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妖魔遗孽 第一章 采霞 更多>>
 

    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妖魔遗孽 第一章 采霞

    时间:2018-08-10 「不可!」
      小玄急叫,飞臂扬起,架住了摘霞的破邪杀招。
      「你还护着这妖精!」
      摘霞大急,手上印法不散,旋身一闪,从侧又击夭夭。
      「等等,你先听我说!」
      小玄再度招架,朝夭夭喝道:「快走!」
      小桃精这才如梦初醒,惊得醉意尽去花容失色,扯起纱子,整个人开始迅速淡化。
      「她……她会雾化!」
      摘霞讶道,愈是奋力追杀,可惜她的武技及功力均比不上小玄,每次攻击不是给挡住便是给化解,一时心急如焚。
      小玄觑着破绽,倏一招「星火飞溅」闪入空处,拦腰抱住了她。
      「放手!她快逃啦!」
      摘霞挣扎着大叫,无奈小玄只是紧紧箍锁着不放。
      夭夭脸上满是惊慌与不解,几乎赤裸的诱人身躯终于完全雾化,倏地消逝无蹤,几乎同时,窗台上的青瓷瓶中无声无息地多了一支独蕾桃枝。
      「给她逃了……」
      摘霞终于鬆懈下来,这才觉得一阵酸软乏力,她着恼地转视小玄:「你要死啦!那是什么妖精?」
      「姐姐莫急,不过是个小桃精罢了,而且是我识得的。」
      小玄陪笑道。
      「识得的?」
      摘霞怔了一怔:「你就不怕她害你!」
      小玄笑道:「你放心,她只是初成人形,不会害人,也从未害过人。」
      摘霞一听,更是焦急生气:「狐精、桃精最会骗人,她又是初成人形,最需要人的……人的精气,难道你不晓得么?」
      说及此处,忽感底下有异,垂首望落,登时羞得俏靥通红,急忙用力直推。
      小玄猛然省悟,赶忙松臂,扯起裤子,一边扎带一边朝女孩讪笑。
      「该死!」
      摘霞嗔啐,心中又羞又急又恼,重重地跺了下脚。
      小玄烧着脸道:「她……那女孩虽是妖精,却绝不是什么坏人。」
      「你还……还不知醒悟!定是叫那小妖精给迷昏了,我这就告诉娘娘去!」
      摘霞转身就走。
      小玄面如土色,慌忙追上拉住,急求道:「千万别啊,师父最恼这个,知道还不扒了我的皮!姐姐饶我一次吧……」
      摘霞只是要走,小玄死缠不放,口中连连求饶。
      「那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女孩道。
      小玄见有转机,赶紧应道:「不敢了。」
      「真的?」
      摘霞盯着他问。
      「真的真的。」
      小玄迭声保证,一副痛悔模样。
      「那只桃花精是从哪里来的?」
      摘霞又问。
      「不……不清楚,不晓得啊。」
      小玄哪敢说出原由,再说多点,只怕连什么熊精蛟怪都得抖出来。
      「这一带好像没有什么桃树呀……」
      摘霞蹙着眉儿道。
      「后山那么大,好多地方都没去过呢。」
      小玄含糊道。
      摘霞注目瞧他,心疼道:「你呀……怎么这样傻,桃花精可是好惹的么?」
      小玄见她神色缓了,心中稍放,笑道:「再不傻了,姐姐放心。对了,你怎这么晚才过来?」
      摘霞脸儿一红,道:「怪我坏了你的好事么?那我走!」
      「不走不走。」
      小玄赶忙拦住,握住她手,拉到桌前坐下,兴奋道:「给你尝尝我亲手调製的天仙三步软。」
      「才不喝,我过来只是想听……想听你今早说的奇遇。」
      摘霞道。
      「边喝边听。」
      小玄满满地倒了杯酒,递与女孩。
      摘霞摇头,不肯去接。
      「只喝一点点。」
      小玄道。
      「咦,怎么这样的颜色?」
      摘霞瞧见了杯里的酒,竟是紫波滟潋异样瑰丽,诧道:「好美的颜色。」
      「不但颜色好看,味道更好哩,不尝铁定后悔!」
      小玄趁机哄诱。
      摘霞终于心动,接过杯子,抿着樱唇浅浅地尝了一口,娇躯登时打了个激灵。
      「怎么样?」
      小玄急问,仿如一个上了新菜的厨师等待着食客的评价。
      「好甜……还不错。」
      摘霞道,捧着杯子不由又抿了一口,瞇着秀目又道:「果然挺好喝。」
      小玄知她素来不喜喝酒,闻言大喜,得意道:「那就多喝点,不够我再弄去。」
      「真是你做的么?」
      摘霞再喝一口,脸上飞起两朵美丽的红云,樱唇给酒汁染得紫滟滟水亮亮,于微晃的灯火下无比鲜丽动人。
      「这还有假,这便是今早我说的天仙三步软,知道它是用什么调……」
      小玄忽然睨见了女孩的嘴唇,不禁呆住。
      「干嘛?」
      摘霞问,她咂咂唇儿,忍不住又饮,不知不觉大半杯酒就没了。
      小玄仍目瞪口呆,第一次发现原来跟前的女孩是如此之美丽,如此之诱人。
      「怎……怎么不说啦?」
      摘霞觉察,脸上有些不自然起来。
      「摘霞姐姐……」
      小玄的呼吸粗重起来。
      「我要走了。」
      摘霞突然立起,孰料身子却是一软,摇摇晃晃的就要栽倒。
      「小心!」
      小玄赶忙起身扶住。
      摘霞更是慌张,挣扎欲起,怎奈週身乏力,尽往男儿怀内软去。
      「姐姐……」
      小玄盯着她的唇儿,禁不住一阵心猿意马。
      摘霞娇喘道:「怎么只喝了半杯,我就……就没力气了?」
      「这酒好喝是好喝,不过挺厉害的。」
      小玄道。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呀……」
      摘霞声娇音腻,酒香从诱人的紫唇里徐徐呼出,醉人魂魄。
      「我……我……」
      小玄突然吻落,嘴巴印在女孩的樱唇上。
      摘霞娇躯一震,无力地挣拒了几下,一双玉臂便环绕上了男儿的脖颈。
      小玄心头怦怦剧跳,感觉到女孩在不住地颤抖,感觉到女孩肌肤似火,感觉到女孩把嫩嫩舌儿吐给了自己……
      情迷意乱了好一阵,两人方才分开,各自喘息。
      「今晚你要我来,便是存心哄人家喝酒的是么?」
      摘霞低低声道。
      小玄道:「没有啊。」
      「坏蛋,还想抵赖么……」
      女孩盯着他的眼睛,如嗔似恼。
      「真的没有。」
      小玄仍懵不开窍。
      「那你抱着我做什么?」
      摘霞挣扎起来,两只手儿在他胸前乱推乱攘。
      「我……我……我喜欢姐姐。」
      小玄脱口而出,两臂搂得紧紧的。
      摘霞转嗔为喜,笑逐颜开,异样的娇美甜蜜。
      小玄见她妩媚之极,不禁情慾浮动,俯下脸去又欲亲吻。
      女孩却似想起了什么,忽地将脸别开,冷声道:「对啦,人家心里边只喜欢那个方少麟呢,你快快放开我!」
      小玄怔了一怔,旋即想起几日前的话来,忙笑道:「好姐姐,那日我说着玩的。」
      「你说着玩的?」
      摘霞哼了一声:「你说着玩,我却是真的喜欢那方少麟哩。」
      小玄见她生气,心中慌了,赶紧连赔不是:「姐姐莫恼,我知错了,下次再不乱说了。」
      「这个可以说着玩的么!」
      女孩仍气鼓鼓的。
      「我……我心里边紧张么……你老是帮着那小子说话……」
      小玄吞吞吐吐道。
      摘霞一听,心中嗔恼立时化做乌有,转脸回望男儿,笑吟吟道:「你当真会紧张么?」
      小玄面红耳赤。
      摘霞一手捂上他胸口,轻轻柔柔地揉着,低声道:「傻瓜了你,你有什么好紧张的,我……我……」
      她秀眸朦胧面如霞烧,呢哝般接道:「还在山上时,在很早很早以前,人家的心里边就只有……只有……知道么?你送我的这只镯子,人家天天都戴着的。」
      「原来她对我已早有情意!」
      小玄如饮甘饴,喜极吻落,这一刻,给酒汁染得紫艳的两瓣唇儿诱人入骨。
      摘霞怯怯迎住,粉臂又抱,只不过这次环住的是男儿腰桿。
      两人天昏地暗,小玄愈吻愈烈,越搂越紧,但觉软腻温香纷至沓来,一只手按不住坏了起来。
      「不要……」
      摘霞娇喘地呻吟,手儿无力地阻拒,娇躯却是紧紧地贴向小玄,一对如酥乳儿软软地顶在他的胸前。
      小玄见女孩似拒似迎,忽然想起她这么晚才来,并非无意而为,心中一阵销魂,手愈使坏,穿襟透衣四下侵袭。
      摘霞娇喘细细,也不知是因酒力发作还是小玄的魔手,整个人软得无骨一般。
      小玄欲探幽秘,无奈前边给紧紧压住,心念转处,遂改从侧入手,热掌钻进裙裾,沿着女孩的粉腿摸索而上。
      摘霞满面滚烫,埋贴男儿怀内,喘息渐渐浓急,倏地轻哼一声,两只手儿捉紧了小玄。
      原来小玄已探至腿根,颤手再上,立触着一团娇嫩,舒掌轻摩几下,突地烫热传来,摘霞内里的薄薄亵裤竟然湿透了一块,滑溜溜粘腻腻,惹得他血脉贲沸,另一只手急急便去鬆解女孩的腰带。
      摘霞比小玄大了两岁,男女之事已是朦胧知晓,她对小玄早生情意,今夜过来,其实心有所许,忽然道:「不在这。」
      小玄微怔,旋即大喜,抱起女孩,三两步急行至床边。
      「门。」
      摘霞细如蚊声。
      小玄只好将她放在床上,奔去把门关了,转回床前正要上去,又听女孩吩咐:「帐子。」
      小玄飞快地放下帐子,终得爬到床上,见女孩怯怯地躺着,脸上羞媚不胜,愈瞧愈觉可人,心中一阵剧跳,俯上温存片刻,便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
      摘霞羞涩相就,待到身上剩下一条肚兜与亵裤时,便不肯给小玄脱了。
      小玄大急,更怕她悔了,当下百般温存哄诱。
      「再脱可就丑死了。」
      摘霞咬唇嘤咛,手臂抱着酥胸只是摇头。
      「一点都不丑,姐姐美得我也醉了呢……」
      小玄呼着酒气吻如雨落,两只手掌隔着杏色的小小肚兜捏柔着女孩的玲珑绵乳,指头不时去勾嬉峰际的两点诱人尖凸。
      摘霞何曾尝过这等滋味,娇躯颤一阵抖一阵,手臂渐渐鬆了,娇喘道:「我今晚过来,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小玄赶紧点头,趁其不意扯下肚兜,把女孩的一边雪乳剥了出来,瞄準峰顶的红樱桃儿一口罩落。
      摘霞只觉乳上麻暖波般荡开,袭得身子阵阵酸软,但仍死撑着把话说下去:「你……你也不许在心里边悄悄笑话人!」
      「嗯,一定一定,我心里边只有感激姐姐的。」
      小玄迭声答应,一只手偷偷往下溜去,从腹际塞入了女孩的亵裤。
      摘霞失声娇哼,明明气都喘不上来了,却犹画蛇添足地表白:「如果不是……不是怕你给那桃花精哄去,今晚我才……才不会……」
      小玄几欲笑出,嘴里嗯嗯应道:「是是是,我明白的,姐姐今宵之怜,小玄一定深铭于心。」
      说着直起身子,托起她的绵股迅速一褪,终将又薄又软的亵裤摘下,剎那间细茸毕现花缝乍露,蛤旁还隐隐挂着一道蜿蜒水痕,入目骨酥魄融。
      摘霞羞极欲捂,却给小玄捉住拿开,双腿欲合,又给他俯身压上顶迫两边,蓦感一条火烫巨物碰触花底,心儿跳得似要从胸口蹦飞出去。
      小玄抵抵探探,茎首揉入蛤唇,噙着内里嫩脂,心中愈觉销魂,急欲寻幽探秘又怕弄痛玉人,迟疑间枪法自是拖泥带水。
      摘霞嘤嘤哼哼,给他撩惹得魂酥体麻,但觉底下又酸又烫,倏地一下抽搐,蛤中汁流津吐,淋在男儿棒头。
      小玄美不可言,忍不住一压一揉,巨硕的棒头顿藉着滑溜没入蛤中。
      摘霞娇啼一声,底下竟不知死活地拱弹起来,更将男儿的巨棒深深吞入。
      小玄爽得直吸气儿,此刻哪还记得怜香惜玉,腰桿猛挺铁杵送尽,不但一鼓作气揉碎花膜,还采着了幽深处的嫩嫩花心。
      摘霞乃是处子,小玄又是巨硕非常,这一下如何禁受得起,只痛得头昏眼花体绷肢凝,泪水直涌而出。
      小玄已略有经验,赶忙止步伫足,百般温存哄慰。
      摘霞虽然痛极,心头却觉甜蜜无比,往日做惯了姐姐,此际趁机作小,在爱郎身底薄嗔娇泣讨尽温柔。
      两人神迷心醉你恩我爱,不知在帐中缠绵了多久,摘霞痛涩渐去,小玄也有些按捺不住,彼此开始揉揉蹭蹭,立感酥麻遍体妙趣横生。
      摘霞目迷如丝满面潮红,酥胸起伏个不住,两条白腿时缩时挺,揉得床单皱如水波。
      小玄见她似乎受用,忙问道:「姐姐好么?」
      「好……好奇怪……怎么会这样的……」
      摘霞咬着指儿哼吟道。
      「那我动一动好不好?」
      小玄喘息问,但觉肉棒给箍握得爽勃胀欲裂,只有一抽方快。
      「你不是在动么?」
      女孩羞嗔道。
      小玄面上一热,道:「再快一点点好么?」
      摘霞默不作声,隔了好一会方蚊声道:「你觉得……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样,随你便是。」
      小玄大喜,当即缓缓抽送起来,因为极紧,牵扯得女孩的娇躯跟着前后耸动,那只给剥出肚兜的玲珑乳儿也随之轻轻摇晃,煞是迷人。
      摘霞秀眉轻蹙闭目承受,一副娇滴滴羞怯怯的可爱模样,两条雪臂时伸时曲,似是不知怎样放才好。
      小玄渐觉顺畅,抽送悄疾,忽感底下一阵温热湿润,赶忙底头瞧去,看见两人交接处水光闪闪,却是女孩滚出了一泡液儿,正在销魂,又见液中夹淌着丝缕许鲜血,不禁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流血了?」
      猛听摘霞娇哼了一声,同时娇躯也缩了一下。
      「还痛么?」
      小玄忙住杵问。
      摘霞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你……你别管我。」
      小玄颤声道:「姐姐你……你流血了!」
      摘霞一听,赶忙支起身子,从脱在旁边的衣里摸出条帕子捂拭下体,羞涩间睨了男儿一眼,见他脸都白了,不禁掩口娇笑。
      「适才我……我……」
      小玄结结巴巴,满怀自责。
      摘霞仔细拭毕,将帕子收回衣中,见爱郎仍在发呆,方才嫣然道:「别怕,我听人说,女孩子第一次都会流血的。」
      「真的?」
      小玄讶问。
      「不是真的又怎样,你肯放过人家么?这么……这么大的东西,放进来能不流血么?」
      女孩如嗔似怨。
      小玄猛然领悟,思道:「是了是了!无怪水若和夭夭的第一次都流了血哩,原来如此!」
      想及此处,心中大大鬆了口气。
      摘霞复躺下身,见男儿依然不动,晕着脸道:「你够……你好了是么?那我起来了。」
      小玄急忙压住玉人,笑逐颜开道:「没好没好,我还要姐姐!」
      当下又再抽送,这回更疾更重,且连连深入。
      摘霞娇躯频缩,不知几时,嘤咛之声此起彼伏。
      又是一阵热潮袭来,小玄抽送放尽势猛如虎,他巨硕异人,一旦深入,便几乎下下碰着花心。
      「不要……不要太……太深……啊……不要……」
      摘霞忽地求饶,一脸不堪苦相,叫人瞧了,却觉惊心动魄的媚。
      小玄充耳不闻,只是埋头狠干,在女孩不断地浸润中,倏地杵如火发,暴涨数围。
      摘霞尖叫一声,双臂猛地抱住男儿的头颈,颤啼道:「你……你……怎么……胀死人了……好……好烫……烫坏了……」
      小玄挥汗如雨,抽送由急变缓,重重频挑女孩的娇嫩心子。
      摘霞凝躯相承,脑子里早已晕糊一片,更且男儿的气息此刻浓烈异常,令她如癡如醉魂酥魄销。
      小玄盯凝着她,忍不住推起两条雪白粉腿,开开地分压两旁,盯着两人的交接处继续发狠抽耸。
      摘霞迷糊中睨见,不禁面如火烧,但此刻哪还顾得上羞涩,只觉肢体愈来愈僵,心中也酥懒若融,于是尽由爱郎纵情驰骋肆意征伐,幽秘内的嫩池娇蕊纷纷陷落,蓦地一阵极美,身子痉挛似地哆嗦起来。
      小玄倏感女孩阴中剧烈收缩,箍握得肉棒奇爽,勉力抽送数下,便觉抵挡不住,拚力一耸,将棒头死死地压在嫩花心上,眨眼间大坝决堤江河奔泻。
      摘霞一声悸啼,上身如弓弹起,剎那丢了阴精。
      小玄浑身绷凝,雄肌块块纠结,只射得如癡如怒痛快无比。
      摘霞张口结舌粉颈沟现,雪腹一下一下地剧烈抽搐,态媚入骨。
      两人额头下体双双交抵,明明已经力竭力尽,却仍不住发狠使劲。
      不知几许,终见两人同时一软,崩塌落下,久久不见动静。
      「姐姐……」
      小玄喘息轻唤。
      「嗯?」
      摘霞无力地轻应,散架般瘫在床上。
      「你好不好?」
      小玄问。
      「原来……是这样的……」
      女孩闭目呢喃,酥胸如波起伏,靥上红晕犹驻。
      「好不好啊?舒不舒服?」
      小玄又问,宛如刚交了试卷的学童惶惶不安。
      摘霞半晌不语,忽仰起颈,在他额头轻轻地亲了一下。
      小玄一阵心喜,头大了起来,朝女孩的眉目鼻口雨点般吻落。
      「手……」
      摘霞道。
      「什么?」
      小玄微微一愣。
      「手好痛哩。」
      摘霞娇嗔。
      小玄赶紧支起身子,这才发现女孩的一边手臂给自己压得发青发白,忙俯下头去轻轻吹呵,心疼道:「好该死,对不住。」
      摘霞抬起双臂,两手轻轻捧住他脸庞,柔情万缕道:「傻瓜,不要你这么说,不要你对不起,只要你……以后把人家放在心里边……藏在心里边……」
      ******「放!」
      一名军官轻喝,两名弩手应声撒弦,用宝瓶竹製成的巨矢从开山神弩上电般掠出,旋听炸响,三十丈外的一块大石已给射成粉碎。
      一名士兵飞奔到方少麟跟前跪下,大声道:「稟报大人,箭矢完好无损。」
      「好!太好了!」
      方少麟大笑,兴奋地一拳砸在小玄的肩上,道:「好家伙,这次你算是立了大功啦!要什么奖赏?」
      小玄大为得意,却恼他用这种口吻说话,当即报以重重一拳,也击方少麟肩上,笑道:「我可不是你部下,找来这些竹子更不是为了你,你大可不必感激我!」
      方少麟给他砸得身子一晃,痛得摀住了肩膀。
      「大胆!」
      「放肆!」
      他身后几名全副武装的军官齐声大喝,有人甚至握住了腰际的利剑。
      方少麟却并不在意,抬手示止,几名军官立时静下,只是个个面上怒色犹存。
      小玄才不怯他们,抱臂傲立。
      方少麟转朝旁边的崔采婷与飞萝抱手作揖,恭声道:「师伯师叔,妖势虽急,但守住泽阳城的希望却是越来越大了,前阵子已有许多能人异人赶来相助,如今小玄又弄来了专破邪秽的宝瓶竹,令开山神弩如虎添翼……」
      他顿了一下接道:「另外,数日前我已派人奏报朝廷请求援军,昨日终得佳音,有圣使进入大泽境内,正朝泽阳飞速赶来,想必是朝廷已派遣了援军!」
      众人闻言,面上皆现喜色。崔采婷道:「泽阳周围的妖气日益浓重,妖秽来袭已然不远,圣使何时能至?」
      「据报圣使一行昨夜已到了城北五十余里处的驿站,如无意外,近午就应该能到。」
      方少麟答。
      崔采婷点了下头,不再说话。
      飞萝道:「眼下泽阳四周定有妖秽游蕩窥视,少麟你可有派人去接应?」
      方少麟道:「师叔提醒的甚是,弟子昨夜便已派出一支护卫队前去迎接圣使了。」
      飞萝微笑道:「少麟做事,很是令人放心哩。」
      小玄见几位师姐甚至水若皆在看方少麟,眼中似有欣赏之色,心中老大不乐意,不觉忿色尽露。
      方少麟此刻心情大好,瞥见小玄的表情,忽道:「师叔讚我,你不服是么?我们再寻什么比试比试如何?」
      「好啊,既然你想自寻难看,我就让你如愿以偿!」
      小玄挑眉竖目地应。
      「那……」
      方少麟微微一笑:「我们就来比比酒量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