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第三集:骷髅魔军 第八章 巨竹谷_撸管男_草榴论坛地址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8888色大全免费青青草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三集:骷髅魔军 第八章 巨竹谷 更多>>
 

    逍遥小散仙 第三集:骷髅魔军 第八章 巨竹谷

    时间:2018-08-08 「快起床了,太阳晒着屁股啦!」
      一个娇脆动听的声音大声唤。
      小玄惺忪着醒来,睁目瞧见水若,不觉眉花眼笑,稀罕道:「居然一大早就过来,不用去后山帮忙了?莫非那些开山神弩全都做好了?」
      「嗯,差不多了,只等製造箭矢的宝瓶竹啦。」
      水若道。
      小玄一听,立时想起了那个蕩魔堡少堡主贺天鹏,哼道:「那家伙去巨竹谷了吗?」
      「还没呢。」
      水若忽然皱起了眉儿,轻嗔道:「别老是乱叫人家好吗?他又没惹你。」
      小玄坚持道:「老天作证,那小子定是个居心叵测心术不正的家伙。」
      水若生气道:「说你还来劲啦,其实人家挺好的,你瞧,这是什么?」
      说着抬起了手。
      小玄瞧去,见她手里握着只墨色小瓶,奇道:「什么啊?」
      「麒麟散,蕩魔堡最好的疗伤药,贺公子给的,他一听这边有人受了重伤,就立刻让我拿过来用,你快试试。」
      小玄怔了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家伙藉机讨好你呢,我才不要!」
      「乱说啥呀,他讨好我做什么?这可是用许多珍稀材料製成的好药,蕩魔堡从来不给外人用的……」
      「从不给外人用?那我不是外人么,他为什么就给了,这不正说明那家伙心怀不轨么!」
      小玄越来越觉得那贺天鹏有威胁。
      「你……你到底要不要?」
      水若绷起了俏脸。
      「不要!我决不要那家伙的东西!」
      小玄梗着脖子。
      水若怒道:「不可理喻!」
      丢下话转身就走。
      「你去哪里?别走啊。」
      小玄大急。
      「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理睬你了!」
      女孩头都不回。
      小玄忙跳下床,追过去扯住她,陪笑道:「好好好,我要,我要啦还不行吗?」
      水若这才消了些气,道:「你受那么重的伤,正需要这样的好药,贺公子说……」
      「那就理睬我啦?亲一个。」
      小玄笑嘻嘻道,拥着玉人搂搂抱抱。
      「贺公子说这药除了有疗伤神效外,还具克邪却秽之功,你给那老妖怪的邪法伤着,体内必……唔……别胡闹啦……」
      水若给他缠闹得无法往下说。
      「既然不用去后山帮忙,那今天一定要好好陪我。」
      小玄一边说一边把嘴巴往女孩儿脸上乱凑乱拱。
      「死猪头,人家在跟你说正经话呢!」
      水若发嗔起来。
      「好啊,那我们到后山去散步吧,边看风景边聊。」
      小玄赶紧提议。
      水若一听,耳根骤时烫了起来,倏地挣出男儿的怀抱,涨红着脸道:「你……你可越来越坏啦!」
      「哪有啊,去散散步又有什么呢?你怕去后山,那就去城里逛一……」
      小玄忽然想去给夭夭买几套衣裳。
      「再乱说我可翻脸了!」
      女孩的柳眉已高高挑起。
      小玄怕她真的生气,赶忙收起嬉皮笑脸,肃容道:「好好,我们就在这屋里说话,端端正正地坐着对面说。」
      水若瞧见他那万载难遇一本正经的模样,自己却想笑了,咬唇道:「这也不行,我今儿还有别的事。」
      「什么事?」
      「你先好好休息,等明儿我再告诉你。」
      水若哄道。
      「到底什么事?不说不放你走!」
      小玄捉着她。
      水若迟疑了片刻,终于道:「好吧,跟你说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一言为定。」
      小玄满口答应,见她脸上神神秘秘,不禁大感好奇。
      「我也要去巨竹谷呢。」
      水若微笑道。
      「什么?去……去哪?」
      小玄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也去巨竹谷,待会跟贺公子一块去,顺利的话今晚就回来,最迟明天。」
      小玄大吃一惊:「你要去巨竹谷?开什么玩笑!昨儿没听飞萝师叔说么?那里可是七邪界的地头啊!」
      「这个无需担心,贺公子说他家里一直跟巨竹谷有生意往来,之前已去过许多回了,跟那儿的人挺熟,绝无危险的。」
      「不行不行!传说七邪界的人个个心狠手辣,万一出了差错,那家伙如何护得了你?」
      小玄把头摇得拔浪鼓一般。
      水若噘嘴道:「唔……要去!我的碧波刃掉在湖心岛上,现在没武器了,贺公子说巨竹谷专门出产极品兵器,到时要帮我求一件,而且我曾听娘说过,巨竹谷的玉带湾藏着地界一十九灵脉中的太碧,是天地间最美丽的地方之一,这次我定要去亲眼瞧瞧的。」
      小玄呆若木鸡,心里却念如电转:「姓贺的小子果然不是好东西,竟以此引诱水儿跟他出去啊,这一路景物怡人孤男寡女……呜……好阴险的家伙!」
      水若瞧瞧他,忽然低声道:「你就放心好啦,人家又不是小孩子。」
      小玄心里已有了主意,于是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去,那我陪你去。」
      「哈?」
      水若一愣:「你怎么能去?你身上还有伤呀。」
      「早就好了,不信你瞧。」
      小玄抬起一手,随意捏了个火莲诀挥出,旋听「呼」的轻响,一朵不小的火焰骤从他手上脱出,形如莲花盛放,悬空徐徐燃烧,居然持续了好一会才渐渐消失。
      「哇,这么久……小玄你终于有进步了!」
      水若高兴道。
      小玄呆了一呆,连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何能如此,倘照从前,他用这招火莲诀施放的火焰顶多只能持续一个呼吸的时间。
      「不过你别逞强,就算好了,也应该继续休息,哪能刚好就到处乱跑,万一累着怎么办。」
      水若依然不答应。
      「你不是说此行绝无危险么?既然如此,我不过是去看看风景,哪里会累着。」
      小玄争辩道。
      「可是那儿离这里有百多里路呢……」
      水若仍觉不妥。
      小玄急道:「不让我去,那打死我我也不放你去!」
      水若知他其实是不放心自己,心里甜丝丝的,又想能同心上人相伴着游山玩水,的确是无比惬意的事,不觉有些心动,终于道:「那我先去问问贺公子,看他肯不肯带你一块去。」
      肯才怪呢!小玄心忖,眼珠子一转,遂问:「他现在在哪里?」
      「他在后山等着呢。」
      「我跟你一道去问他,免得你来回跑。」
      小玄肚里边飞快打着小算盘。
      水若心想没错,便道:「好吧,但咱们约法三章,倘若贺公子不肯带你去,你可不能乱发脾气。」
      小玄满口答应。
      ******后山小径旁,苦候的贺天鹏正翘首以盼,远远望见水若行来,赶忙迎上前去,满面俱是喜色,方要招呼,不想又瞧了跟在后边的小玄,怔道:「程姑娘,这位是……」
      「你忘啦?他是我五师弟崔小玄呀,昨儿在后山遇见过的。」
      水若有点不悦道。
      贺天鹏一拍后脑勺,大声道:「嗳哟!瞧我这记性,老弟万莫见怪啊。」
      这家伙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哩,小玄心中着恼,却笑瞇瞇道:「没事没事,有些人我也见过就忘的,更何况大泽俊杰贺少堡主呢。」
      贺天鹏一时没听出他是赞是讽,瞧瞧水若,不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是怎么回事,咳了声道:「程姑娘,嗯……时辰已不早了……」
      「贺公子,你能不能再多带一个人进巨竹谷?我师弟也想一起去瞧瞧。」
      水若问。
      贺天鹏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个……这个……」
      「不方便是吗?」
      水若望着他又问。
      「嗯……只怕……只怕人多了会出什么差错……」
      贺天鹏吱唔道。
      这家伙分明不愿带我去!小玄心里冒火,忽笑道:「会出什么差错?贺少堡主不是说跟那里的人挺熟吗?」
      贺天鹏盯着他道:「其实巨竹谷是不允许外人进去的,倘若给发现,立即格杀无论,嘿嘿,崔老弟不怕吗?」
      「原来这么危险啊,那你还带我师姐去?」
      小玄挤兑道,转头去瞧水若。
      贺天鹏微微一怔,忙道:「人少就好办点嘛,只照顾一个在下还是有把握的。」
      「原来如此,那我就自己照顾自己如何?」
      小玄坚持着,心知自己在这紧要关头上一软,美丽的可人儿就会落入魔爪。
      「我劝老弟还是莫去为好,巨竹谷守卫严密机关重重,更有许多兇猛异兽,绝非好玩之地。」
      贺天鹏加重了威吓。
      不知水若是否瞧出了什么,忽然道:「贺公子,昨儿你怎么不是跟我这样说的?既然如此不便,那我也不去好了。」
      贺天鹏愣了一下,立时转了口气:「其实多一人问题也不太大,只是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时崔老弟可不能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
      小玄笑逐颜开,心里满意极了水若。
      「时辰不早了,那我们就动身吧?」
      贺天鹏道。
      水若点点头,东张西望问:「你不是说你有辆鹿蜀车么,在哪啊?」
      「在这里。」
      贺天鹏微微一笑,用手拍拍腰间的法囊,接着低低地颂念了起来,数息之后,猛听一声令人悦耳的嘶鸣,一辆由四头奇兽牵拉的车子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哇!这就是鹿蜀么?」
      小玄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四头奇兽,只见四兽大小如牛,长相相同,俱为白首赤尾,週身虎纹,果然是传说中鹿蜀的模样。
      水若也瞧得眼睛发直,兴奋道:「白头……虎纹……红尾巴……真的是鹿蜀呀!我还是头一回看见哩。」
      贺天鹏面有得色,潇洒笑道:「上车吧,让它们把你送到巨竹谷去。」
      水若满脸雀跃,转头向小玄招手:「快来啊。」
      「这家伙居然真的有鹿蜀,而且还是四头……」
      小玄眼红无比,失魂落魄地跟水若上了车。
      贺天鹏随后上车,挨着水若就要坐下。
      小玄瞧见,立即大咧咧地跨到当中坐下,隔开了水若。
      贺天鹏满面不悦,却又无可奈何,只好从法囊中取出一根通体晶亮的长鞭,挥甩着驱策宝车出发。
      四头鹿蜀开蹄而奔,初时并未觉得如何,但过不片刻,便见两边景物以惊人的速度掠过,待到后来,整辆车子竟是常常离地飞起,没瞧清楚,便已奔驰下山出了泽阳城。
      「鹿蜀不但善驰,而且全身是宝,每一处俱是极其珍稀的炼符炼宝材料……」
      小玄垂涎欲滴,犹未能从震撼中回神。
      贺天鹏每挥一下鞭子,便会带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水若忍不住问:「贺公子,这鞭好奇怪呀,不知是什么做的?」
      「它唤凝电鞭,材料虽珍,但关键之处,却是在于它身上种有六道不同的电相法符,因为鹿蜀最害怕闪电。」
      贺天鹏微笑道。
      「哦,你的宝物不少呀。」
      水若道。
      「蕩魔堡的宝物的确不算少,但比起令尊大人,可就天差地远了。」
      贺天鹏的回答虽谦,面上却露出一丝骄傲之色。
      水若已近两年没有回家,顿给他的话语勾起思亲之情,一时静了下去。
      「程姑娘,你怎么啦?」
      贺天鹏驾着车,却一直留意着她。
      「我……有点头晕。」
      水若不愿言明,只好胡乱找借口。
      「我的鹿蜀车很稳的呀……」
      贺天鹏还以为她晕车,当下说说笑笑,又指点路过的美景风物,帮其分散注意力。
      水若情绪渐渐好起,心中感激,却忽然恼了旁边的小玄,手儿悄悄溜到下边,狠狠地拧了他腰眼一下,小声道:「死猪头,你在愣什么?」
      小玄乍然一惊,这才回过神来,道:「没有啊,我在看风景呢。」
      水若更不高兴,咬着红滟滟唇儿道:「我头晕啊!适才你没听见么?」
      「是吗?那我帮你揉一揉。」
      小玄也以为她晕车,赶忙挪凑上前,双手扶拿住螓首,用指帮她轻轻按摩两边的太阳穴。
      水若的气立时消去了不少,眼角瞥见贺天鹏瞪眼瞧着这边,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不要啦,给你越揉越晕呢。」
      「那你快看风景,别去想它就不晕了,啊,快瞧那边,那棵树你说长得怪不怪?」
      小玄一臂揽住玉人的纤腰,指点远方景色。
      水若脸薄,登给羞得满面绯红,急忙小声道:「有人呢。」
      如此机会,小玄焉肯放过,详作不解地低笑道:「嗯?除了我们,这里还有别人?」
      贺天鹏耳尖,闻言大怒。
      水若背着贺天鹏,倏把美目睁得溜圆,凶巴巴地瞪着他。
      小玄一阵心惊脉跳,但此刻有个讨厌的家伙在旁,岂甘让其小看,于是硬生生地撑着,嬉皮笑脸的不肯松臂。
      水若见硬的不行,只好换成软的,改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向心上人央求。
      小玄从未见过她这神情,竟觉比那凶巴巴的模样还要厉害百倍,心魂骤酥,终于放开了玉人的纤腰。
      但这一切均已落在了贺天鹏的眼内,他对水若暗存私念,禁不住一腔妒火狂烧,心里咬牙切齿道:「臭小子不撒泡尿照照,就凭你也敢来勾引奉天侯的女儿哈……臭小子啊臭小子!你快倒楣啦!」
      鹿蜀车的速度果然惊人,不过半个时辰,就听贺天鹏道:「到了。」
      话音未落已勒缰停车。
      水若与小玄瞧瞧周围,见车子停在一片大泽中处处可见的洼地里,四周俱是树木荒草,唯独没有半根竹子。
      「不是有百多里路么,怎么就到了?」
      小玄摸摸头问。
      贺天鹏冷冷道:「如果我愿意,还可以到得更快。」
      「这儿就是巨竹谷?」
      水若一脸迷惑,怎么瞧这个地方都跟传说中的巨竹谷差上十万八千里。
      贺天鹏立换了一副面孔,微笑回答:「这里是巨竹谷的一个入口,程姑娘请跟我来。」
      三人下了车,贺天鹏将鹿蜀车收回法囊,率先朝一片小树林走去。
      水若与小玄跟在后边,一路东张西望。
      三人钻入小树林内,来到一片卧于草丛的乱石堆旁,贺天鹏指着前边道:「那块碑便是巨竹谷的入口。」
      水若与小玄凝目望去,果然在乱石堆中看见了一块毫不起眼的矮小石碑,心皆大奇,近前再瞧,见那石碑裂罅纵横,其上无纹无字,除此之外并无什么异处。
      小玄忍不住问:「这就是巨竹谷的入口?这……这个东西怎么能进去?」
      说完忽想起一种穿墙过壁的秘术来,但立刻便否定了,因为石碑矮小且四周空阔,并无什么给遮拦住。
      「天地之间玄异无数奥妙无穷,巨竹谷为防外人进入,每个出入口俱设计得隐秘巧妙,这岂是凡夫俗子能轻易明白的!」
      贺天鹏绷着脸,对他再无半点客气。
      小玄满面胀红,瞧见水若对自己做了个鬼脸。
      贺天鹏接道:「待会你们闭上眼睛,照着我的话走,千万不能弄错,否则后果难测。」
      水若应道:「好。」
      贺天鹏走到距石碑约三尺处立定,叫他们两个跟上,道:「好,现在就闭上眼睛,然后从这里开始绕着石碑顺反手方向走,若我说停即止,绝不可多出半步。」
      言毕,率先闭眼绕着石碑转了起来。
      水若与小玄依次跟着,小心翼翼地照他所说闭目而行。
      正行间,水若忽觉柔荑一紧,已给一只微汗的热手握住,但觉其指又瘦又长,且是细皮嫩肉,完会不似小玄的手,心中吃了一惊,赶忙甩手,孰知那手却仍顽固地紧紧捉握,一时无法挣脱。
      这时忽听贺天鹏大声道:「大家好好走啊,心中不可分神,万一有什么行差踏错,不定会给传送到十万八千里外去!」
      水若给这一吓,又想多半是贺天鹏怕自己出错,因此才牵她的手,当下不敢再挣动,烫着脸儿由他握着,默不作声地继续行走。
      小玄却在悄悄默算着步子与圈数,心想若是巨竹谷里边好玩,日后还要再来。
      贺天鹏突又叫道:「停!现在转过身去,顺正手方向绕石碑走,也是等我说停就停。」
      于是水若与小玄依言转身而行,不知又绕了几圈,两人眼皮微微一暗,忽感肌肤生凉,极是舒爽,正在讶异,终听贺天鹏道:「停!可以睁开眼睛了,欢迎光临巨竹谷。」
      水若赶紧挣手,随知紧握的那只手知趣得很,竟已先一步鬆开收去,她满面生晕地睁眼,却见贺天鹏神色如常,彷彿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哇!」
      小玄怪叫了一声,水若这才注意起周围,剎那也给镇住,原来石碑依旧,但眼中所见已变成了无边青绿,漫山遍野儘是苍翠欲滴的参天巨竹,偶尔有风,便见滔滔碧涛滚涌而起,接着扑天盖地的清润之气掩袭过来,令人五脏如洗心旷神怡。
      「这一定是巨竹谷了!果然奇美……」
      水若呆呆道,一脸欲醉的表情。
      「走吧,前边还有更美的地方。」
      贺天鹏得色道,彷彿这巨竹谷是他家一般。
      三人沿着一条小径向前行去,贺天鹏显然对谷中极熟,边走边为水若指点景物,一路说说笑笑,故意把小玄冷落在旁。
      但小玄并不在乎,他天性最是嗜美,几给週遭景色迷倒,偶又瞧见竹林中一闪即逝的各种异禽奇兽,眼睛早已应接不暇,哪里还有心思争风吃醋。
      小径蜿蜒向上,三人走了许久,料想到了极高的地方。周围的竹子越来越密,遮天闭日荫凉近寒。
      小玄正如癡如醉,忽听前面的水若「哗」地轻呼,赶忙抬头,见她向自己招手叫唤:「快来瞧!」
      小玄见她惊喜满面,于是快步奔去,前方忽尔豁然开阔,原来已到了一个高崖之上,只见两边山崖夹壁延出一条巨大峡谷,由窄渐宽,直至无边无际,谷中全是数抱以上的巨竹,举目望去,浩如碧海,壮丽得令人呼吸几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