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在深圳 第七章 更多>>
 

    人在深圳 第七章

    时间:2018-09-17 十二月二十三日。黄静打电话给我,说她有一位四川的大学同学和他女朋友要过来玩,让我到机场接待他们。飞机在黄昏到达,接了黄静的同学他们直奔宿舍,我安排他俩住黄建设的房间. 黄建设的房间还是那个样子,我有时顺便打扫乾净。
      黄静的同学叫瀋阳。一米八左右,瘦高瘦高的,戴一副近视眼镜,很斯文;瀋阳的女朋友却是健美的身材,一米六八吧,名叫黄小荫;她嘴角总挂着微笑,煞是好看。
      晚上再叫上胡晓宜,五个人到一家四川酒楼大快朵颐. 胡晓宜、黄静和瀋阳是同学,一谈起以前学校的生活就没完没了。我跟黄小荫倒有些被冷落了,我只好跟她东一搭西一搭的聊着,后来知道她喜欢听京剧,这也是我闲时的爱好,于是我们也谈笑风生了。恰好第二天深圳有场「京剧名家名段」晚会,我便邀请她一块去欣赏,她答应了;而黄静她们三个听说是京剧,都忙摆手,说她们可受不了,要去你俩去吧。
      吃饱喝足后,大伙沿着热闹的夜街,逛商场、唱歌跳舞,尽情的玩乐。回到宿舍时,已是快一点了。黄静跟胡晓宜回去。黄月荫去沖凉的阵子,我跟瀋阳天南地北侃侃而谈,发现他跟我有许多相同之处,后来累了,各自洗好澡睡觉。临睡前我还不忘打电话给李佳丽,怕她半夜闯进来,她有钥匙。虽然有十多天没见了,但我睡觉前总会把她意淫一番。
      第二天,我带瀋阳两人游世界大观。世界大观位于深圳湾畔,以弘扬世界文化为宗旨,把世界奇观、历史遗迹、古今名胜、民间歌舞表演彙集一园,营造了一个精彩美妙的世界。世界之窗景区按五大洲划分,与世界广场、世界雕塑园、国际街、侏罗纪天地共同构成千姿万态、美妙绝侖、让人惊歎的人造主题公园。
      公园中的各个景点,都按不同比例自由仿建,精巧别緻,维妙维肖。世界之窗的一个个景点都是一首首凝固的交响诗,那些异彩纷呈的民俗表演则是一幅幅活泼生动的风情画。
      游世界大观回来,人累得都快散架了。黄小荫却是兴致勃勃,嚷着还要听京剧去,瀋阳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说你们去吧,我不行了。洗过澡,我跟黄小荫出门了,瀋阳赖在沙发上看电视;黄静要加班,胡晓宜则有事要办,都没过来。
      晚会本定在八点半开始,却拖到九点才开始,这是许多演出的通病,但精彩的节目让我们很快就气消心平。京剧晚会真不愧是名家名段,有童祥苓的《智取威虎山》、刘秀荣的《小上坟》、谭富英的、余叔巖的等等,看得我大呼过瘾,黄小荫也是兴奋不已。
      快十点钟时,我发现黄小荫眉头紧锁,似乎很痛苦。忙问她怎么啦?黄小荫摇摇头,说:「没什么,肚子有点疼。可能吃海鲜不适应。」
      我扶住她,说:「那我们回去吧。」黄小荫点点头。
      没想到回到宿舍楼下,黄小荫肚子又不疼了,可惜晚会没看完,只好上楼等黄静她们回来再去吃宵夜。别忘了,今晚是平安夜呢!开宿舍门时,我朝黄小荫做个用头髮挠耳朵的动作,她会意地点头。
      开了门,我俩悄悄的溜进,再回身轻轻的把门关上。我们原以为瀋阳会赖在沙发上睡着了,想跟他开开玩笑,哪知道客厅里连个身影都不见。我们正奇怪间,以为他到房间睡了。正在这时,一声「啊啊」的娇吟声从房间传了出来,我一听,心直往下沉,因为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黄小荫也是脸色微变。
      我拉着黄小荫的手,贴着墙走近房门,探头一看,震得我愣住不动,像被人下了定身法。只见黄静全身赤裸,仰卧床中,修长而有力的双腿,高高地勾在瀋阳的腰背上,臀部向上迎顶摇摆,迎合着瀋阳的下插。樱口微张,隐隐哼出含糊的呓语。
      黄小荫在我身后,见我突然间一动不动,把我往后一拉,自己站在前边,探头看去,一下脸色变得苍白,身子在微微颤抖。见她这个样子,我倒清醒许多。
      冲进去抓活的,那以后的事可就难料了,说不準大家现场就翻脸。我知道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办法。我拉拉黄小荫的手,她没反应,我只好从背后拦腰抱住她,缓慢的拖动她往门外走去。
      到了门外,她的眼泪「涮」地就直往下淌,我搂住她的肩,安抚着她一起漫无目的地走向大街。在街上一棵大树底下的石凳坐下,黄小荫靠在我怀里,失神的眼光茫然地望着远处,口里喃喃有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是啊,为什么?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八月中秋晚上的事,使得我偷偷想过:黄静在别的男人面前会是怎样呢?想法归想法,真的见到她让另一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里面,我还是难以接受,况且她是那么的投入,全身心沉浸在性爱的欢畅里。但经过李佳丽、翠丝的事,我能有什么资格指责黄静?
      我在矛盾中苦思苦想,最后,我决定尊重黄静的选择。
      黄小荫用泪水发洩了胸中的憋闷,抬起头,不解的问我:「你不恨他们?」
      我摇摇头,说:「我尊重她的选择!」
      黄小荫又问:「你不爱她?」
      我坚定的说:「我爱她!所以我尊重她的选择。」
      黄小荫歎息道:「我也爱他!」
      我问:「你跟他认识多久了?第一个男朋友?」
      黄小荫想想,说:「第二个。第一个骗了我就跑了,他是第二个。」
      ……
      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谈了很多,刚才悲伤、愤怒的情绪逐渐平静。
      黄小荫问我:「你会不会报复他们?」
      我望着街上人来人往,说:「不会。不是两情相悦我不会做的。」
      黄小荫陷入沉思。
      我把话题说到京剧上,给黄小荫讲了马连良先生的一件趣事:
      有一次,着名京剧老生马连良先生演出《天水关》,他在剧中饰演诸葛亮。
      开演前,饰演魏延的演员突然病了。一位来看望他的同行毛遂自荐,替演魏延这一角色。
      当戏演到诸葛亮升帐发令巧施离间计时,这个演员想同马连良开个玩笑,该魏延下场时,他偏偏不下场,却摇摇摆摆地向诸葛亮一拱手,粗声粗气的说道:「本将不知根底,望丞相明白指点!」
      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并没有难倒马连良。他先是微微一怔,旋即向「魏延」莞尔一笑,说道:「此乃天机,岂可明言?」遂请魏将军站过来。
      「魏延」一听,只好走到「诸葛亮」跟前,只见「诸葛亮」稍微转了一下身体,附在「魏延」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那「魏延」口中连呼「丞相妙计,丞相妙计!」然后赶忙匆匆下场。
      听到这,黄小荫来了精神,忙问:「马连良先生跟他说了什么?」
      我故意吊她胃口,说:「你猜。」
      黄小荫猜测几回,都不是,扯扯我的衣角,让我告诉她。
      我笑了,说:「把耳朵附过来,让」诸葛亮「告诉你。」
      黄小荫饶有兴趣的把耳朵附过来,我在她耳边说:「马先生说:你这个王八蛋还不快点滚下去。」
      一听之下,乐得黄小荫「咯咯」直笑,似乎把不快都给忘记了。
      回到宿舍,已是十二点多。在开门时黄小荫真诚地对我说:「你是一个好人!」
      我顽皮说道:「我是一个好男人!」
      黄小荫那迷人的微笑又挂在嘴角,看着我,说:「真的吗?」屋里瀋阳已经睡着了,黄小荫又有点情绪低落。各自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爬起来,打开电脑,想上网找个人聊聊,不然心中憋闷得很。劝黄小荫的时候,我倒是说得挺轻鬆,现在也一样的不好受。
      连上线,打开QQ,我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却没想到还能碰到「丽人」——有过网上性爱记录的深圳网友。这一刻,我觉得她真是我的红颜知己,忍不住把心中的苦闷一古脑的倒给她听,她认真的听着。
      「我觉得他们俩是大学里的恋人,说不準还是初恋情人。」丽人说.
      我心一动,想起胡晓宜曾说过的话:女人最难忘她的初恋情人。该不会就是暗示我吧,我恨自己明白得太晚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她。
      「靠女人的直觉. 你想想,他们是大学同学,见面后还做爱,当年肯定也是爱得很深的。」丽人直言不讳.
      「那你呢?你会不会也那样做?」我毫不客气的问。
      「会。女人需要感情,也需要性,我不例外呀。」犹豫了一会,丽人的回答出乎意料。我以为她会说不的。
      「我们有感情了吗?」我心情好很多,故意逗她。
      「没感情我们能说得这么深入吗?」
      「我想见你!」打出这行字,我有点吃惊,我是对她有感情了。
      「到你那里吗?我怕我会回不来。」她暧昧地说.
      「那我吃点亏算了,陪你睡一觉。怎么样?」我色心已起。
      丽人送给我一个笑脸,我们心情舒畅的往下继续聊,免不了又是一场网爱。
      第三天,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西方的圣诞节。陈芳有点工作上的难题,要我过去。胡晓宜陪瀋阳两人外出游玩。大家约好晚上到DISCO狂欢.
      下午时候,公安局刑侦队的柯平来电约我下班一起吃饭,我答应了。
      柯平是个优秀的警察,是我的兄弟,曾参加过澳门回归的保卫工作。他跟我说见到朱总理的感觉,说当时他拎着装有冲锋鎗的皮箱,距离朱总理从大厅出来只有二十几米,被朱总理慈祥柔和的目光一触,立即全身暖洋洋,有种为总理而牺牲也在所不惜的冲动。他笑笑说,那是一种巨大的人格魅力,当时如果有谁向朱总理不利,我会毫不犹豫的扑住总理,用身体替他挡子弹,很光荣的事!
      我相信他的感觉!
      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有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 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人要到了这种胸怀天下,心忧其民的境界,散发出的人格魅力足以征服千千万万的人。
      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做不到。我曾设问过:实现共产主义后社会将是怎样的?马克思没有回答,我呢肯定回答不出。
      下班后,跟柯平到一家东北饭店简单填饱肚子,席间他仔细向我询问了发展部的马军,我预感有事。至于是何事,我没问,他也没说,因为这是纪律。
      柯平悄悄告诉我,可能有些事需要我的帮忙。我拍拍胸口,表示没问题. 晚一点带瀋阳他们几个到DISCO去,大家喝酒跳舞,尽情的欢乐。黄小荫令我等大吃一惊,喝起酒来巾帼不让鬚眉,一仰头,「咕碌咕碌」一气就是一大杯;场上跳舞则热情奔放,扭腰摆臀充满诱惑力。我知道她心苦,在借酒发洩而已。我也心苦,又有谁知道呢?
      黄静跟瀋阳并无异常,但不时默契的瞬间相视,令我心中阵阵疼痛。要在以往,我肯定看不出他俩这种不经意的表情,但现在,看见了又能怎样?我只能默默独自吞苦水。
      我站起来,拿起一瓶啤酒,咬住瓶口,一仰头,一口气灌下大半瓶,提着啤酒瓶,我迈向尽情宣洩情绪、狂热的人群,夸张的摇摆. 吵闹的音响,尖叫的人群,忽明忽暗五颜六色的灯光,把我淹没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贴近我,下腹挨紧我的大腿,挺动腰部,不断地摩擦。我抬头喝一口,也扭腰跟她用力地摩擦,顺手抓抓她的胸部,女孩兴奋得大叫。
      一双手从背后搂住我,我一侧身,就看到了黄小荫热情的眼睛,我们离开那年轻的女孩,热烈的对跳,胡乱的舞步居然充满默契,我们更来劲了!不经意朝黄静瀋阳坐的桌子一瞥,却不见人影。去哪了?管他呢。我一个旋转动作,不料落脚不稳,就要摔倒,却倒在一个柔软的胸怀,胡晓宜从后面抱住我。我顺势仰头又喝一口,身子往前一弹,太空漫步般与胡晓宜及黄小荫默契配合……
      送黄静和胡晓宜回去后,我们三个回到宿舍,也不知道晚上几点了。我趴下就睡。
      下来的两天,黄静完成工作上的事,带着他们俩四处活动;他们也住到了黄静姐姐家。我因为黄建设来电请示说粤东几大电信公司有一批项目準备上马,需要几千万元的设备,洽谈的底线该如何把握的事,我跟翠丝又忙碌起来。
      送别瀋阳俩是十二月二十八号下午。看得出黄静跟他有点依依不捨,黄小荫偷偷塞给我一张纸条,明亮的眼睛眨了眨,暗示着什么. 回来后,我打开一看,除了她的电话号码,还写着:我想开了!做人要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有空到四川时,无论如何给我个电话——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好男人!
      我给她回了一条短信:肯定是个好男人!强壮有力的好男人,一只兇猛的豹子!后来我们一直靠短信联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