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四章 艳妇风韵_撸管男_草榴论坛地址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8888色大全免费青青草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四章 艳妇风韵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四章 艳妇风韵

    时间:2018-08-10 和雯丽、潘莉简单谈完了工作,给单独伺候在一旁的月琴一个眼色,她知情识趣地走了出去,这时,气氛显得有些沉闷。但没过多久,门就打开了,月琴那窈窕婀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一位穿着红色紧身旗袍,身材高挑丰腴,脚上穿着三寸红色高跟鞋的艳丽女人,那正是我今天要正式挑明关係的新收姨太太~~汪璐瑶。
      潘莉和璐瑶以前彼此认识,只有雯丽还是第一次见面,她仔细地上下打量着璐瑶,从头上到脚下,把艳妇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月琴这丫头挺懂事的,似乎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好,笑着寒暄了几句,说是还有要事要办,找借口离开了。
      临走时还不忘对汪璐瑶说:「璐瑶,你以后就是这屋里的人了,在老爷和大姐二姐面前,你可要好好表现哦。」雯丽一副有些惊诧的样子,我心里既高兴又带点苦笑,她不开口我心里也没底啊。
      被看得有些发窘的汪璐瑶见月琴走了,看了看我,美丽的脸上勉强堆出点笑容,小声说道:「以后还请老爷和大姐、二姐多关照。」说着也对潘莉和雯丽点点头。
      我看着这成熟的美女眼睛里有些凄凉,不由拉这旗袍艳妇坐在我身旁,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璐瑶,才离了婚,是不是对你的过去还有些留恋啊,如果这样,不如我去给他说说……。」
      话没说完,汪璐瑶摇头道:「我对那个死鬼才没什么好留恋的,只不过……。」说到这里汪璐瑶低下头去,哀伤的低声说道:「只不过,低头服软,心甘情愿给人做小总有些不太好受。」说着美丽的大眼睛瞪了我一眼,似乎说,这一切还不都是你这个冤家给害的。
      我心里有些惊讶汪璐瑶说这样的话,平时汪璐瑶看上去都是一副成熟妩媚的样子,还带着点风骚。但刚才那凄凉的眼光却让我感到很是不安,乾咳了几声后,我对还在伤心的汪璐瑶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别想那么多了。」
      汪璐瑶闻言点点头道:「老爷,能离开他是我梦寐以求的事,璐瑶也早就期盼着,和大姐、二姐、琴妹子她们一起为老爷效劳了。」
      说着脸上露出点羞涩来。我没注意到她的神情,点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只是平日里不仅要听我的话,雯丽和潘莉的话也要听才是。」我说完就看到汪璐瑶脸上露出的欣喜和羞涩来,我这才发现在自己的话语中已经挑明把汪璐瑶当作自己的女人了。
      我见气氛慢慢活络起来,不像刚才那么尴尬了,轻咳几下对潘莉说道:「以后,她就帮你处理点公务,你平时多照顾她一下。」潘莉见我这样说,也笑着拉起汪璐瑶手说道:「璐瑶,以后我也就有个伴了……。」
      雯丽坐在旁边的一个扶手转椅上,一言不发,我走到她身边伏下身来,一边亲吻着她的耳垂一边说:「雯丽,你以前不是嚷嚷着要看我新收的人吗?这次专门带来给你看,我新收的小老婆一定都让乖雯丽给赏鑒赏鑒。」
      雯丽一听,又好气又好笑,有些埋怨地说:「我才不管这些闲事呢,找你的亲亲二奶潘莉去,她温柔能干,是你的贤内助,又不吃醋。」
      潘莉在旁边听见,也搭了进来:「我才不管呢,那是老爷和雯丽姐两人的事儿,这个家可是你们两个当家做主的,关人家什么事啊。」璐瑶在旁边听着,低眉顺眼很是恭敬,大气不敢出来着。
      雯丽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发现其实除了她以外,所有的人都和我穿一条裤子,便也只好默认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起身对我有些冷淡地说道:「我要走了,『生命原液』东北片区的代理来了,我得去见见,龙腾那边还有很多事情。」
      我感觉到雯丽多少有些生气,潘莉和月琴两大窈窕美女,已经够我应付的了,如今再加上璐瑶这个丰腴艳妇,自己多少冷淡了她,不过想到繁花才开张,千头万绪、百废待兴,我们两个的关係实在很重要,心里也只有歎气,便小声对雯丽说道:「这样吧,明天我到你那里去,咱们好好聚聚,你不是从香港给我买了礼物吗?」
      雯丽见我这样轻言细语、温柔关切地对她,声音也没那样冷了,想了一下说道:「你也要多休息一下,明天晚上我开车来接你好吧。」潘莉一听,也兴趣很浓地说:「我一起去可以吗?」我闻言点头道:「也好,今天还有些事情没谈完,明天正好一起谈谈。晚上6点吧,我在飞龙等你们。」雯丽听了点点头,眼神複杂的看了下我和身边那位新收的活色生香的艳妇,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雯丽走了后,我心里也有些郁闷,今天这事情办得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似乎也就只能这样了。好一阵才说道:「算了,雯丽也走了,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明天咱们接着再开吧。」我抬头瞄了潘莉一眼,看见她没来由脸红了起来,是啊,我们三个开会,最后肯定要开到床上去啊。
      「我要回飞龙去了。」听我这么说,潘莉皱眉道:「要不吃了晚饭再走?」我有些不耐烦起来:「算了,今天就不吃了。」说着就起身,潘莉笑着对我抛了个大媚眼,暧昧地看看我和身边有些不自在的汪璐瑶笑着说:「那是当然,吃饭哪有新人重要啊!」
      我哪里还忍耐得下去,当着璐瑶的面将这知情识趣的大尤物一把搂住,在她那白皙粉嫩的狐媚脸蛋上啃了起来,心想,再好吃的饭,也没有漂亮女人好吃啊,饭,每天都要吃,漂亮的女人,每刻都要吃。上次让这三名妖妻艳妾扮狗给我干,今天又收了璐瑶这丰腴美妇当自己胯下的新马子,美女们排着队等自己干,这种滋味可真爽得让人抓狂啊。
      到了楼下,我坐到了GL8的驾驶座上,潘莉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叫璐瑶坐在了我身边的座位上。我发动车子后说道:「潘莉,繁花这边就交给你了,赶紧弄一个市场开发案出来给我看,另外找几个口岸,我这边资金一安排好就开始动手吧。」
      潘莉闻言笑着说道:「今天好累,我都不去想这些了,明天再说吧。璐瑶,白秋今天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听潘莉的话知道她是让自己有和璐瑶有更多独处的机会,看到身边璐瑶旗袍下并在一起的丝袜大腿,以及美脚上那双大红色绒质尖头细高跟鞋,微微翘起露出些许乳白色的鞋底和精緻的红色细高跟,骚艳迷人,我也感觉到慾火正在逐渐燃烧起来。
      看见潘莉消失在碧潭的门口后,我就把手放到了汪璐瑶圆润的膝盖上婆娑起来,汪璐瑶轻轻的叫了一声,就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把汪璐瑶搂在怀里,感觉到她的身体有点发抖,我一边轻轻的抚摩着汪璐瑶裹在丝袜里的大腿,一边吻起她来。汪璐瑶主动把香舌伸了过去,我立刻品味起来,一只手也离开汪璐瑶的大腿,一把按在了她丰满的左乳上。
      汪璐瑶「恩」的一声呻吟起来,她感觉到我的大手隔着旗袍和乳罩有力的揉捏着,一阵阵的酥软和疼痛同时产生,我们虽然以前有过多次的肌肤之交,她是我的女朋友和情妇,但今天不同了,我已然成为她名正言顺的新主子了,她则成为我的小老婆和姨太太。
      随着我越来越粗暴的揉摸,汪璐瑶感觉到自己的胸部痛得要命,但快感也越来越大,她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很湿了,一种强烈空虚需要我来填补,她把手伸向我的裤裆,发现那里已经顶得鼓鼓的。
      汪璐瑶隔着我的裤子轻轻的揉着我坚硬的下身,我被刺激得哼了起来。我把嘴凑到汪璐瑶白嫩的耳朵边,喘着气说道:「现在好好的给我伺候下面,回去再好好的收拾你。」听得汪璐瑶的心狂跳不已,我鬆开搂着璐瑶的右手,坐正后就开始发动小车,开了起来。
      我开着车,一阵阵的快感刺激着我疯狂的加速。车开动后,汪璐瑶就把我的裤链拉了下来,用手套弄着我雄伟挺拔的阴茎,时不时还按摩着下面收缩的肉囊。不一会,感觉到龟头一热,已经被埋下头的艳妾璐瑶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一边开着车,一边被美女用嘴侍侯,我感觉到极大的满足,看着汪璐瑶上下起伏的抬动着头,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的阳具深入到她的喉咙里,我觉得自己收了这匹「俊马」可真是个绝妙的决定。
      车开到飞龙的调料小楼前时,伴随着刺耳的剎车声,强烈的快感终于使得我强烈的喷射起来,璐瑶继续用嘴套动着正在强烈喷射的阴茎,同时嚥下大量的滚烫精液。
      第二天上午九点过,我才来到飞龙厂部,身后跟着脸色红润的汪璐瑶。今天我精神很好,昨晚在调料小楼里我充分感受到汪璐瑶迷人肉体带给我的快乐,所以醒得也晚了些。
      潘莉坐在办公室的桌子后面,正整理着一大堆资料,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神采奕奕的我和眼角洋溢着幸福的汪璐瑶走了过来。潘莉笑着说道:「白总、璐瑶,你们来了啊。」我点点头笑着说道:「我专门送璐瑶过来,这不,还要赶着去见赵大哥,他给我来了几次电话了,约好今天上午去见他。」说完我拿了点东西就离开了。
      等我走远了,汪璐瑶才笑着对潘莉说道:「潘莉姐,以后璐瑶就当你的下手了。」潘莉也笑了起来,暧昧的看着汪璐瑶说道:「璐瑶你今天看上去和平时真不一样啊,漂亮得连我也心动。」汪璐瑶顿时脸红了起来,她猛然觉得自己竟然也像小儿女一般容易害羞了。想起昨晚我在自己嘴里射精的时候,自己都以为当晚我不会再和她作爱了。
      但没想到,进了卧室后,我就点起香烟坐在小沙发里让自己去洗澡,并叫她在衣柜里去选几件合适的衣物,璐瑶的衣柜里有着各式内衣,睡衣,旗袍等,大多是新的,很少有用过的。汪璐瑶当时很有点害羞,虽然已经是二十九岁的成熟女人,但毕竟是和心爱的男人第一次名正言顺这样亲密在一起。今晚,可算我们的新婚洞房夜了,虽然没有宾朋好友,连亚丽在伺候完我们晚饭后都躲了,但有我们两个主角就足够了。
      等汪璐瑶洗完澡,脚上踩着红色高根拖鞋,身上穿着红色乳罩和细带内裤,外面罩着件透明的黑色纱衣出来时,我立刻就起身把她抱了起来,接着就被扔到柔软的大床上。
      汪璐瑶被我慢慢的剥光并被从头到脚的吻了个遍,当我那粗壮得有些恐怖的阳具缓慢的插入自己湿透的阴道时,汪璐瑶觉得自己当时就要快乐得死过去,她大声呻吟着技巧的迎合着我的疯狂抽插,我一次次把她推上快乐的颠峰,最后她也让我在喘息中抽搐起来。
      但很快我就又在她的爱抚和添弄下兴奋起来,这一次我用她脱下的丝袜把她的手反捆在背后,还用一个带皮带的圆球堵住了她的嘴,可能从来没有男人这样对待过她,那样她心里只会感觉到害怕和噁心,然而我这样对她时,她却只感觉到幸福和无边的刺激。
      我找出一双珍珠灰的尖头细高跟包鞋繫在她那白皙粉嫩的一双浪蹄子上,想到这漂亮高跟鞋的尖包头一下一下无助地捅向天上,而我同时将自己的大鸡巴捅进这艳妇湿润的蜜穴和紧凑的嫩屁眼里,一下就搞得我兴不可抑起来。我让她跪在床上,头抵在枕头上,这马趴着的美艳少妇看起来比那些卖肉的浪婊子还要骚媚淫艳,骚得简直要了我的命,下面一下就硬了起来。
      我用一根小皮鞭子抽打着她的背和高高翘着的屁股,让她发出痛苦和快乐的呻吟,最后把阴茎在她满是淫水的下身润滑后,插进了她暗红色的后庭里,等我满足的在她肛门深处射精时,这个漂亮的高跟艳妇已经被快感沖得神智不清了……。
      她从没有感觉到这样的幸福和满足,看着疲倦睡去的我,她真的感觉到自己是我的女人了,虽然对自己的出身有点自卑,但汪璐瑶对自己的肉体和技巧还是很有信心的,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抓住我的心,永远不让我离开她。
      「璐瑶,璐瑶,你怎么了啊?」潘莉的声音让回想中的汪璐瑶惊醒过来,脸比刚才更红,汪璐瑶不好意思的看着笑起来的潘莉说道:「潘莉姐,不好意思,我……我走神了。」潘莉见她这样子知道她还沉浸在昨晚的时光里,看她那样子可以想像昨晚和我发生的事。
      潘莉笑了笑后恢复了平时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说道:「快收了心来帮我做事,再走神我把你下放到飞龙的包装车间里去,让你去当厂花。」说完又止不住掩嘴笑了起来。汪璐瑶楞了一下也笑了起来:「潘莉姐,那才好呢,白秋可不最喜欢就是干厂花了,你看飞龙厂里哪朵漂亮的厂花逃过了他的魔爪啊……!」
      上午去见赵志的时候,发现他情绪不是很好,我旁敲侧击了一下,好像还是生意上不是很顺:「老爷子」那边似乎总在给他施加各种压力,加上其他竞争者的冲击,龙丸的利润日益被削薄。我安慰了他几句,指出「生命原液」的销售已经完全上了正轨,龙丸什么的不过是个补充,我们还是应该在适当的时候逐渐退出直到放弃。
      「上手容易脱手难啊!」赵志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又不便于对我述说,想想上次的电话中的失态,我觉得他变化挺大的,但很多事情,像玉仙、张青这两个俏花旦情妇和他的关係什么的,都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彼此交换一下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不过,说真的,我庆幸有这个大哥站在我的前面,替我遮风挡雨,让我有充分的时机来施展抱负。
      下午时分,我正在「碧云天」工地视察完施工进展,正在业主会所的VIP室边品茶边和项目经理聊天,从我坐的这个位置通过大玻璃窗向外,可以看到铺满鲜花绿草的坡地,精美的雕塑和喷水池,独具情趣的园林小品,景色非凡。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原来是我心肝儿二奶潘莉走了进来,她今天脸上化着淡妆,披肩的长髮,格外的青春动人,身上穿着件职业女性套装,下面衬条深色的短裙,紧紧包住丰满的臀部,不过稍微短了些,再加上黑色布麵包头高跟凉鞋,更托出修长性感的双腿。
      像潘莉这样的绝色美女,一个都已经具有了很强的杀伤力,但似乎她还不罢休,身边更带了位气质高雅、美艳动人的贵妇人,我看她有一股好似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身着一袭银白软缎的贴身长旗袍,配上白色的细高跟皮鞋,挺胸翘臀而紧束着细腰,丰乳、细腰、肥臀,肌肤白皙细嫩,身材苗条修长。乍看觉得秀丽动人,艳若天人,美色和潘莉比也不逞多让,徐娘风韵,更令人心动魄摇、意乱情迷、不能自已,连我一见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身边的项目经理是位姓熊的三十多岁男子,但见这两名大美女一个高雅妩媚一个成熟美艳,好似魂都没了,连忙起身给她们让座,又招呼上茶水,争相献殷请,怎么看都带了点肉麻劲儿。
      我总觉得潘莉身边的这名艳妇有些面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便站起身来,在近距离中打量着这位夫人的容貌及身材,看起来更是一目了然。只见她秀美的脸蛋儿上,一双亮晶晶、水汪汪的美眼中,充溢着一股勾人心魂的媚态,长长上翘的眼睫毛,显示出她的温柔多情。艳丽的红唇似乎带些热情。而捲曲的秀髮,蓬鬆自然地飘逸在脑后,银白色软缎旗袍掩映下高挺饱满的乳房,突出两座挺拔的乳峰,雪白的脖颈上,挂着一串钻石项链,光芒四射、耀眼生辉,削肩细腰,肥圆厚大的粉臀,以及一双修长的粉腿,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遐思,满身透发出一阵阵的高级香水气味,和渗杂着美人儿躯体上的肉香气息,沁人心脾,令人不克自持而想入非非。
      此时,对面美妇那双亮晶晶、水汪汪的媚眼,不时飘向我的脸上及身躯上,打量得我心中多少有些发毛。不过,现在自己虽说不上是什么身高体健、英俊挺拔的美男子、伟丈夫,但也可以用气宇不凡、神采飞扬来形容啊!
      「这位是……?」我一边拉着徐娘白皙秀美的手一边试探着问潘莉,眼神在她身上扫射着,似乎我身上那股男性魅力已摄住了这艳妇的芳心,她有些情不自禁的脸红心跳,芳心动荡起来,但最终还是不好意思地挣开了我的手去。
      「我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白秋,我们公司的领导。」潘莉笑着说,一边拉着我的手亲暱地靠在我的肩膀上,似乎也同时向大家表明我们之间不寻常的关係。
      「我叫李媛媛,潘莉的表姐。」那位美妇自我介绍着向我点了点头:「上次你们照婚纱就是在我的店里。」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回想起来了,是说怎么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原来上次和潘莉拍婚纱照片去「圆缘婚纱摄影」时,才进门就看见一张很大的艺术照,画面上是一名很妩媚美艳的30出头的少妇,身着一袭优雅贴身的白色软缎短袖长旗袍站在那里,笑得很温柔很动人的样子,让我一乍看之下有心弦一动的感觉。
      「看呆了不是吗?」「谁啊,看起来像个电影明星一样呢?」潘莉笑着说:「本来就是电影明星嘛,比我还漂亮呢,动心了吧?」「哪里呢,不过是挺漂亮的,到底是谁呢?」我发自内心地想知道这名美人儿的底细。
      通过潘莉的简单介绍我终于有些了解到,原来这是她的表姐李媛媛,这个影楼就是她开的,据说原来是话剧团的演员台柱子,出演了一些电影,三十出头以后开了这家影楼,生意还不错,只是她的表姐夫身体好像不太好,那天正好到医院看病,所以李媛媛陪着去就没有来。
      莉儿见我盯着自己的表姐看,心中有些吃味,瞪了我一眼数落说:「白秋,是不是被表姐迷住啦?我明白告诉你,千万别打歪主意,表姐可是名花有主,你要不听,我可永远不理你了。」听她这么郑重警告我,心里只好作罢。
      「哪里,潘莉妹子你说什么啊,怎么着都是咱们的莉妹妹漂亮啊!」李媛媛笑着替我解围。「白秋,你说实话,我和表姐谁更漂亮些?」莉儿拉着我的手撒娇,此时的她一脸小女人的憨态,哪里有白领丽人的风姿啊。「这样吧,你们两个表姐妹站在一起,让我看看!」我兴奋地叫道,周围的人包括几个售楼先生小姐和服务员也都交头接耳,啧啧评论着。
      莉儿立刻听话地靠在媛媛的身边,同时伸出一只手握住表姐的手,像姐妹般亲热地站在一起,李媛媛感到同性的肢体接触,下意识地挣动了一下手臂,但没有挣开,多少尴尬地和莉儿站在一块,心里却波澜起伏,有些无法平静。
      「实在太漂亮了,简直无法分出高下呢!」「太相像了,不会是孪生姐妹吧?」「毕竟是表姐妹呢,你看她俩连眼神都很像呢!」听着周围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媛媛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把头低了下来。
      过足眼瘾的我呵呵笑着对其他人说道:「好了,好了,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们也该谈点正经的了。」
      「这小子,还真他妈艳福不浅,搞了这么漂亮一个妹子,如今还白饶上一个绝色表姐,这世道真是……!」有人小声嘀咕着,听着像姓熊的声音,回头一看,却又都闭着口。
      我们三人走进一个小包房,里面有几把舒适的乳白色籐椅和一张精緻的小桌子,服务员上了茶以后就离开了,潘莉过去关上了门。
      「白总,听潘莉说过你好多次了,但你是个大忙人,总想见一面却不能如愿,今天总算了了我这个心愿。你的名片可以给我一张吗?」李媛媛媚艳地笑着,一面观察着我。
      我看她飘来一个媚眼,心里下意识地一动,这职业女演员实在厉害啊,照片上漂亮,而本人更是活色生香,光这媚眼抛出来就勾魂夺魄地,比照片上出色何止千百倍啊。
      「没问题,这是我的名片,你也给我留个电话吧。」我同时客气地说:「别叫我白总了,多生分啊。」「那叫什么好呢?」李媛媛笑着问我:「叫白秋吧,本来就不是外人。」我语带双关地说着,暧昧地笑了一下,多少佔了她一点便宜,满足了我那蠢蠢欲动的色胆欲心。
      「成啊!那以后我就叫您白秋了!白……秋……!」李媛媛拉长嗓子又甜又媚叫的这一声把我的魂都叫没了,脑子里想着这个李媛媛和汪璐瑶一样丰腴美艳,不过姿色风情比璐瑶更胜一筹。
      说实话,李媛媛这名婀娜多姿、妖冶动人的艳妇激起了我强烈的佔有慾。要是把她弄上手收了当姨太太,让她和璐瑶同时穿着一模一样的性感旗袍和细高跟鞋,想着这两个靓丽情妇同时和我亲热的样子,心头狂蕩,不自觉笑了出来,嘿嘿,真刺激啊……!
      不过,我虽有想入非非一亲芳泽,但深知面前这位美艳性感、丰满成热的尤物是自己亲亲二奶的亲表姐,窝边草,看得吃不得的。若是万一不慎,被莉儿发现,岂不鸡飞蛋打,陪了夫人又折兵,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当前多事之秋这可是绝对要慎之又慎的。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想到这里我只好收敛起那颗心猿意马的非份之心。
      潘莉这次拉着表姐来,是想看看云凤这边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我想起她开的婚纱影楼,便想拉她入伙在这里开个影楼,这里是个高档住宅区,高品质的影楼一定会有市场的,可以先搞个市场调查什么的。但不知怎么的,媛媛却推说丈夫身体不太好,有些抽不开身,好像不怎么上心的感觉。我看强扭的瓜不甜,随意寒暄了几句,便亲自带她们两个到「碧云天」里外转了一圈,并介绍了云凤的各种设想,媛媛边听边点头,似乎对我很是佩服。
      等到转完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看见和雯丽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便吩咐潘莉开车送表姐回去,然后让她直接去江陵大酒店,而我则等着雯丽一起过去。「你们还挺忙的呢!」媛媛在一旁听着,有些感歎地说,我和莉儿却不约而同有些脸红起来,她要是知道我们在忙些什么,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不过对于我们来说,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老婆和小老婆就是下属,下属就是老婆和小老婆。看似乱七八糟的,但又很简单,漂亮的女人都是我的妞儿……!
      但媛媛已经走了,这次来去虽如风,不过在我的心灵深处,却留下一片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