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记录我们夫妻群交这些年 更多>>
 

    记录我们夫妻群交这些年

    时间:2018-09-17 妻子又撒谎了,大概是12月中上旬的时候,她说和同事去吃饭,晚点回来,我一听就觉得是假的,大概是直觉吧,晚上11点多回来的,我一直等着她,我当时是以为她和她那台湾网友出去了,因为之前那个网友说过12月要来北京,虽然喜欢淫7,虽然一直希望自己妻子更开放和淫 乱,但是思想上还是纠结的,之前和黑夜说过这个事情,他的开导然我没有过多去钻这个牛角尖,但是今晚等待的过程,我还是坐立不安,最终还是决定和妻子好好说说这个事情。
    飘飘一进屋,见我坐在沙发上,她就很不自然,更让我确定了我的直觉,我虽然内心很不平静,但还是平静的叫她过来说说怎么回事。她一开始还是说和同事出去吃饭,晚了点,我说我不信,让她说实话,妻子就哭了起来,很伤心,带的我也跟着流泪,我说你说吧,我不生气,咱俩有什么不能说的?飘飘说她不能说,不然,她在我这里一辈子抬不起头,我摸了摸她的头髮,和她说不会的,只要她不离开我,性这个事,随便她,有看上的合适的,身体要享受,就去,只是注意安全,书包里带几个安全套之类的,然后从我们放安全套的抽屉里拿出2个套套,放进了她的书包,怀孕就不好了,打胎很伤身体,然后就去了卧室。
    我当时说的,可都是真心实意的话,虽然现在看来多少有点假,妻子每每说到这里,都要说当时我感动的她心都碎了。我觉得,这些看着很假的真心话,是让我妻子彻底归顺我的定心丸。
    我刚进屋,妻子就跟了进来,哭的更厉害,我又跟着哭。说句题外话,很多人觉得玩夫妻游戏的没有感情,亵渎感情,其实不是的,别的夫妻是不是我不知道,至少我和我妻子,感情是很深的,当时也很单纯。我一直认为,过了传统道德的这一关,夫妻游戏绝对是克服审美疲劳的良方,当然,不适用每个夫妻。
    妻子哭了很长时间,终于还是和我说了实情,但是这个实情,却和我想了差别过大了。
    我以为妻子和那个台湾网友出去了,其实不是。妻子那天偷情的人,竟然是那次聚会的单男--小赵。小赵那天就盯上了我妻子,厕所里非要干进去,我妻子一直不让,他就要我妻子的电话,妻子说为了摆脱他,就告诉他了,后来,小赵约过我妻子几次,妻子都没去,但最终抵不过小赵的软磨硬泡,答应和他去吃饭,我早说过,我老婆性格偏软,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最怕别人求她,小赵正是抓住了她这个特点。
    人都出去了,还是去见摸过自己阴道和乳房的男人,能干什么想都想的出来,而且,不是第一次了,我发现这次,是第二次,从我们参加聚会到今天,也就半个月不到,竟然发生了2次。一次是小赵中午到我妻子单位去找她吃饭,吃完了就在一旁的如家宾馆里把我这个内骚的妻子骑在了身下,我妻子中午加上吃饭也只有一个小时时间,估计是没玩痛快,就发生了第二次,就是这次,从下午5点见面吃饭开始,一直到11点多完事,算是彻彻底底的把我妻子玩了个遍。妻子说,她没想到这么晚,看表的时候吓了一跳,我听到这里,还能说什么呢?听黑夜说过小赵的性能力很强,一定是被小赵玩的很嗨,忘记了时间。
    而且,让我比较生气的是,我的爱妻也给小赵吃了肉棍,屁眼和阴道也都被那条自己吃硬的肉棍插过了,还是轮流着来回插,还没戴套,妻子傻的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以为是那个台湾人,结果却是小赵,我真的有些生气,想着又刺激,疯狂的在飘飘身上发洩了一次,插入阴道时,想着一个小时前,还是另外一个肉棍在里面。
    我使劲抓着妻子的胸,想着一定要比小赵抓的更用力。完了事,我一直没怎么说话,在为这个意外调整情绪,躺在床上也没睡觉,过了好久,听见妻子哭,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问她怎么了,她说我骗她,说的我一头雾水,妻子接着说,我答应她实话实说以后不生气,和以前一样对她好,但是我却生气了,我这才明白,我是这么骗了她,呵呵,哎,女人啊。或许,不偷情的女人不会群交,会群交的女人总要有自己吃野味的时候吧,我这么想,总不能让你什么都佔了,一个事物,总是优缺点对立的,没有完全好的事情,也没有完全坏的事情--我自己的名言,不光是性,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你只能选择对你好处多的,但是选不到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物。
    之后和妻子搂住聊天,基本也是那些大众化的对白,没什么可写的,妻子见我态度好转,努力的讨好我,我们又做爱了一次,我让妻子详细的讲解小赵操她的经过,小赵也算比较会玩的,添遍了我妻子的全身,尤其是乳房,夸妻子有一对天下无双的胸,让我妻子趴着给他吃肉棍,还玩69,充分的抱着我爱妻的大屁股添,吃。基本上什么姿势都玩过了,在厕所里还玩了一次,说是弥补上次厕所里没有操到我妻子的遗憾,让我妻子双手扶着马桶,撅着屁股,小赵从后面插进去,我想着都刺激,我妻子从后面操,是非常舒服的,视觉刺激很大。大胯,丰臀,细腰,丰满晃动的乳房。我说我一定要看你被别人操的样子,妻子说她不会再偷人了,我说不行,妻子说你是不是喜欢当王八啊?还要看?我说对,看你被别人操就刺激,我其实早就想看了,早就想你更淫一些,妻子她早就感觉出来了,说好吧,那我天天找人做爱,我说好,明天就找,妻子说你个变态……
    之后,我们过了一段非常非常正常的日子,有1个月左右,我发现我还是很啊q的,很善于自己解心宽,基本不在对我妻子和小赵的事情纠结了,其实还是我自己淫7的心理太重,内心希望她和那些保守的女人不一样,妻子对我更好,我想她也发现我并没有因为这些事对她有什么改变。小赵又约过我妻子几次,妻子都没有去。
    女人真的是很难懂的,我问过老婆那天为什么死活不和小赵做,但是事后又和他做了2次,还很嗨,而且现在我不反对妻子和小赵做,只是提醒她注意卫生,妻子又反而不去了,妻子也说不出来,就说当时就是那么个想法,现在也是这么个想法。呵呵,其实我嘴上说让她和小赵去,但是心理也很矛盾,我对小赵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哪怕是想一下妻子被小赵约出去,我都很兴奋。
    后来和一个54岁的很牛逼的单男聊过这个事情,他是我们在中期玩的次数很多的单男,几乎比我操我妻子的次数还多,以后会提到。他认为我在淫7上面要比很多夫妻中的老公更彻底,对于自己的妻子,她越淫蕩我越喜欢,而且分为多种方面,听话的淫蕩,我喜欢,不听话,勾引男人的骚,我喜欢,最不听话,和我最不想或者最不合适或最龌龊的男人操,我也喜欢,因为体现的是一个「贱」,在小赵这里,我妻子的「贱」可以很好的在他那里体现,让我感觉刺激,所以我不是很坚决的拒绝她们来往。
    我很久没有上qq了,黑夜在,问了我很多最近怎么样的问题,我和他说了小赵的事情,黑夜很气愤,骂了小赵半天,我说主要也是我妻子的责任,黑夜说,看来我妻子真的是个骚货,绝对应该好好开发一下,慢慢的聊了很多我妻子,评价了她的乳房,她的逼,她的屁股,她的大腿,她的皮肤,几乎都是溢美之词,黑夜说我妻子没有我之前说的相貌只有中下,单论相貌,也是中上等的。必不可少的说到了那天我妻子给他手淫,说看着这么迷人的少妇用小手上下弄着自己的肉棍,那享受真是无与伦比。听的我也热血沸腾的,下面都硬了起来,想像着黑夜那火热的肉棍插遍我妻子身体上每一个洞的样子。我决定尽快让我的爱妻飘飘进入夫妻3p的游戏!
    在和飘飘做爱的时候,我更多的引入3p的话题,也模拟起来,比如妻子坐在我上面扭动的时候,就可以想像很多,我会伸出中指放在她嘴边,看她会意的吸进嘴里允吸,有时候还会将手指插进后门,和我的肉棒一起配合运动,妻子往往也叫的非常动情,我快射精的时候,就会停下来,妻子还要,我会说,只有一个肉棍,射了就没的玩了,妻子会淫蕩的扭动身体,要求我插入,然后嘴里念叨着:你去再找一个,两个就不怕射……
    06年春节到了,到处都喜气洋洋的,我们俩这个小家庭也不例外,只是我妻子颈椎很疼,老毛病了,我说不然让黑夜给你按摩按摩(黑夜确实是会按摩的,很专业,虽然现在不做这行了),妻子未置可否,我知道有戏了,毕竟经过那些事情,我在和妻子说之前,我就觉得妻子不会反对。约了黑夜,他兴奋的不行。
    06年的大年初3,下午2点多,黑夜如约来到了我家,进门一阵寒暄,多少都有些敷衍,都想着接下来的事情呢。我对黑夜说我妻子在卧室床上呢,你洗洗手去按摩吧。黑夜看见我老婆的时候,还是很吃惊,这里不得不再说到那句话,女人毕竟是女人,我想妻子也明白今天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按摩,毕竟给他按摩的人的肉棒她都玩弄到出精过。特地穿了一套分身的泳衣,上面的泳衣仅仅护住了二分之一的乳房,下面是小短裙,屁股最下面大腿根处,也能看得见。我家是平房,冬天在家里穿成这样是很少见的,我必须把火炉烧的红彤彤的,玻璃上都是雾气。黑夜叫了声嫂子,问了问哪里不舒服,然后叫我的爱妻趴下,自己脱了外衣裤,说是怕弄髒我家的床,跪在妻子身体两侧,开始给妻子按摩。
    我看着黑夜的手在妻子平滑的后背上游走,肉棍就已经敬礼了,专业不专业的也看不出来,在我眼里,只是自己的爱妻再被别人抚摸身体。妻子侧过头来对我说,老公,你看人家按的多好,学学,以后你给我按。我对她笑笑,出了卧室,我想给黑夜更宽裕的空间。我在门外,听见黑夜不断问妻子这里舒不舒服,那里疼不疼,妻子用「嗯,啊」回答着他,大概5分钟左右,黑夜说:嫂子,你泳衣带挺碍事的,解了吧,不然老要跳过这根带子按。我没有听见老婆的回话,过了一会,忍不住推开门进去看看,黑夜已经坐在妻子小腿的两侧,正在按摩大腿根部,双手被裙子挡住,在裙子底下抓动,哪里是什么大腿根,分明在揉我妻子的屁股。
    泳衣的上衣已经被黑夜脱下放在一边,这样我妻子上半身已经一丝不挂,由妻子是双手垫在头下趴着,一对丰满的大奶子被挤得从腋下鼓出一部分。见我进来,黑夜很自然的说:哥,嫂子身材真好,后背也好看,没有多余的脂肪,肌肉组织很好找,很好按。
    妻子还是闭着眼侧着头,对黑夜的评价看来很受用。
    我坐在妻子头边,问她舒服吗?妻子点点头,我摸着妻子的脸,然后摸到脖子,后背,妻子突然轻声吭了一声,原来黑夜把妻子屁股上的短裙掀起来,双手不断地揉捏那丰满后挺的臀部,还经常碰到阴部,而且,黑夜故意的把妻子的两半屁股一下一下的分开,这样,泳裤基本都陷到了妻子的屁股缝里,和t裤差不多了,整个雪白的屁股呈现在黑夜面前,供他揉捏,妻子开始不住的发出轻声的「恩」「吭」的声音,虽然紧闭的双眼,但是脸上的红晕清晰可见,妻子开始动情了。
    我伏在妻子耳边,轻声的说:我爱你,宝贝儿。妻子身体明显的颤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了轻轻长长的「啊」的一声,嘴凑过来,和我吻在一起,然后,身体无规律的一下一下抖动,我斜眼过去,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黑夜手上的动作,我知道他一定在触碰我妻子的阴部。妻子腻腻的叫了声老公,我问她想要吗?飘飘点了点头,仍然闭着眼。我突然冒出一句:好好的按摩,你怎么发情要做爱了?飘飘微微睁眼,说了讨厌俩个字。
    我说:我也去学学……,爬上了床,和黑夜面对面,这样,我和黑夜就分别跪在我爱妻身体的两侧,只不过黑夜在腿两侧,我跪在腰两侧,我见黑夜的手一直在隔着泳裤摸妻子的阴部,已经湿了一大片了,还能拉起一些粘丝,没想到我的妻子已经发情到这个地步,我回头对妻子说,脱了泳裤吧,按摩的彻底点。也没等妻子答话,和黑夜配合着将妻子的泳裤退到了脚踝附近,这样,我那骚骚的爱妻,全身上下只有腰部还有一个短裙,我将短裙完全掀开,叫妻子把屁股撅起一些,然后垫了一个枕头在小腹下面,这样,妻子的屁股就厥了起来,黑夜把妻子的腿分开,改为跪在妻子两腿之间,妻子的整个阴部,无可遮挡的被我们俩直视。我用手拍了拍妻子的阴部,发出带着水声的「啪啪」音,黑夜说:嫂子身体真好,很敏感啊,水出了这么多。我抓了抓妻子的屁股,也先过过手瘾,然后最大限度的分开妻子的屁股,屁眼和逼都暴露了出来,对黑夜说:来,阴道里也按摩一下。其实,我是说给老婆听的,刺激她用。
    黑夜用大拇指慢慢的插入了妻子的阴道,还说着手感,说着阴道内肉的质地不错之类的话,说妻子的逼是很难的的,不鬆,也不很紧,最适合男人连续抽插,双方都会得到很高的享受,娶到这样的老婆是我的福气,我兴奋的不行,我和一个男人一起玩弄自己妻子的阴道,还一边评论,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画面,不得不承认黑夜在语言刺激方面的功夫,让我和我妻子都很适用。
    黑夜不断的将大拇指进出我爱妻的阴道,大量的淫水被挤了出来,我佔了一些,用食指玩弄着飘飘屁眼,妻子不停的呻吟,身体的扭动也越来越快,黑夜对我说:哥,你看,嫂子用屁股吸我手指呢。妻子已经受不了我们的挑逗,一下一下拱着屁股,想让黑夜的手指更深一些,这下被黑夜直接说出来,凌辱的感觉真的很强烈。黑夜接着说:按摩都完了,全身的,连体内也按摩了,哥,嫂子不行了,你干她吧。
    我也不用在说什么,很快的脱了裤子,我的肉棍早就挺立,黑夜让开了位置,我扶着自己的肉棍,一下干了进去,从来没有感觉过妻子的阴道里这么的湿热,肉棍几乎没有阻力的一插到底,我使劲打了几下妻子的丰臀,发出的声音和妻子的呻吟更让我亢奋,我问妻子爽不爽,妻子趴在床上,断断续续的回答着我。其实计划里,我要问很多让妻子不好意思的凌辱的话,但是这个场面真的实现的时候,激动的没顾上,只是重複着我和爱妻做爱时候的一些话:我会叫她骚货,让她自己动,让她频率快点,说她就是个婊子。
    黑夜也把下身脱了个光,他的阳具比我的大,我的是15公分,黑夜的19公分还要多一些,这些我们聊天的时候就说过。黑夜坐到了我妻子头部的位置,那条肉棒不时的碰到我妻子的脸,妻子呻吟着,很自然的张开嘴,含住了黑夜的肉棒,不知道是我之前模拟的太像了,还是和妻子片子看的太多了,竟然那么的顺利,那么的熟练,最想出现的场景就这样很自然的出现在我面前,不在是做作的日本女优,也不是网上没有脸部的图片,就是我的女人,我的妻子,在被我插入的同时,嘴里含着另外一条更雄伟的阳具。
    黑夜用手捋顺了妻子的长髮,抚摸着她的头,我和黑夜都能看见飘飘闭着眼,一手扶着黑夜阳具的根部,一手轻轻积压着黑夜的阴囊,嘴在龟头上不断地转动--那是妻子给我最好的服务,尤其是轻轻的玩弄阴囊,是很少有女人会这么做的,在做口活的同时,这一招会让男人更加舒服。妻子在这个时候,没有多余的脑子去害羞,完全把自己的本事展现出来,上来就是最高级的服务。黑夜很爽,不住的吸气。
    由于妻子是趴在床上,我乾脆也趴在了飘飘的身上,双手绕进妻子身下抓住她的大奶子,肉棒仍然不断挺动,妻子用双手肘关节撑起一些身体,给黑夜做嘴上的服务,这样,我离得很近,清楚的看见妻子吃黑夜的肉棒,那种刺激真是莫名的强烈,妻子柔软的嘴进出着一条青筋暴露的阳具。我问妻子好不好吃,妻子含糊的「恩」了一句,我命令的说让她都含进嘴里,妻子也听话的去做,但是没有成功,黑夜坏坏的问妻子是不是因为他的太大了,妻子第一次睁开眼看着黑夜,眼神非常妩媚,然后吐出他的肉棍,用手玩弄着,说了句是挺大的……
    我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觉,马上拔出来去戴套,妻子一直在给黑夜用嘴的,黑夜见我戴套,不断地说着我的妻子嘴里在怎么弄他的肉棒,比如「嫂子添我的马眼呢」之类的话,弄的我戴了好半天才戴上,真的忍不住了,我再次插入妻子身体后,没半分钟,就全都喷了出来,很多很多。
    我记得我去清理阳具,回来看见黑夜已经插入了我的妻子,用的和我一样的姿势,屁股一下一下的把19公分的家伙送进我爱妻的身体,妻子叫床很大声,黑夜大概也是憋了太久,连续的插了一分钟左右,就射精了,我还没有尝试妻子吃我的肉棒而被他干。黑夜去洗他的家伙,妻子紧紧抱住我,不停的接吻,我可以明显的感到妻子没有满足,我们俩个都射的太快了,还有就是妻子嘴里的阳具味道,应该是黑夜的,有点噁心,但是被妻子火热的身体融化了,妻子抓起我的肉棒就吃,上面还有清洗时候的水,等黑夜进屋的时候,妻子已经又骑在我身上,挺着胸脯自己扭动身体了。
    这是妻子最喜欢的姿势,只要肉棒是硬的,妻子用这个姿势,可以自己达到高潮。黑夜马上抓住妻子的乳房,一边说着嫂子的胸真棒,沉甸甸的,还这么挺,一边把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放进了妻子的屁眼,这下,又成了第一次性聚会时候的姿势,妻子连叫了几声啊,不在挺立,而且双手扶住了床,两个大奶子一个不停的晃动,一个被黑夜的大手抓住把玩,同时,我在妻子体内的肉棒,感觉到了妻子紧紧隔着一层膜的的屁眼里黑夜的手指在不断的小距离的运动,这个是上次没有感觉到的,妻子也停住不在猛烈的扭腰,而是间断性的一下一下动着屁股,非常艰难的「啊,啊」的呻吟着,黑夜不愧是有经验的单男,问我老婆是屁眼里舒服,还是阴道里舒服,妻子虽然没有回答,但是身体的反应,证明了这样的语言凌辱,对她是非常管用的,我还看见黑夜抓住我妻子乳房的那只手,用指缝夹住乳头不断地积压,这样玩弄了一会,妻子用一只手将黑夜放进自己屁眼里的手推开了,黑夜手指抽出,妻子释放的「恩」了一声,屁股扭了几下,就高潮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床,发洩着自己的痛快。
    妻子高潮的同时,我也射精了,之后是紧紧的拥抱,黑夜知趣的出去看电视,我几次想起来,妻子都不让我起,只是盖着被子让我抱着她。过了有半个小时,其实睡着了,我才出屋。黑夜还在看电视,呵呵,我给他倒了水,我们俩聊起了刚才的过程,非常刺激,这次的经历,也是我和黑夜之后很长时间的谈资,尤其是一起玩弄飘飘的阴部,在网上遇到,每次都要提起。5点左右,妻子还在睡觉,黑夜不好意思的表示,他还想再干一次我妻子,我很大方的同意了,黑夜进了屋,我没有进去,算是对黑夜的奖励,让他单独干一次我妻子,黑夜毕竟是和符合我口味的单男,尤其是他语言上的刺激和凌辱,为以后我们夫妻和他的3p带来了很多的刺激,也是很少有的没有破坏规矩的单男之一。不一会,就可以听见里面男女交合的声音。
    当天晚上,我和妻子又做了一次,基本都是回味着下午的场景,精疲力竭之后,妻子说黑夜的肉棍是大,插进去感觉不一样,我说比我的好?妻子说不是,我的无法替代,有温暖感,呵呵,我问了一个傻问题,不过对于我的肉棒,妻子一直是这么说的,有温暖感。这大概就是我不同于别人的的地方,毕竟我是她老公。
    还说那个黑夜好过分,后来进来,妻子已经醒了,给他用手弄,弄了一阵,黑夜非要求插入在做一次,妻子虽然累,还是同意了,黑夜还要求用男下女上的姿势,妻子夹了他几下,他就射了。我问他们接吻了没有,妻子说接吻了,还问我是不是吃醋?我说不吃,玩嘛,就要放开,我就喜欢看你淫乱。我还问了妻子3p的感觉,妻子说挺刺激的,陌生人和老公的感觉是不一样,有些动作,比如抚摸后背什么的,老公做也舒服,但是陌生人就很刺激。我告诉她那很正常,细胞的记忆功能会让很熟悉的人的刺激变淡。还讲了其实2男1女做爱是最合适的,因为女人的性能力本来就强于男人,一对一,男人很难做得过女人的,妻子听的很认真,最后我们俩又是抱着入睡,妻子今天还是玩的挺爽的。
    我们第一次真正的夫妻3p就是这样,很幸运的碰上了黑夜这个单男,有经验,还是高素质,因为这个游戏,风险和诱惑都非常大,如果第一次遇到一个很强势而且很坏的单男,女人刚刚踏出这步,很难经得住对方的诱惑,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都是。夫妻感情基础在不牢,就很容易出现问题,见过了,体会过了,在遇到一些情况,就会不一样。黑夜和我们没有距离感,虽然叫我哥,但是我只比他大2个月,感觉从生活环境,还是性格习惯,和我们差别都不大。我妻子之后也遇到过很强势而且就是喜欢玩女人的男人,也被对方约出去单独玩过,但是心理上显然不一样了,毕竟是见过群交世面的人,那人作为男人对女人确实有吸引力,但是我妻子没有欲罢不能,这多少是有些关係的,好像一条沟鱼,突然见到中国东海,震惊,吸引,嚮往,喜爱,自然就对原来的河沟不在留恋,而天天在东海里的鱼,在见到太平洋,印度洋,就不会很震惊,都差不多嘛。
    而且,他和妻子聊天,也很帮着我说话,有利于他而对我不好的事情,他也不去做,从侧面帮助我巩固了玩群交中夫妻老公的地位,这点很重要。还有就是飘飘,黑夜说很少见第一次还能高潮的女人,说明我妻子玩起来可以放得开,对性也热衷。
    我妻子飘飘也是一个很难得的女人,她没什么心眼,反而不会对一些事情投入过深,玩的时候再嗨,过后都有可能认错单男,这样真的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她被别人吸引的可能性,再加上我对她很好,所以我们一直没有太大的问题。她就是天生的骚,后来玩到现在,我觉得我妻子飘飘是比较少有的能把身体和感情分开来看待的女性,这样的男人很多,女人我觉得不多见。
    其实之后几年玩开了,刺激的程度要比这次强好多,但还是着重写了和黑夜的第一次3p,毕竟是「第一次」嘛,也印象深刻。
    那天之后,夫妻3p群交对我和我妻子来说,就好像洪水决堤一样,频繁的进行,我和妻子都有些成瘾,就和吸毒一样,属于被这个游戏所控制,单男也不断更换,再加上我妻子本身也不是省油的灯,玩过我妻子身体的男人迅速增加,高素质低素质都有,问题也接踵而来,这样的情形大概保持了10个月,从06年2月份到06年11月左右。我也把这段时间归为我们玩这个游戏的「前期」。
    在这个前期,黑夜无疑是贯穿始终的人物,那天之后,由于国庆长假还没结束,大家都有时间,黑夜在初六又来我家玩了一次我妻子。妻子和黑夜也迅速熟络起来,有过身体接触的男女就是和没有过的不一样,更容易彼此接受,黑夜一些流氓的小动作,妻子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很享受。我们也尝试了3p中最有代表性的前后夹击「三明治」。
    记得我和黑夜先和妻子说要前后夹击,当时已经开始前戏了,我们一起看着日本的a片,我和黑夜的手一直在妻子身上游走,妻子一点没有抗拒,说反正每次都要用手指弄后面,不如来个真家伙爽。我们一起添我妻子的阴部和屁眼,妻子一丝不挂的跪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恩」「啊」的呻吟,像极了日本av女优被男优玩的画面,添了很长的时间,妻子的淫水一股股的从阴道深处往外冒,真的是「冒」,非常多。黑夜先把手指沾着我妻子的淫水插进屁眼,我用手玩着妻子的阴户,飘飘紧皱眉头艰难的呻吟着,使劲弓着背,屁股紧收,我叫她放鬆,下腰,然后用手把妻子腰部往下按,让妻子屁股呈现向上撅起的姿势,后背不再弓着,而是挺胸的姿势,双腿也让黑夜打开不在夹着,这样,屁眼和阴道都被最大限度的暴露在两瓣丰臀之间,2个洞口完全开放,妻子没有加紧屁眼儿和逼的条件了。适应了一会,黑夜已经可以用整根食指自如的进出我爱妻的屁眼,黑夜说:哥,差不多了,屁眼儿没有那么紧了。我和黑夜都戴着安全套,黑夜问妻子是不是要选一下肉棍?
    妻子很魅惑的说让我插屁眼。这样,黑夜躺在床上,飘飘很自觉的趴在他身上和他接吻(说道接吻,很多女人对接吻看法都很神圣,我接触的一些夫妻中的妻子,或者情侣中的女性,再或者单女,在玩的时候,很少有主动去接吻的,都是男性吻上,配合一下就好。
    更有一些比较「事儿」的女性别的都可以,但是不接吻。我妻子这方面又是例外,她几乎和每个单男都接吻过,只要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她都会主动把舌头让对方允吸,别的姿势还好点,那也是单男示意,她就会主动把嘴凑上去。我曾经不满过她这个举动,好像一被操,就全心都属于对方了,随着后来我们玩的程度越来越重和飘飘接受的方式越来越多,我发现,她不仅是接吻,只要她会的,玩的时候就都可以在她身上尝试,她从不拒绝,甚至她喜欢的方式,还会主动提出,叫人家怎么样怎么样的去干她,极度喜爱性行为带来的刺激,上了床就全部投入,控制不住的让人感觉她的骚,很多单男都说飘飘是老天爷安排专门做爱用的女人,绝对不能我一个人玩。
    不过这样不分对方是谁的做法,倒是也让我安心,要是她有选择的只和一个人什么都玩,那她的心才真的出了问题)。扯远了,黑夜和我的妻子一边接吻一边插入了她的阴道,我在后面看着,那根19公分的肉棍撑开爱妻的阴唇,一直没入到只能看到阴囊,雪白的屁股被黑夜的大手抓着,两个人开始运动起来,一下一下的享受着交合处带来的快感,黑夜挣开妻子的嘴,对她说:嫂子,你太骚了,我一边接吻一边操你,你还夹我,很快就射了,不能亲了。妻子媚笑着说他讨厌,黑夜一把抱住她,让妻子的两颗大奶子紧紧压在自己胸口,体会着乳房的弹性。我马上就位,先用手指插了插飘飘的屁眼,果然很润滑了,扶着肉棍,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妻子不在大声呻吟,而是低沉的「啊」「啊」的声音。
    我双手撑着床,尽量不把体重再加到黑夜身上,妻子紧贴着黑夜,我问她爽吗?妻子也没有精力回答,黑夜开始抽插,我很清晰的体会到他那根大家伙在我爱妻体内的运动,还压迫着我的肉棒,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俩沟回互相摩擦,只是隔着妻子的一层肉膜,我也开始抽插,但是屁眼毕竟不是阴道,我抽插的幅度很小,而黑夜漫漫的加快幅度和速度,还说着爽,真爽,说我妻子的身体太好玩了,以后要玩我妻子一辈子之类的话,妻子不知道听没听到黑夜的话,但是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僵硬的身体也逐渐柔软,扭过头看了看上面的我,我问她舒服吗?
    她总算恩了一声,看着妻子的熟悉的脸,下体却被两根肉棒插入,我开始疯狂的和她接吻,我们俩的舌头乱飞,黑夜竟然也凑过来,我们三个人一起接吻,后来想想有点噁心,当时确实相当的兴奋,气氛到了,什么都会觉得自然,我的肉棒不断感受着黑夜的肉棒带来的摩擦,自己的肉棒插在自己妻子的屁眼里,感受着妻子阴道里别人肉棒的冲击和摩擦,看着眼前妻子既痛苦又享受的表情,光滑白嫩的肩膀,被挤得变形的乳房……,我知道我快射精了,我尽力扬起腰,把妻子拉成坐在黑夜身上的姿势,我想让妻子用她自己最熟悉的姿势动一动,好达到高潮,但是妻子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射精了,一股股喷进妻子的屁眼里(套套里呢,因为带着套套)
    黑夜还没有射,我拔出来以后,他让我在一边看他好好干我妻子。妻子因为少了屁眼的拘束,开始大幅度的自己扭动起屁股,黑夜也开始呻吟,双手托住妻子那丰满的乳房,揉捏起来,妻子仰着头,后背香汗淋漓,痛快的呻吟着,黑夜问妻子是不是老公在一边看着被干更刺激,飘飘在呻吟的间隙肯定的回答着「是」。黑夜不出意外的要射精了,他还是要求妻子不要动,再动就射了,但是妻子没有听他的,叫着「射吧,射我」然后高潮了,使劲的挺胸,然后画圈一样转动自己的大屁股,让黑夜的肉棍在自己体内搅动--基本每次和我的高潮,妻子都是这个动作。然后倒在床上,胸口不停的起伏。
    黑夜也不出意外的射精了,之后我们一起洗澡,我家由于是平房,只是把很小的一个水房改成了洗澡间,装了个浴霸和热水器。平时站两个人就挤了,今天进去了3个,根本没有活动的空间,我出主意把浴液过多的弄到妻子身上,然后在我们俩之间自转,给我们俩的身体涂抹上浴液,飘飘的胸转到任何人那里,都免不了被摸两把,屁股也是。黑夜要求妻子给他做胸推,但是地方太小,我出去他们俩也做不了,只好放弃。黑夜就紧紧抱着妻子上下动着身体,去蹭乳房,看着白花花的乳房被挤来挤去,我又来兴趣插了进去,妻子乱叫着要躲,黑夜也不放过她,强吻着妻子,妻子几乎立刻就放弃挣扎进入了状态,就这样,我们3个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又来了一次淫乱,我插一会,就把妻子转过来面对面接吻,阴道留给后面得黑夜去玩弄,黑夜也是插一会再把我妻子转回去,飘飘听话的被我们俩个转来转去又插又亲。我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正经的,合法的妻子,变成了我和别的男人的性玩物的感觉,一这么想,我马上就又有了射精的感觉……
    记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射了,因为没有套,我拔出来射在了妻子的屁股上,妻子还在和黑夜接吻,只是用手摸了摸我的身体,大概是告诉我她知道我射了吧。紧接着就没有热水了,毕竟热水器不大,还一直开着水。
    黑夜悻悻的出来擦身体,妻子也是,然后我们一起看电视吃了昨天破五从飘飘父母那里带回来的饺子。难得的聊了一些性之外的话题。黑夜走的时候,因为第二次赶上没热水没有射精,在徵得我默许后,软磨硬泡的让妻子在门口鞋柜那里又给他做了一次嘴上的服务。大概是我完全旁观妻子不自然的原因,一半的时候,妻子让我去屋里,我刚刚进屋,黑夜就射了,全部射在我妻子嘴里,让他走前舒服的来了一次口爆。
    妻子去浴室吐掉了精液,漱了口进屋,我马上质问她问什么让他射嘴里,妻子被我问的一愣,我紧紧抱着我的妻子飘飘,说刺激,真刺激,想着就刺激,也捨不得,你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好的嘴,被别人用……,妻子微笑的配合着我,我们俩又做爱了一次,最后,妻子在我怀里攥着我软掉的肉棒,对我说听我的,都听我的,没有说要听我的什么,不过显而易见,是性。我抓着妻子丰满的乳房,没有了之前疯狂的想把它抓爆的冲动,紧紧是揉着,很爱惜的揉着,我对她说:我爱你。
    和黑夜最初的3p写完了,我认为值得记住的都写上了,一起欣赏玩弄妻子的生殖器,至今我想起都很激动,直到和黑夜失去联繫前,都是我俩网上最多的谈资。第一次玩三明治,还有在很小的几乎人贴人的浴室里翻转飘飘的激情淫乱,都让我一辈子忘不了,虽然之后和别人在更大的浴室里玩的飘飘死去活来,但这次小浴室的游戏,仍然是到现在都很让我回味的很有情调很有特点的3p激情,虽然只是当时灵机一动的想法。