩的另一个乳房,手指向外滑摸,两个都已出汗的手心同时轻轻地抵到了她乳尖的头子上,让她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啊……」
      安少廷实在难以相信这一切——现在自己就坐在这个女孩的香床上,任意地摸弄着这个他就在半个钟头前还不敢梦想能让她成为他的情人的梦中女孩的肉体——就是做梦,他也无论如何做不出如此令人奢望的美梦啊!
      但现在一切都变成了现实——而且现实甚至比他最大胆的梦想还要美好。
      他的左手依然在她的乳房上恋恋不捨地摸玩着,另一只手开始沿着她光滑的腹部向下摸去。
      他兴奋地几乎要叫出声来。
      他的手滑到了她的阴毛上,再向下摸,他摸到了更多的阴毛。然后,他用食指慢慢滑进阴毛下的肉缝处——啊!女人的最隐密的部位被他摸到了——阴户!
      对女人性器官的结构,安少廷是知道不少的,网上有太多的放大的女阴特写照片。
      但现在他摸到这么一个真正的阴户,内心的激动简直难以言表。观赏那些在照片和录像里的阴户哪里能够和他现在亲自用手摸索的感受相比啊!
      他的手指摸到了两片潮湿的鼓起的肉牙,稍稍用力他的手指就挤进了她那肉缝里更潮湿的大片嫩肉。
      啊!安少廷心里一阵激动,他知道自己已经摸进了女孩的阴唇里。
      忽然,他记起无数的小说中都提到的女人的阴户在性起时就会潮湿。这么说来,这个女孩在自己这样的摸弄下不是已经被刺激起来了吗?
      他为这个发现激动起来。他开始慢慢回忆起元元网站上那些小说里经常描写的女人被男人抚摸而刺激起性慾的情节,现在看来真有这么回事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可以拿这种问题来「拷问」这个『奴儿』。
      对!这不正是许多暴虐小说里描写的情景?——逼女人承认自己淫蕩,让女人为了自己的身体淫蕩反应而羞辱。
      安少廷用嘲笑的口吻问道:
      「奴儿,你底下是不是湿了?」「是的,主人。」
      女孩乖乖的承认,让安少廷大感没趣。他本以为她会羞愧地否认,然后他就可以将湿润的手指给她看,以逼她承认。
      「你为什么会湿啊?」「因为被主人玩,奴儿就会湿。」
      虽然女孩的回答也非常刺激,但不是安少廷以为的她会说「因为我很淫蕩」之类的话。安少廷进一步逼问道:
      「你是不是个很淫蕩的女人啊?」「是的。主人。」
      和女孩的对话没有什么大的刺激,让安少廷有些失望。女孩对什么都乖乖的承认,再问她还有什么意思?而且女孩乖顺的样子也让他心生怜悯,他实在不忍再用语言去羞辱她。
      他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在她身上乱摸的手指上,用心体会着手指在这个动人的肉体上触摸的每一个细微感受。
      他想就这样在她身上一直摸下去。真是太刺激了,他可是永远都摸不够的呀。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只是这么摸。没有哪个主人只用手摸自己的性奴吧?
      他全身的慾望早已经膨胀到了顶点,也该是干真的时候了。
      但他还是犹豫下一步该怎么进行。毕竟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性经验,他连如何将自己的阳具插进这个阴户他都没有底。
      走一步是一步了。安少廷快速地解开自己的白衬衫的扣子,将衬衫一下脱掉扔在床上,露出他还算健壮的胸膛。他正準备自己脱下裤子,突然想起为何不让这个『女奴』为自己服务?
      他心下得意,身子向后用两手撑靠到床上,对着站在面前的女孩命令道:
      「帮我脱掉裤子。」
      女孩好像有些吃惊地看着他的身子,不敢怠慢,立刻按他的吩咐开始为他解皮带脱裤子。
      他更加得意地看着这个女孩为自己服务,一下就将挺立的阳具暴露到女孩的面前。
      女孩弯腰脱下他的裤子后,没等他的命令,就一言不发地用手抚摸起他的肉棒,然后主动将嘴唇送到他的龟头上,轻轻地吻弄起来。
      女孩嘴唇在他的肉棒上摩擦传来的强烈的刺激像一股电流,一下传遍他全身,让他几乎呻吟出声来。接着一股吸力将他的阳具吸进去,她的嘴紧紧包住了他的肉棒。
      啊!……
      他深深地倒吸一口气,坐在床上舒服地享受起这个女孩第二次为他做的口舌服务。
      安少廷心里琢磨这样也正好,就让她再为他口交一次,省得他胡猜乱搞出了差错反而不美。看她两次主动为他口交,估计她那个真正的『主人』很可能经常会让她这么做。
      而且女孩的嘴巴套弄在他肉棒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一回他不再像上一次在电梯里那么手足无措,现在不仅可以好好体会肉棒在她温暖舒适的嘴里被包裹住的感觉,而且还可以清楚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她嘴里进进出出的美妙情景。
      他彻底陶醉了。
      突然女孩猛地加快了嘴巴的速度,将他刺激地大叫起来。
      「啊!」
      女孩立刻吐出嘴里的阳具,有些胆颤心惊地低下头,用低低的声音急促地说道:
      「啊!对不起!主人。」
      肉棒离开了女孩的嘴,一道口水顺着肉茎慢慢下流。刚刚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突然消失,让安少廷有些不快。他听见女孩的话,立刻本能地问道:
      「你对不起什么呀?」「啊……奴儿……对不起……奴儿动作太急了……请主人惩罚奴儿吧。」
      女孩一边用恐惧的语调说着,一边慢慢地跪在了地上。
      安少廷看着眼前娇羞的女孩裸露着的细皮嫩肉,哪里捨得真的要惩罚她这样一个娇嫩的身子。
      但是——突然,他记起自己的『主人』的身份,他马上将差一点就说出口的「我就不惩罚你了」的话生生地嚥了回去。
      他可以想像得到,那个真正的『主人』一定会非常凶狠地惩罚她。否则他怎么能将她调教得如此乖顺?那还不是许多次严厉的惩罚将她训练成了这个样子?
      他内心突然对那个『主人』生出一股强烈的嫉妒和仇恨——哪个人能够如此残忍地将这么一个纯洁无辜、软弱娇嫩的女孩用暴虐的手法训练成这么一个供他发洩他变态的性慾的奴隶?——这个女孩可是他安少廷的梦中情人啊!
      连她口交的动作稍快一点,她都要受到惩罚,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人性了?
      真不知道她在被那个野蛮男人的调教过程中还受到了多少肉体痛苦和精神折磨。
      安少廷对眼前跪着的女孩生出了无限的同情。心里涌起一股热流,恨不得立刻告诉她自己不是她的『主人』,并鼓励她鼓起勇气,勇敢地站起来,不要再对那个暴虐她的男人妥协——而且他安少廷将会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帮助她,一定会将她从痛苦的奴役中解救出来。
      但是——天啊!那么美妙的口交——她将自己的肉体那么温顺地交给他玩弄——他实在无法抵御这巨大的性的诱惑——至少,现在他希望能得到他做梦也不敢想像的这个美丽的肉体。
      而且,安少廷还是第一次有机会玩弄女人的裸体。还远远没有玩够呢,他怎么可能现在就将实情坦白出来?
      还是继续扮演这个『主人』的角色吧。
      他一面这么苦恼地想着,一边琢磨如何将这个『主人』的角色好好地扮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