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大嫂_撸管男_草榴论坛地址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8888色大全免费青青草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继母、大嫂 更多>>
 

    继母、大嫂

    时间:2018-08-08 南台湾的夏天,天气非常炎热,星期六下午庄志扬开着货车在省公路上,心中想着这二个月来,不知道是犯什么沖,为何人生竟然是如此之难。丧父,相交四年的女朋友离他而去,哥哥因受不了丧父之痛,也或许是深具佛缘而远走西藏参透人生。
    庄志扬25岁,168cm,与时下年轻人没有两样,有差别的是他必须比别人更早承受人生种种苦难。在省公路驰骋的志扬,强忍着悲痛愤怒,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志扬心中想着,老天爷怎如此残忍的考验他,让他如此手足无措,如此孤立无援。脑海中突然闪过他继母沉兰馨美丽脸庞和动人身材,庄志扬边开车边擦乾眼泪想着,这世上还有这唯一没有血缘关係的亲人,与他相依为命,顿时心中轻鬆不少,开着想着‧‧‧,客户到了。
      而在同一时间,沉兰馨从午觉中惊醒。沉兰馨33岁,165cm,三围35
    -25-35是五年前嫁给志扬的爸爸,如今由秘书也接管了亡夫的扬承五金公司

      沉兰馨靠在床头回想着梦中情境,为何这阵子如此频繁的梦到志扬的爸爸呢?
    为何常常梦到和志扬在床上赤裸裸的缠绵温存,而每次在志扬肉棒要插入她小穴中
    ,总是惊醒呢?志扬的爸爸梦中告诉她,要她好好照顾志扬,要像母亲一样照顾志
    扬,要像妻子一样服伺志扬,而接着就是志扬和她在梦境中赤裸裸抚摸着,彼此亲
    吻着。沉兰馨感到她的下体已湿淋淋,三角裤已被自己的淫水浸湿一大半,只得起
    床往浴室去沖凉,换掉已沁湿的三角裤。
      浴室中,沉兰馨用莲蓬头沖着身体,边沖边想着志扬在梦境中那坚挺火热的肉
    棒,不知在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火热坚挺,前夫肉棒似乎没有如此火热坚挺,沉兰
    馨目前为止只跟前夫做爱过,她想着只有海绵体的肉棒可如此坚挺火热吗?梦境中
    她又为何是清爽的短髮呢?沉兰馨抚摸自己的美乳,丰臀,小穴‧‧‧‧‧,突然
    脑海中闪过一件事情,对了!前夫梦境中交代必须準备一牛皮纸信封,作为她和志
    扬间一些难以启齿的问题沟通管道。沉兰馨想着:她必须在志扬下班前把东西準备
    好,于是沖凉后,穿上轻便衣服便出门去了。
      晚饭后客厅沙发上,兰馨正面对电视机手靠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电视,志扬则坐
    在旁边单人沙发看着报纸,志扬被兰馨裙下风光深深吸引,不时眼光飘向兰馨大腿
    根上若隐若现的白色三角裤上,光滑滑嫩的大腿皮肤,白色三角裤的稍凹陷处,志
    扬心猿意马幻想着,志扬肉棒已慢慢变大撑在牛仔裤上。兰馨感到有一灼人眼神正
    搜寻她的窄裙下,技巧性把眼睛看上志扬的下体处,发觉志扬牛仔裤已被肉棒撑得
    涨鼓鼓,兰馨知道志扬交往四年的女友不久前背叛他,而向一年轻小白脸投怀送抱
    ,志扬深受打击,这阵子似乎闷闷不乐,不再像以前偶尔靠着她向她撒娇着。
      兰馨心想着,微微挪动臀部技巧性把大腿微微张开,让志扬欣赏着自己裙下春
    光,兰馨满意着她竟能让志扬冲动着,兰馨感到空气中有一喘息气息正蔓延着,儘
    管它是如此不露痕迹,但兰馨可感觉到它的存在。兰馨被志扬贪婪眼神探索着,兰
    馨感到下体燥热,只怕淫水会晕了三角裤,起身说:志扬,阿姨去沖个凉,待会去
    逛逛夜市,好不好。志扬猛然回神说:好‧‧‧好。志扬看着兰馨走入房间,志扬
    眼睛看着兰馨那裙子上三角裤的痕迹。志扬也回到房间準备沖凉。刚进房间却看到
    书桌上有一牛皮信封‧‧‧‧‧。
      信封上有一鲜红唇印,志扬打开信封,里面有一香水信纸写着:
      亲爱的志扬:
      阿姨见你这两个月来闷闷不乐,心中好捨不得;阿姨又怕跟你面对面谈论着,
    你会尴尬或者不愿意讲,所以阿姨只能用信封和你沟通着,只要你愿意,任何话题
    ,心中任何委屈,阿姨都愿倾听着,阿姨和你现在相依为命,只想更了解你,更关
    心你,彼此间有更亲密的感觉,阿姨希望你能透过这牛皮信封和阿姨沟通着。好吗
    ?信封上信纸上的唇印,是阿姨的唇印,这是阿姨诚意,希望志扬可感觉到。
      爱你的兰馨阿姨上
      志扬沖凉后走出客厅,见阿姨穿着淡黄色紧身无袖上衣,胸前微露白皙酥胸,
    迷人乳沟吸引着志扬眼光,配紧身牛仔裤,有清爽感觉。志扬说:阿姨好漂亮喔!
      兰馨微笑说:谢谢志扬的讚美,志扬喜欢就好。
      志扬接着说:阿姨,对不起,让妳担心了,志扬会好好藉信封沟通让阿姨不用
    担心。
      兰馨高兴抱着志扬说:好孩子,阿姨好高兴,好高兴。
      兰馨和志扬拥抱着,兰馨感到自己蜜壶花园被一坚挺东西顶着,兰馨脸红心跳
    轻轻推开说:志扬,去逛夜市了。
      志扬捉挟说:好啊!志扬和美丽阿姨逛夜市去了。志扬牵着兰馨的玉手往屋外
    走去,兰馨震了一下,随志扬走出去。
      在宁静的夜裏,沉兰馨又从梦中惊醒着,她坐靠着床头闭着双眼,回想着梦中
    如真如幻的情节,梦中志扬温柔的抚摸她美丽玉体,舔吻她全身,沉兰馨随着梦境
    中的情形,不自主用手轻轻抚摸自己丰满坚挺乳房,感到自己乳头已经变硬了,嗯
    ‧‧哼‧‧嗯‧‧‧‧‧志扬‧‧‧‧,当她舒服着瞇着眼担心往房门看时,却发
    现地板上有牛皮信封。沉兰馨兴奋着的去拿起信封,回到床上靠在床头看着,信封
    上她唇印旁画着一麦当劳符号,沉兰馨思索着为何志扬画麦当劳符号是什么意思呢
    ?沉兰馨拿出信纸看。
      兰馨,志扬让你担心了,志扬只是想不通,我那前女朋友长的酷似妳,志扬一
    直认为她会如同兰馨温柔贤淑,但没想到长的像,个性差别上是如此之大,一切都
    过去了,从今而后我不再对她有任何留恋。兰馨,信封上那麦当劳符号,是一俯视
    图,猜猜看,兰馨如此善解人意,如此美丽动人,志扬真的喜欢妳,甚至‧‧‧‧
    ‧。
      爱妳的志扬上
      兰馨想着志扬信中含意,兰馨一遍一遍看着,发觉信中竟没一句阿姨用语,麦
    当劳符号,甚至‧‧‧‧。志扬打哑谜,不明说。兰馨心中似有结论,但却是如此
    模糊,不确定。兰馨唯一可确定是志扬喜欢她,这就足够让她好高兴了,对她而言
    志扬似有一股吸引力,或许对所有女人吧!
      几天下来,信封上不只麦当劳符号,也多了兰馨公司的产品---伞行沙轮头
    ,也有一朵香菇。
      志扬信纸上更露骨的挑逗兰馨,兰馨此时已然了解,原来麦当劳符号,伞行沙
    轮头,香菇是志扬龟头的隐喻,兰馨脸红心跳,兰馨从没想到志扬虽善良努力,对
    女人却是如此具侵略性,毫不作做,却让她不感厌恶。兰馨想着彼此间关係的变化
    ,她并不是一位淫蕩女人,为何对志扬却如此放在心上呢?莫非打从一开始,她就
    喜欢上志扬呢?
      梦中情境是亡夫托梦,还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兰馨想着,突然脑中
    一闪,短髮,梦中与志扬缠绵时,自己是清爽短髮,难道冥冥中有着安排呢?
      又是週末了,因为兰馨公司是周休二日,但志扬今天还是要上班,志扬在一油
    漆总代理商上班。餐桌上,兰馨对着志扬说:志扬,今天下班早一点回来,帮阿姨
    挂一幅画,好吗?
      志扬说:当然好啊!帮美女做事,是一大享受。
      兰馨被志扬挑逗着脸红心跳,羞赧着低下头。
      志扬走到兰馨后面抱着她说:阿姨脸红了!
      兰馨说:你又不乖了。
      志扬从后抱着兰馨说:人家才没有呢?人家疼阿姨。
      兰馨站起来转身说:上班快迟到了,不要在撒娇了。
      兰馨话刚说完,志扬温热双唇立刻贴上兰馨火红双唇,兰馨睁大眼睛看着志扬
    ,志扬抱住她吻着她,兰馨惊吓着,随即闭上眼睛,享受如梦中的缠绵,志扬双手
    抚摸着兰馨背部,丰臀。
      兰馨酥软靠着志扬,彼此间发出重重喘息声,嗯‧‧‧嗯‧‧‧‧‧,志扬双
    手慢慢用力,用坚挺肉棒磨蹭着兰馨蜜壶花园,双手也深入宽鬆运动裤中,抚摸兰
    馨结实滑嫩的丰臀,慢慢由丰臀转前,隔着兰馨三角裤,用手指撩拨着蜜壶花园。
      兰馨呻吟着,嗯‧‧‧‧‧嗯‧‧‧‧
      志扬感到兰馨已湿了,轻轻推开兰馨说:兰馨不乖,都湿了。
      兰馨含情脉脉羞赧说:都是‧‧志扬啦!志扬才不乖。
      志扬接着说:兰馨不乖,舒服到湿了,都还克制自己,不敢叫出来。
      兰馨头低着说:人家才没有呢?
      志扬说:我去上班了。
      客厅中留下满脸红晕,轻轻喘息着的兰馨,兰馨回味着志扬的温柔,还有那坚
    挺的感觉‧‧‧。
      兰馨下午去剪了清爽短髮,穿了一件连身紧身窄裙。
      志扬下班回来后,一见兰馨说:阿姨,你好漂亮喔!
      接着就抱住兰馨在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志扬说:走,挂画去。
      房间内,志扬拿起电钻,水平尺,铁鎚,忙了一阵,已经汗水淋漓,于是脱了
    上衣,只穿一件运动短裤。志扬爬上铝梯,正在挂画时,突见扶助铝梯的兰馨脸正
    在他的短裤前,似乎迷惘着那志扬的气味。志扬顺势着偶尔用肉棒点在兰馨脸上,
    肉棒甦醒着,慢慢变大。兰馨脸上感觉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兰馨不知志扬故
    意的,只因兰馨脑中已空白了,如果有的话,就是志扬的肉棒。
      挂好画,志扬下铝梯时,兰馨才猛然回神,脸上红晕着。
      志扬从后抱着兰馨说:兰馨,你怎么感谢我帮你挂画呢?
      兰馨羞赧说:阿姨‧‧‧煮丰盛晚餐请你吃。
      志扬说:人家才不要呢?煮东西给志扬吃,那是阿姨应该作的。
      说完便吻上兰馨耳朵,兰馨震了一下轻哼一下,嗯‧‧,志扬边吻边舔着兰馨
    耳朵,白皙脖颈,滑嫩肩膀,双手抚摸着兰馨美丽身体,诱人身材。
      兰馨全身蠕动着,手轻轻抚摸着志扬强壮手臂,啊‧‧‧‧‧志扬‧‧‧‧啊
    ‧‧不要‧‧‧‧‧不‧‧‧啊‧‧‧‧‧。
      志扬双手隔着兰馨紧身连身窄裙,抚摸兰馨饱满的乳房,志扬呻吟说:喔!兰
    馨‧‧‧‧喔‧‧‧乳房好柔软‧‧‧‧好大‧‧啊‧‧‧‧好好摸喔‧‧‧‧‧
    ,志扬拉下兰馨肩带,左手托住乳房,右手用手指轻轻抚摸兰馨美乳,时而在乳头
    周围轻轻绕圆着,轻抚着乳头。
      兰馨全身酥软蠕动着,呼吸越来越重,喘息呻吟着,啊‧‧‧‧‧志扬‧‧喔
    ‧‧‧‧‧好舒服‧‧‧‧嗯‧‧‧啊‧‧‧。
      志扬让兰馨靠在书桌旁,弯下腰舔含着兰馨乳房,用舌头舔着已硬挺的乳头,
    手不时在丰满乳房和兰馨大腿内侧轻轻撩拨着,兰馨脑中一片空白呻吟着,啊‧‧
    ‧‧‧坏孩子‧‧‧‧舒服‧‧啊‧‧‧‧好舒服‧‧‧喔‧‧‧啊‧‧‧‧‧。
      志扬见兰馨兴奋喘息着,手已伸入兰馨内裤中,抚摸兰馨阴唇,撩拨浓密阴毛
    。兰馨浪穴早已湿淋淋了,志扬边抚摸边把兰馨带往床铺上,轻轻放躺下兰馨,把
    兰馨白色三角裤拉下,手上已用湿了的中指,绕圆抚摸阴蒂,兰馨心醉了,兰馨沉
    迷在志扬抚摸下,兰馨疯狂了,呻吟着,啊‧‧‧‧志扬‧‧‧‧好舒服‧‧‧好
    舒服‧‧不行了‧‧‧‧啊‧‧‧啊‧‧‧‧‧。
      志扬用中指插入那小浪穴中,志扬彷彿感到小浪穴有股吸力,把中指滑滑吸入
    。兰馨嘴巴张开,皱着眉头,闭起眼,啊‧‧‧‧啊‧‧‧,志扬慢慢用中指慢慢
    抽插着泉涌而出的小浪穴,拇指按抚着阴蒂。兰馨怎经得起志扬如此温柔的调情爱
    抚,啊‧‧‧啊‧‧志扬‧‧‧‧‧好舒服‧‧‧‧‧兰馨‧‧‧‧快‧‧‧‧丢
    了‧‧‧啊‧‧‧‧啊‧‧‧。
      志扬感觉到兰馨小浪穴收缩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志扬加速抽动中指,且志
    扬呻吟着:喔‧‧‧‧兰馨‧‧‧啊‧‧‧‧‧舒服‧‧‧‧‧你淫水好多‧‧‧
    ‧好多‧‧‧‧啊‧‧‧。
      兰馨双手抱住志扬脖子,啊‧‧‧受不了‧‧‧我‧‧‧啊‧‧‧‧洩了‧‧
    ‧啊‧‧‧‧‧。
      只见兰馨挺腰数秒钟,颤抖着几下,躺在志扬结实胸膛上重重喘息着,丰满乳
    房随着喘息声起伏着,慢慢平缓着‧‧‧‧‧。
      兰馨慢慢回神时感到小浪穴涨痛着,睁眼看时,志扬正用坚挺火热的大鸡巴正
    硬挤入小浪穴中,啊‧‧‧痛‧‧‧‧啊‧‧慢‧‧‧‧啊‧‧‧‧,志扬只能用
    暗红龟头磨蹭着小穴,阴唇,阴蒂,慢慢的旋转而入,旋转而出。兰馨小浪穴被龟
    头稜角刮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待凶巴巴的大鸡巴一分分
    挤入小浪穴,兰馨疯狂叫喊着,痛‧‧‧舒服‧‧‧‧啊‧‧‧好舒服‧‧‧,志
    扬用力一顶,全根尽没,兰馨张大嘴,啊‧‧‧‧‧,志扬慢慢抽插着,时深时浅
    ,时而旋转,兰馨似乎着魔似的喊叫,啊‧‧‧‧志扬老公‧‧‧啊‧‧‧‧好棒
    ‧‧‧亲哥哥‧‧‧舒服‧‧‧‧喔‧‧‧啊哼‧‧‧啊哼‧‧‧
      啊‧‧‧
      我又洩了‧‧‧‧啊‧‧‧‧‧,志扬继续抽插着小浪穴,发出扑滋‧‧‧扑
    滋‧‧‧‧‧声音,兰馨淫水不听使唤被硬梆梆鸡巴掏出,啊‧‧‧‧受不了‧‧
    ‧‧受不了‧‧‧不要‧‧‧啊‧‧‧‧‧又丢了‧‧‧‧‧啊‧‧‧‧,兰馨不
    知洩了多少次,最后筋疲力竭了,志扬见兰馨舒服了,不忍心再继续,只好拔出凶
    巴巴的大鸡巴,大鸡巴跳动着。
      兰馨真的好舒服,从来不知做爱如此欢愉,头脑晕晕的一片空白,只觉似乎到
    天堂了,那种感觉无法形容,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睁开眼睛见到志扬正抚摸她身
    上每一吋肌肤,眼睛专注欣赏她美丽身体,动人曲线。
      兰馨羞赧说:志扬‧‧‧谢谢你,阿姨好舒服。
      志扬嘟着嘴说:不是阿姨,是馨妹。
      兰馨脸庞更红说:老公,馨妹好舒服,馨妹谢谢老公,亲哥哥。
      志扬接着说:人家还没洩,馨妹要负责。
      兰馨见大鸡巴硬梆梆跳动着说:志扬,弟弟好大,好粗喔!比你爸大好多,粗
    好多,难怪现在小浪穴还痛痛,馨妹受不了了,怎么办呢?
      志扬向下轻按着兰馨的头往跳动的大鸡巴,兰馨有默契的用手慢慢套动着大鸡
    巴,口中含住龟头,慢慢舔着含着,用舌头在阴茎上下舔着,且含住那阴囊睪丸吸
    吮着,志扬呻吟着,啊‧‧‧‧‧好会舔‧‧‧喔‧‧‧好舒服‧‧‧啊‧‧‧‧
    ‧。
      兰馨不时向志扬飘着抚媚眼神,鼻子嗯‧‧‧嗯‧‧‧‧呻吟着,志扬面目扭
    曲呻吟着,兰馨好有成就感,感到大鸡巴涨得大大的,嘴裏充满着,大鸡巴跳动着
    ,兰馨加速套动着大鸡巴,口中吞吐出大鸡巴,挑逗说着:喔!‧‧‧‧‧志扬‧
    ‧鸡巴好大喔‧‧‧好粗‧‧‧喔‧‧‧好硬‧‧‧好烫‧‧‧‧‧舒服吗‧‧‧
    ‧‧啊‧‧‧‧‧好棒‧‧‧‧‧。
      志扬嘴张得大大喘息着着,啊‧‧‧‧快‧‧‧‧快‧‧‧‧快出来了‧‧啊
    ‧‧‧‧‧啊‧‧‧‧‧。兰馨口含住火热暗红龟头,手快速套动大鸡巴,鼻子嗯
    ‧‧‧嗯‧‧‧嗯‧‧,一波波精液喷射入口,龟头跳动着,志扬舒服了‧‧‧‧
    ‧。
      志扬舒服抚摸着兰馨秀髮说:兰馨,嫁给我好吗?
      兰馨说:馨妹不能嫁给哥哥,名份上我是你阿姨,是你爸的妻子,只要志扬心
    中有馨妹就好,馨妹是你阿姨,是你妻子,是你馨妹,馨妹会好好照顾你,服伺你

      志扬说:那不是委屈妈妈妳呢?
      兰馨高兴说:你叫我妈妈,我好高兴。妈妈是志扬哥的妈妈,妈妈是志扬哥的
    情人,志扬哥也是妈妈的小情人。
      志扬问:妈妈!舒服吗?
      兰馨红着脸羞赧说:妈妈好舒服,高潮好多次,你比你爸爸强好多,又温柔,
    又兇猛,妈妈这辈子从没有如此舒服过,谢谢小老公。
      志扬说:妈,你刚刚好淫蕩喔!
      我好喜欢喔!
      兰馨低下头说:人家这辈子只对哥哥淫蕩,只有哥哥能让人家淫蕩,馨妹喜欢
    你爱你。难道你不了解馨妹吗?馨妹不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志扬说:人家又没说馨妹淫蕩见一个爱一个,妈妈最好了,只对志扬蕩‧‧‧

      天刚亮时,兰馨醒来欣赏志扬赤裸裸的身体,见志扬弟弟软软躺着,心中想着
    :弟弟好厉害喔!弟弟好可爱喔!青筋暴怒时硬梆梆兇巴巴火热着,如今软绵绵。
    坚挺时比梦中还硬,还粗,使我好舒服。兰馨见志扬沉沉睡着,不忍去破坏志扬睡
    梦,更何况自己小穴还痛着,于是起身穿衣去煮早餐了。
      兰馨穿着衬衫,下半身只穿件白色三角裤,煮完菜,正熬着粥。志扬穿着内裤
    赤裸上身走向厨房从后抱住兰馨,兰馨吓一跳说:老公不乖!起床不穿衣服,待会
    感冒了。
      志扬的手伸入衬衫抚摸着兰馨丰满乳房,喔‧‧‧‧‧好大‧‧好柔软喔‧‧
    ‧‧摸起来好舒服‧‧‧。
      兰馨身躯蠕动说:老公一早就不乖,啊‧‧‧不要‧‧待会又湿了‧‧‧‧啊
    ‧‧‧。
      志扬微笑说:湿了才好,老公就能让馨妹舒服。
      兰馨只能拉志扬到餐桌椅子上坐着说:先吃早餐,否则不理你,不疼你喔!
      志扬只能坐着等着。兰馨端粥到餐桌上,志扬说:吃热粥怎么只有这些菜呢?
      兰馨说:太多吃不完。
      志扬说:馨妹,你没听过吗?吃热粥,伤重菜;娶美某,伤重尪婿。你看爸爸
    就是因为娶到水某,才英年早逝。
      兰馨脸色红晕羞赧说:老公你好坏喔!欺负人家,更何况是娶美某,多活数十
    冬。
      志扬苦着脸向兰馨说:弟弟又不乖了!
      兰馨看志扬内裤撑起大帐棚说:老公,你先吃饭,弟弟不乖,让姐姐好好修理
    它。说完便小心翼翼拉出硬梆梆的大鸡巴,用手套动着,用舌头舔着,用口含着,
    志扬边吃早餐边享受着兰馨的服务。
      志扬晚餐后看着电视,而兰馨舔含着志扬坚挺大鸡巴,就在此时志扬手机响起
    ,于是志扬接起手机,而兰馨嗯‧‧‧‧‧嗯‧‧‧‧舔含着大鸡巴。
      志扬说:好‧‧‧‧‧
      我立刻过去‧‧‧嗯‧‧‧‧‧好‧‧‧‧‧。
      挂掉手机,兰馨问:谁打电话来!志扬说:大嫂雯雯,说有重要事情要和我谈。
      兰馨说:那快点去!有事打电话回来,早点回来喔!
      志扬说:我知道,但人家‧‧‧‧‧现在想要嘛!
      兰馨说:不行,乖,先去看看有什么事,回来再让你舒舒服服的玩。
      志扬嘟着嘴说:好嘛!
      志扬整理衣服裤子就出门了‧‧‧‧‧。
      雯雯是志扬的大嫂,27岁,156cm,虽然身高不高,却是麻雀虽小,五
    脏俱全,该丰满的丰满,该小的小,可以说是小一号的美人胚子,和志扬的大哥结
    婚两年,没有生子,因志扬大哥笃性佛法,又因丧父之痛,所以和雯雯离婚,远走
    西藏参透人生。雯雯正是兰馨公司的员工。
      志扬按了公寓门铃,开门正是雯雯,摇摇晃晃似乎饮了不少酒。
      志扬搀着雯雯坐在沙发上说:大嫂,你怎么喝酒呢?你不是不会喝酒吗?
      雯雯醉眼迷离说:心情不好,你‧‧‧‧大哥‧‧‧‧去西藏‧‧‧‧我寂寞
    ‧‧‧‧。
      志扬说:大哥,对不起你,但关心你还有很多人啊!
      雯雯说:志扬‧‧‧‧‧你关心我吗?‧‧‧‧‧你知道你大哥‧‧‧去西藏
    后‧‧‧我‧‧‧梦中‧‧‧‧‧想着是你‧‧‧‧‧你知道吗?
      志扬知道雯雯醉了,胡言乱语了。
      志扬说:大嫂,你醉了。
      雯雯说:我没有醉,吼‧‧‧‧‧。
      雯雯吐了一身都是。志扬只能抱起雯雯往浴室去,放了温水。
      志扬心中想着:只要心中没杂念,就百无禁忌。
      志扬把雯雯T-shirt,短裤,胸罩,三角裤全脱了,沖水,用肥皂洗着
    雯雯身体,志扬洗着洗着,大鸡巴已青筋暴怒着,雯雯丰满乳房,粉红色乳头,乳
    晕小小的,皮肤光滑细嫩,蜜壶花园小小的,茂盛阴毛。
      志扬禁不住在乳房,花园,大腿,丰臀多抚摸几下,志扬看到雯雯乳头变大坚
    挺着,雯雯睁眼又似乎睁不开似的,嗯‧‧‧‧‧嗯‧‧‧‧‧,志扬才回神,擦
    乾雯雯身体,抱回房间。志扬找着雯雯的三角裤,志扬故意找着唯一一件透明丁字
    裤,帮雯雯穿上,而不穿胸罩。再穿上一件白色细肩带短睡衣。志扬帮着洗净所吐
    之衣物,整理客厅,把垃圾装好。在回房间见雯雯已沉沉入睡,见化妆台有一脣膏
    ,于是拿起脣膏在雯雯肚皮上画上Hello kitty和一只螃蟹。拿起笔写
    了一张字条放在化妆台上,拿起垃圾关了门,便回家了。
      志扬回到家,刚开启房间门,见兰馨穿着一件透明黑色睡衣而没有穿内衣内裤
    躺靠着床头,抚媚诱惑着看着他,志扬从雯雯处回来,大鸡巴早已撑着好难过,脱
    了衣服裤子赤裸裸扑上床,手抚摸上蜜壶花园,早已湿潺潺,大鸡巴熟练着进入小
    浪穴中,志扬虽急躁,但却缓缓把大鸡巴送入送出,龟头稜角刮着阴道细肉,啊‧
    ‧‧‧‧喔‧‧‧‧‧老公怎么‧‧‧喔‧‧‧好大‧‧‧‧‧啊哼‧‧‧‧‧舒
    服‧‧‧好粗‧‧‧‧受不了‧‧‧洩了‧‧啊‧‧‧‧‧。
      兰馨一波波的高潮,火热的大肉棒,龟头的稜角分明,志扬的抽插,不仅深入
    兰馨的骨头筋路血液中,连兰馨的灵魂也能感受那酥软快感,啊‧‧‧‧老公‧‧
    ‧快洩‧‧‧啊‧‧‧‧‧快洩了,志扬拉住兰馨双臂,兰馨双腿缠住志扬腰部,
    志扬兇猛冲撞着,快速撞击着,啊‧‧‧‧啊‧‧‧‧‧洩了‧‧‧啊‧‧‧‧‧

      彼此紧紧抱着,彼此重重喘息着,彼此感觉到心跳猛烈跳动着,大鸡巴喷射跳
    动着,小浪穴湿淋淋收缩着,志扬和兰馨都舒服满足了。
      雯雯醒来时,头痛痛,想着昨晚情形,似乎自己喝酒失态了,好像志扬有帮她
    洗澡,她后悔懊恼着,看自己穿着睡衣,看化妆台上有一纸条,拿起纸条看着:
      雯雯大嫂:
      以后如果再喝那么多酒,志扬就不理你了,不疼你了,不爱你了。妳昨晚吐了
    一身,志扬帮你清理乾净了,也帮你换上你最迷人诱惑的睡衣和透明三角裤,雯雯
    你身材好好喔!皮肤更是滑嫩细緻,丰满坚挺乳房,细腰丰臀,害我慾火焚身难过
    死了,只能在妳肚皮上画上图案,以后再喝如此多酒就不理妳了,今天我晚上七点
    会去找妳,好好在家等我喔!
      关心妳爱妳的志扬上
      雯雯羞得满面通红,掀开睡衣看肚皮上有Hello kitty和螃蟹,又
    看到唯一的透明丁字裤,雯雯恨不得钻到地裏去,全身被志扬看光光,全身被志扬
    抚摸光光,她就是Hello kitty,志扬就是螃蟹,雯雯自言自语说:酒
    ,真是误事。不过雯雯心里却甜甜的,因为她喜欢志扬,反覆看着纸条,蜜壶湿湿
    的,沖凉上班了‧‧。
      雯雯下班后洗澡后,穿着一连身裙,等着志扬,叮咚‧‧‧叮咚‧‧‧,雯雯
    开门见志扬,羞赧脸红低着头。
      没想到志扬牵着她说:来,去洗澡去。
      雯雯满脸通红说:人家洗完澡了。
      志扬说:跟妳开玩笑,兰馨在楼下等我们看MTV。
      雯雯说:妳好讨厌喔!欺负人家。
      志扬说:才没有,昨晚我帮你洗的多仔细啊!洗的香香的。
      雯雯被志扬挑逗着无法招架,说:快下去,兰馨在楼下等。挽着志扬下楼去。
      MTV包厢中,兰馨见雯雯对志扬如此亲密,女人直觉知道雯雯爱上志扬,兰
    馨想着如何让他们独处,更要引起她们心中慾火,让他们情不自禁。兰馨心中盘算
    着,刚好片子完了。
      兰馨说:你们再看一部,我去找个朋友,我到柜檯帮你们挑一部好看片子。
      兰馨跟志扬使眼色,志扬苦笑着。
      雯雯当然想跟志扬独处着连说:好啊!
      兰馨到柜檯找了叔嫂情慾。兰馨就回家了。
      不知情的志扬和雯雯在昏暗包厢中,看着东洋剧情,哥哥因出海打鱼,船翻了
    死了。由于叔嫂本来感情不错,相处久了,嫂嫂孤枕难眠,便穿极尽诱惑睡衣,挑
    逗小叔,小叔年轻气盛,终于在一颱风天晚上,彼此疯狂做爱,疯狂叫喊着。
      志扬和雯雯随着剧情心情起伏着,听到萤幕上呻吟声,啊‧‧‧啊‧‧‧‧‧
    啊哼‧‧啊哼‧‧‧‧‧。
      志扬抚摸雯雯大腿,雯雯闭起眼听着萤幕呻吟声,全身颤抖着,手按在志扬手
    上,志扬的手却自由自在游移着,摸上雯雯内裤,志扬用手指撩拨着,由三角裤旁
    深入,抚摸着已溼透的小浪穴,志扬吻舔含着雯雯耳朵,雯雯受不了的,啊‧‧‧
    ‧啊‧‧‧嗯‧‧‧‧‧。
      志扬把雯雯的手带往早已拿出的凶巴巴的大鸡巴,雯雯被那火热坚挺粗壮的大
    鸡巴震慑住,雯雯小穴正被志扬手指抽插着,心想着:好粗壮,好火热,好坚挺的
    大鸡巴啊!
      雯雯用手套动着大鸡巴,过一会儿,雯雯已无法思考了,啊‧‧‧‧‧快‧‧
    ‧嗯‧‧‧好舒服‧‧‧啊哼‧‧‧‧啊哼‧‧啊‧‧‧‧‧丢了‧‧‧啊‧‧‧
    ‧‧,雯雯高潮了,握住大鸡巴,舒服趴上志扬腿上,大鸡巴正在脸颊上,雯雯喘
    息着,大鸡巴跳动着敲着雯雯脸颊,雯雯脸颊上感受大鸡巴火热及跳动。雯雯回神
    后,贪婪舔含着大鸡巴,嗯‧‧‧‧‧嗯‧‧‧好粗大‧‧‧嗯‧‧‧‧‧嗯‧‧
    ‧‧。
      志扬抚摸着雯雯秀髮说:雯雯上来吧!
      雯雯说:好粗壮,我怕受不了,我怕‧‧‧‧。
      志扬说:慢慢来,没关係。
      志扬让雯雯背对自己,而让雯雯看着电视。雯雯慢慢坐下,志扬抚摸雯雯阴蒂
    ,雯雯:啊‧‧‧‧好涨‧‧‧好饱满‧‧‧‧‧痛‧‧啊‧‧‧‧喔‧‧‧‧嗯
    ‧‧‧‧,好不容易藉着湿潺潺的淫水才勉勉强强全根尽没,雯雯小浪穴被大鸡巴
    塞着满满着,花心被龟头挤压着,雯雯只能张着嘴,皱着眉闭起眼,啊‧‧‧‧‧
    啊‧‧‧‧。志扬用手按助雯雯细腰,上下慢慢套动着,龟头稜角慢慢刮着小穴细
    肉,雯雯受不了‧‧‧‧啊‧‧好舒服‧‧‧‧志扬‧‧‧‧哥哥‧‧‧我受不了
    ,我受‧‧‧‧不了‧‧‧‧洩了‧‧‧‧‧啊‧‧‧‧高潮‧‧‧‧啊哼‧‧‧
    ‧‧啊‧‧‧啊‧‧‧‧。
      雯雯躺在志扬身上,重重喘息着。
      志扬挺腰抽插着,雯雯怎受得了志扬挺腰抽插,雯雯怎受得了,志扬旋转着她
    的腰部,雯雯又洩了‧‧‧‧啊‧‧‧‧,雯雯虚脱了,雯雯神游太虚了,雯雯满
    足了这阵子的空虚,雯雯已舒服到听不到萤幕上的呻吟声,这种感觉让雯雯觉得人
    生是彩色的,雯雯不知过多久,回神了,电视已完了,起身想拿出大鸡巴,啊‧‧
    ‧‧‧,亲哥哥你没洩啊!好厉害喔!火热坚挺的大鸡巴离开小浪穴跳动着。
      雯雯说:志扬,今晚陪我,好吗?
      志扬说:我有什么好处呢?
      雯雯说:雯雯满足你所有好处,只要你陪我,疼我。
      志扬说:决不食言。雯雯说:决不食言。当整理好衣服,雯雯走一步就软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